1454 情报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9世纪末,是人类电报网急速扩张的时期,信息的传递真正做到了千里速达,欧洲和亚洲之间的电报传输,虽然要经过数个中转站进行转达,但是一份电报也可以做到三天内从伦敦飞到北京城去。

这是人类所不敢想象的信息传递效率,整个世界的情报系统都因为电报技术而发生了深刻的改变。

但是很让人意外的是,在这个大变革的关键时刻,肖乐天所带领的华族却走到了时代的前列,欧洲反而落后了。

中情局在电报技术上的投入是目前国家最多的,五花八门的加密技术,让华族的情报系统成了全球最安全之地。

不仅如此,中情局还养了一大批破译密码的专家,其中有一大批都是从欧洲挖角来的数学家、工程师。

首先沦陷的就是俄国人的电报密码本,现在北京沙俄公使馆的电报在中情局面前就是不设防的,任何秘密都无法保守的住。

而英国人的电报保密等级就要高很多了,目前中情局对英国电报密码本的破译程度仅有8%左右,现在仅仅破解了电报抬头和结尾的称谓,也就是说一份英国政府电报,王怀远他们只能判断出这份电报是伦敦那个政府机关发给某个单位或个人的。

比如说英国财政部给艾立国发了一份电报,发报人和收件人都不是秘密,但电文的内容可就无法得知了,除非有间谍直接偷出一份密码本来,或者完全靠人力去研究去破译。

不过这样的手段在1869年已经算是逆天的神级了,不要忘记现在亚洲最大的电报公司就控制在肖乐天的手里,从琉球到上海,到塘沽再到广州、香港、扶桑、朝鲜一直到南洋的海底电缆系统全都是华族资本铺设的。

控制了海底电缆其实就控制了亚洲的信息传输主干道,虽然电报公司里面有英美的股份但是控制权永远在华族的手中。

自从沙俄远征军出发之后,英国对华族的情报站就一直没有停止,他们配合法国的情报机构开始左右逢源,趁着战争的混乱开始大量搜集双方的情报。

最典型的就是在香港的那次针对坂本龙马的行动,虽然最后还是被龙马君给阴了一刀,但是吃亏的可不是英国人而是法国和沙俄。

之后英国间谍更是蜂拥到琉球,去打探华族的秘密,致远号的秘密,各种军事情报,各种民政情报,气焰极度嚣张。

以肖乐天的性格怎么可能容忍这些人猖狂,中情局的反击一直在秘密持续,而且隐瞒的非常之深,到现在甚至连艾立国都落入瓮中。

在战争爆发的这一个月内,欧洲通向亚洲的电报系统,尤其是海底电缆曾经连续数次出现了故障,有时候甚至会中断通讯达到八个小时以上。

英国情报官分析这可能是因为战争的影响打乱了电报公司的日常维护工作,这才引发了一系列的电报故障,而艾立国、威妥玛等人也没有太过在意。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其实就是中情局的一场阴谋,目的只有一个让欧洲的一些最新消息无法及时传递到亚洲来,让正常的情报沟通机制产生混乱,并最后出现漏报或者丢失的现象。

艾立国和威妥玛完全不知道,就在他们密谋偷袭华族、偷袭致远号的时候,在欧洲大陆上发生了一件注定要载入史册的外交冲突,那就是‘埃姆斯电报’事件。

普法战争是注定要开打的,不仅仅是肖乐天提前知道了历史发展,更重要的是战争发起的时间卑斯麦本来就没有瞒着肖乐天,现在华族和普鲁士之间已经达成了秘密的联盟,双方的合作早就已经达到了盟友的级别。

普鲁士要统一德国,法国是绝对不允许这种 事情发生的,冲突无法弥合,最终结局就只能是血战一场。

普鲁士谋求德国统一,并要求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这些都需要一场战争胜利才能得到。法国人看的很清楚,但是法国人有些太高傲了,他们一直都低估了普鲁士方面战争的决心,在最后一刻法国人依然以为用高压的外交手段就能让卑斯麦屈服。

普丹战争、普奥战争法国没有阻拦住,卑斯麦的欺骗战术非常成功,他一面用军事收复大量的土地,一面又小心翼翼的在法皇面前放低了姿态,这让整个法国有了一种错觉。

他们觉得普鲁士人只不过是挑软柿子捏的怂货,欺负欺负丹麦和奥地利还行,面对世界第一陆军强国,经济实力第二的法兰西,这些北方的蛮子是绝对不敢对法兰西亮出刺刀的。

别忘了拿破仑曾经数次击败普鲁士,打的这些人满地找牙。

普法战争之前,外交冲突战足足持续了两年多,深层的冲突当然是土地、殖民地、民族仇恨等等,但是外表的冲突却是西班牙王位危机。

法国和普鲁士都有自己的支持者,这双方还都在法理上拥有西班牙王位的继承权,两国针锋相对互不容让,外交冲突吸引了整个欧洲的目光。

西班牙问题是法国不可动摇的底线,别看在普丹战争和普奥战争中法国并没有直接干涉,那是因为这些地方对法国的利益冲突并不是很大。

可是西班牙不一样,这是法国传统的大后方,拿破仑三世绝对不允许让法兰西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之中。

核心利益不可挑战这是法兰西上上下下的共识,所以在这次外交冲突中,法国方面就显得咄咄逼人十分的强势。

与之相对比的则是卑斯麦机动灵活的外交手段,一会强硬一会又示弱,就好像精明的海钓高手和一条大鱼熬体力一样,一会放一放鱼线,一会又要收一收。

渐渐的,法国人的耐性率先被耗尽了,一名叫做贝内德蒂的法国外交官,点燃了这次冲突的导火索。

当时的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正在科布伦兹的埃姆斯温泉休假,而西班牙很多报纸却爆料称威廉一世又一次支持他的堂兄继承西班牙王位。

怒不可遏的法皇命令外交官贝内德蒂亲自去问询普鲁士国王,为什么身为一名国王却总是出尔反尔,之前不是已经表态不支持他的堂兄登基吗?

为什么此刻又出现如此众多的相反新闻,这到底是阴谋还是你真的改变了注意?

法皇急切的需要普鲁士国王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