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2 不可诉说的历史/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屠瓦季姆,人熊安德列夫,这是远东沙俄军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两名将领,作战勇猛、善于用兵,是季亚琴科手下的左膀右臂。

但是两人的性格却截然不同,人熊安德列夫虽然好战但不失为一名骑士,他对敌人下手毫不留情但不代表他没有人性。

而瓦季姆则不一样,这更是一条阴狠的毒蛇,他的性格极其扭曲变态,残忍好杀并且喜食人肉。

这一点非常让安德列夫恶心,在之前他曾经不止一次向总指挥官季亚琴科申诉,要求审判这个变态,最不济也的把他调离远东,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季亚琴科却只是笑一笑用其他事情岔开话题,从来不说惩罚瓦季姆的话,渐渐的安德列夫也知道总指挥官的心意了,知道总指挥有意包容他,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

可是今天,这个变态居然敢用那种东西来侮辱自己,这让安德列夫勃然大怒,他左手一回直接锁住瓦季姆的右臂然后死死的别住,然后右拳狠狠的揍在他的肚子上。

“该死的混蛋,你敢向我挑衅!”身大力不亏的安德列夫瞬间打出三拳,沉重的拳头砸到瓦季姆的胃口上打的他哇哇的呕吐。

两名营长的斗殴惊动了掩体内的士兵,这里是瓦季姆的防区,他的手下都在这里一看自家营长吃亏了,各个扬起了刺刀,明晃晃的对着安德列夫。

“放开我们的营长,再敢动手我们就不客气了……”一圈刺刀包围住了安德列夫,那些士兵都是瓦季姆的心腹,面对比自己等级高很多的军官居然丝毫不惧。

“够了……都退下!没看我和安德列夫在比武较量吗?我技不如人,挨打也很平常……”说着他看了看安德列夫诡异的一笑“出气了没有?如果出气了就放我下来吧,呵呵呵……”

“你就是个疯子……”安德列夫丢下瓦季姆扭头就要走,这时候瓦季姆突然大吼一声。

“疯子?你说我是疯子!哈哈哈,我请问一句,身边所有人都认为大海是蓝色的,但是我认为大海是红色的,请问我是不是疯子?”

“我当然是疯子,可是如果周围所有人都说大海是红色的,而你却说这海是蓝色的,请问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还是正常人吗?”

一句话问楞了安德列夫,他站在原地两条腿如同灌满了铅一样根本就走不动。

他的嘴中喃喃自语“如果所有人都认为海水是红色的,可是只有我认为海水是蓝色的,那我是什么?我是什么……”

“你是疯子!你才是那个不合群的疯子!”瓦季姆指着安德列夫尖叫道“你知道吗?在即将到来的决战中,你的士兵绝对没有我的士兵有战斗力!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吃过比你们更多的鲜肉,这更因为我们心中拥有战争所必须要有的最关键因素……”

“那就是仇恨!和恐惧!”

瓦季姆冷笑道“你是从莫斯科来的,而我则是高加索山区成长起来的野人,你以为你比我高贵吗?但是在死神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你以为远东是什么地方?这是你施展理想积累军功之地吗?错了,这里是野兽纵横之地,只要你身在这里你就别把自己当人了!”

“未开发的蛮荒之地,千百里都见不到人烟,到处都是高山密林,到处都是凶猛的野兽,大地上没有道路,人类只能沿着河流和山脉的走向进军……”

“在这里你想用文明世界那一套手段来生存,那就是妄想!”

瓦季姆绕到安德列夫的面前冷冷的看着他“你以为远东这里是沙皇的领土?你以为这里是沙俄不可分割的土地?别幼稚了,我们的步伐出现在这里不过才二百多年的时间,别忘了当年成吉思汗的大军曾经打过了高加索山,这里都是蒙古人的地盘!”

“直到16世纪末,我们才开始尝试向西伯利亚、远东地区派遣探险队和小股的军队,最后才有了我们和清国的尼布楚条约!”

“将近两百年过去了,你们这些在繁华的欧洲长大的孩子,根本已经忘记了当年那一批批的开拓者所付出的艰辛,但是我们没有忘,当年远征军曾经大量征集我们的先辈,所以我们一直没有忘记当年战争的残酷!”

“没有城市,没有村落,没有道路,更不会有补给……每一只探险队都要自己负责自己的生存问题,帝国不会给我们任何资助,甚至连正规军都得不到莫斯科的物资支援……”

“这里的冬天有多冷?这里的草原有多广阔?这里的森林有多凶险?这些你都知道吗?我们的先辈不靠抢劫,我们怎么活下去?你这个满脑子幼稚思想的白痴……”

“够了!”安德列夫抓住瓦季姆的衣领子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就算这里再原始,再险恶,这也不是你吃人肉的理由……”

“白痴啊你!”瓦季姆抓住安德列夫的手腕用力一扭就从他的控制中脱身而出“老子想节省体力多杀中国人,没空跟你打架,记住这不是我怕了你!”

“吃人肉怎么了?我们的先辈在征服远东的二百年间,吃的人肉还少吗?你是不是白痴?告诉我你是不是白痴?”

“漫长的冬季,食物匮乏,人类捕猎是不是应该向那些营养价值高的,然后还容易捕获的,最后还危险度最低的猎物下手?我们是不是应该冲这些猎物下手?”

“在这片持久的冻土上?我们和狼群作战?我们去和狗熊厮杀?还是和一日狂奔数百里的野鹿追逐?”

“哈哈哈……天底下还有比两条腿的人类营养更丰富的吗?还有比这些两脚羊更容易捕获,危险度还很低的吗?有这么好的食物补充,我们凭什么不吃?”

擦!安德列夫震惊了,他被瓦季姆这种非人类的价值观彻底击败了。

“不要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历史,是血淋淋的历史!安德列夫啊,现在整个海参崴所有人都认为大海是血红的,只有你!只有你这个白痴才会认为大海是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