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3 人皮下面真有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皆醉我独醒?以前的安德列夫确实有这种感觉,可是今天被瓦季姆这份歪理邪说给搅合的居然信仰动摇了。

历史虽然半遮半掩不肯露出真容,但是秘密不可能隐藏的那么深,安德列夫其实也是听过说那些百年前远征军吃人肉的传说。

但是作为本民族的一员,他始终坚信那就是传说,是愚民们打发漫漫长夜里所编造出来的故事一样。

甚至在莫斯科,人们打发漫长寒冷的冬夜,不也是拿着布拉格吸血鬼的传说当下酒菜吗?远东也是一样,猫冬的人们闲极无聊,编造点罗刹鬼吃人的故事吓唬吓唬小孩,也是很平常的。

但是今天瓦季姆跳了出来,告诉他所有的黑历史都是真的,而且比传说中的还要恶劣一万倍,这种巨大的冲击力让安德列夫无法接受。

他想反驳,他甚至想揍人,可是瓦季姆下一句话直接就把他塞死了。

“吃人肉的好处还有很多很多,呵呵呵……你想不想知道啊?”瓦季姆明明是黑色的眼珠此刻却散发出了阵阵蓝光鬼气森森的。

“在中国人的封锁线彻底合拢之前,我就已经储存了数万公斤的干肉供给我的兄弟们吃,所以在这个冬天里,我的兄弟们过的是最舒服的!”

“不仅如此,我还慷慨的分一部分干肉给友军,你以为你的手下没吃过?别做梦了,当人们眼珠子都饿蓝了,他们还会挑剔什么?”

说道这里瓦季姆突然高喊一声“兄弟们!我们还有退路吗?在城外的都是我们的生死大敌,他们绝对会把我们屠杀干净的!因为我们吃了他们的亲人,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现在告诉我,我们应该怎么办?”

“拼了!哪怕战死,也决不投降!跟那些中国人拼了!乌拉……乌拉!”

整个营地一片沸腾,瓦季姆冲着安德列夫阴冷的一笑“看见我手下的士气了吗?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们已经和外面的中国人结成了生死仇敌,不死不休!”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内心深处藏着深深的恐惧,因为他们吃多了人肉,他们知道中国人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投降是不可能的!他们只有血战到死这一条路!”

“学着点吧!傻大个子,这才是带兵的真谛!不懂得善用仇恨和恐惧,那么你永远都是一个莽夫!”

安德列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到营地的,一路上他甚至都不知道去躲避那些不停激飞爆炸的炮弹。

如同幽魂一样,他站在前沿阵地的最高处,在残破的眺望台顶,安德列夫环视这一片土地。

“中国人嘴里的白山黑水,我们沙俄人嘴里的远东,人参、鹿茸、黄金、兽皮、矿藏、木材……当然还有一望无际的辽阔土地!如此富饶的土地,却从来没有文明驻足过!”

“中原文明的触手仅仅是轻抚过这里,沙俄远征军只是带来了杀戮还没有来得及把知识传送过来,以前的主人满清宁可把这片土地封藏也不愿意开发,更不希望进步的文明之火种在这里燃烧!”

“野兽征伐之地,人性是最多余的东西了,这里没有人……哈哈哈,这片土地上根本就没有人类生存,都是一群两条腿的畜生!”

安德列夫冲着战场狂喊道“来战斗吧!既然都是畜生,那就呲牙啊!那就来撕咬啊!谁怕谁!”

海参崴的守军诠释了困兽犹斗这个成语的正确含义,当人性被绝望所包围之时,兽性会立刻取代之,不用说人类历史,其实中国历史上就有很多用两脚羊来充当军粮的真实事例。

真的是缺乏军粮吗?也许那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还有一层更深的思考,那就是一部分统帅是不希望自己的士兵拥有人性的,因为兽性是保持一支军队拥有战斗力的非常有效的手段。

人皮之下真的是个人吗?有时候是很难说的。

现在的远东注定与文明无缘,杀戮、同类相食、种族灭绝……当然还有背叛!而此刻的雾隐小鬼就已经嗅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

一队二百人的骑兵部队践踏着残雪由东向西正在疾驰,雾隐小鬼作为义勇军后勤工作的总负责人,她必须亲自去协调从东三省采购来的物资。

乌苏里江是中俄北京条约所约定的国界线,河东岸就是沙俄的远东,西岸就是吉林和黑龙江的土地,在这片冰面上一共有三个冰层坚固的渡口每天日夜不休的为义勇军输送粮草。

琉球的海上补给非常珍贵,每一艘船都只能运输清国所无法提供的枪炮火药等等,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运输力量来输送粮食还有战马马料。

大量的米、面、肉、苜蓿草、黄豆、木料、油料……等等军队必须品都需要从吉林、黑龙江采购然后雇佣当地的民夫往前线转运。

四万大军每天人吃马嚼所消耗的物资数量巨大,耽误一天都是要出大事的,这也是龙爷启用雾姐这个副手的重要因素,义勇军内别看雾隐小鬼是个女人但是她却是丞相亲自点的将,身份仅次于自己,让她出面绝对能镇住场面。

“大人,前面就是小土门村哨卡了,咱们最大的一处物资集散地……哎?等等,怎么送马料的大车突然少了?这是怎么回事……”

雾姐身边哨探的正是扶桑征召过来的猪山筹和前田勇二郎,两个机灵的武士经过一冬的艰苦训练,此刻已经粗通汉语,和关外的百姓日常沟通都没有什么问题,两人一看诡异立刻策马飞奔到一辆大车旁边问道。

“老乡!今天输送马料的车怎么这么少啊?”

赶车的老头也不害怕大兵,只是摇了摇头“听老军头说,下游的冰破了,现在过河必须要限量,不能一次过太多……其他的我也不懂,军爷您看看去就知道了!架……”

雾姐眼睛顿时一缩,她嗅到了一股不详的预感,忍者出身的她对危险有一股天然的直觉,小土门村渡口发生的事情感觉有些诡异。

“加速,我们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