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5 义勇军的后路/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推十天,不不不……应该推到十五天之前,就在江南第一支军工股票华族战争成功上市的消息传递到北京城之后,一封绝密电报离开了紫禁城。

小太监伪装成出宫采购办差,一路向北直奔承德但是在古北口休息之时,他带人秘密潜入一家商号,利用古北口唯一的一台电报机向遥远的北方发了一封电报。

宁古塔,这是清朝自立国以来,最让人恐惧的一个名字,这里是满人发配犯人的死地,也是驻守龙兴之地的拱卫军,在八旗的建制里这里虽然没打过几次仗但是地位却非常之高。

从兴凯湖向南一直到图们江口这片广袤的土地,都属于宁古塔将军的管辖之地,在中俄北京条约未签订之前,就连乌苏里江以东包括海参崴都是宁古塔将军的地盘。

不过自从罗刹鬼来了之后,宁古塔将军的日子就没那么舒坦了,原本是大大大后方,除了提防野兽之外根本就不用琢磨别的。可是让罗刹鬼这么一搅合生生弄成了边疆前沿阵地。

多少年都没有打仗了,宁古塔将军麾下名义上有四万多八旗兵丁,可是空饷有多少,战斗力有多大,这他自己比谁都清楚。

宁古塔将军珲春仅仅在这一个冬天里头发就已经白了一大半,那次和项少龙的见面让他心中百感交集。

一个跟随肖乐天混的江湖豪客,在过去珲春都不带用半拉眼皮夹的,可是就这种人竟然能够带着皇帝陛下的圣旨大摇大摆的登堂入室,自己还一点办法都没有。

真是变天了,这世道越来越让人难以看明白了。

同治帝确实没有亲政,但是载淳毕竟是大清国的皇帝,而且是咸丰唯一的儿子,这继承权在整个清朝历史中,是最最纯正的。

珲春自然是皇帝的忠臣,哪怕小皇帝都没有亲政,只要小皇帝的圣旨不是太难办的话,他也会遵旨的。

不就是让那些义勇军入过境猫冬吗?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只要他们别闹事,珲春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了。

其实在他的潜意识里,能够和罗刹鬼拼命的,都是好汉子。

“哎!当年我也曾经爷们过一次,刚签订条约的时候我压根就不服那些罗刹鬼,我也是带着兵渡河跟他们较量过的……”

回想那一次和罗刹鬼真刀真枪的较量,珲春心有余悸起来,那犀利的火枪真不是大清弓箭火铳能够对付的,才一个回合就被人家给赶回了国境。

罢了,从那一次之后珲春就明白了,跟洋鬼子较量那叫国战,可不是自己一个驻防将军就能挑起来的担子,如果不是朝廷动大军,恐怕江东这片土地是永远也收不回来了。

朝廷不敢打,宁古塔将军想打而没有实力去打,现在横空出世一个远东义勇军,带着河东遗民跟老毛子干,珲春乐的看个热闹解解气,所以义勇军来他的防区猫冬他是举着双手欢迎的,更何况还有皇帝的圣旨在。

可是谁能想到,这些义勇军居然这么能折腾,仅仅一个冬天就如水银泻地一样生生挖走了无数民心,乌苏里江两岸百姓凡是提起义勇军的就没有一个不挑大拇哥的。

无数百姓在这群人的蛊惑下投入义勇军当了大头兵,你说东岸的那些天朝遗民不愿意跟洋鬼子干,当兵造反还有情可原,怎么到最后西岸这些大清国内的年轻人们,也都一头钻了进去,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长此以往民心这不全都被偷走了吗?这可如何是好。

珲春属于最典型的满族传统将军,大清朝的官位系统很有趣,关内和关外属于两个不同的体系,关内满汉夹杂,而关外则是满人的自留地,这里保留了大量最初满人淳朴的性格,并不像关内满人一样已经被五欲六尘所熏染,关内的春风早就已经泡软了他们的骨头。

象珲春这样的满人将军,心中还是有一股气的,忠诚、勇敢、坚韧、勇于担当……说白了他们真的是拿自己的职位当一种责任和担当。

珲春纠结啊,珲春吗矛盾啊!看着罗刹鬼一点点经营远东,他心中的愤恨无法平息,可是当他看见义勇军逐渐做大,他的心中又十分不甘。

纠结矛盾中,珲春只能借酒浇愁了,直到那份电报的来到。

“将军!将军……”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书房的门被人一下子撞开,珲春最信赖的副将一个狗啃屎就摔倒在地上。

啪的一声脆响,白瓷酒盅被拍碎在桌子上“疯疯癫癫的,像个什么样子?就你这毛毛糙糙的性格,我还怎么敢重用你!”

副将也顾不得赔罪顺势跪倒在地“将军啊!紫禁城密电,紫禁城密电!两宫太后用宝,恭亲王、醇亲王签字……紫禁城密电啊!”

“什么……”珲春猛地站了起来撞翻了椅子夺过电报纸一目十行的连看三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副将爬在地上哽咽难忍“朝廷怎么能这样啊!敞开黑龙江防线放罗刹鬼骑兵过境……他们是去偷袭远东义勇军的啊……”

“让咱们封锁边境,一粒粮食都不能过境,这是要活活饿死那些打仗的兄弟啊……”

“够了!”珲春一拍桌子“谁是你的兄弟?你这个白痴,这句话出了这个门就得给我咽到肚子里面去!我们是满人,他们是汉人,你跟他们什么时候成的兄弟?”

珲春热泪盈眶“走,去电报室,我要给黑龙江将军发电,我倒是要问问他,这朝廷到底是怎么了?”

黑龙江将军特普欣,此刻也被朝廷的密电震的呆若木鸡,开放黑龙江河口,还要放十万哥萨克骑兵过境?国朝二百多年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啊!

可是不光电报到了,现在将军府外一名罗刹国商人甚至登门拜访了,据说带着的是罗刹国大使的密电。

“叫……叫进来吧!”

自中俄条约签订之后,黑龙江地面上罗刹国商人数量就开始成倍的增加,他们从陆路带来了欧洲的玻璃、火枪等等工业品,又从这里带走裘皮、药材、金银。

谁都知道这些商人中肯定有罗刹鬼的间谍,可是满清积弱对于这蜂拥而至的沙俄商团根本就没法管控只能任由他们在关外横行,而黑龙江正是重灾区。

“将军大人,我想您已经收到了贵政府所发的密电,现在十万沙俄骑兵团正在黑龙江以北阿穆尔省集结,明天早上六点请您放开松花江口的江防,我们的骑兵团将沿着松花江一路南下……”

“虽然这是贵朝廷的命令,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会给您的指挥带来一定的困扰,所以这里有五千两黄金是我送个将军您的个人礼物……同样的宁古塔将军珲春,我们一样也有礼物送上,希望将军能够笑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