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0 珲春押宝/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现在珲春所处的角色异常的尴尬,一方面他也在执行朝廷的旨意,秘密的命令边境哨卡开始控制过江给义勇军的物资数量,而且他还无力阻挡罗刹骑兵沿着松花江和古驿道进兵。

说实话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俄骑兵过境,他自己也知道完全无力回天。

但是身为大清国的忠臣,又是关外有名的倔驴将军,面对罗刹鬼烧杀抢掠的暴行他更是无法坐视不理,他想战斗,想和所有人战斗,任何对远东有觊觎之心的人其实都是他的敌人。

这种矛盾就是珲春痛苦的根源,他觉得载淳是大清国的皇帝,听皇帝的话难道还有错吗?但是同时他也知道皇帝没有亲政,紫禁城的太后和王爷才有施政的权力。

这是一个大大的矛盾,还有另一个矛盾那就是远东的归属问题,帮助小皇帝了也许远东将来就会落到华族的手上。

可是听从太后和王爷的,那么远东依然是罗刹鬼的地盘,这两种结果都是他不想要的。

纠结矛盾中的珲春才会出现,一面打折执行朝廷的命令,而另一方面还依然和义勇军眉来眼去撕不开关系……两边都觉得有理,可是又觉得两边都没有道理。

性格比较倔强的人,脾气都是很直的而且他们对是非黑白的要求很高,做任何事情都得弄出个对错出来,象现在这种和稀泥的局面真不是珲春所擅长的。

但是有人说过,当人们用抛硬币来决定某些选择的时候,其实最后硬币落地是正反面已经并不重要了。

当硬币在空中旋转的时候,你会突然发现你已将找到了你所最期望的那种结局,就好比眼下的珲春当他猛然间听到罗刹骑兵团已经和义勇军交手之后,他心中如遭电击那一刻他下意识的就希望罗刹鬼全都死掉,他的潜意识还是希望义勇军赢的。

“将军,一个时辰之前义勇军的先锋营一共五百人和一千五的罗刹骑兵遭遇,双方已经展开血战……目前胜负不知!”

“什么?”珲春大惊失色站起身来“地图……”打开地图林副将开始指点交火的地点,正是大清国境内十五里处,就在小土门山北麓。

“谁带队?”珲春焦急的问道。

“不清楚,我们的人不敢靠的太紧,但是听当地的老兵说,就在半个时辰之前,项少龙的副手就是那个日本女人刚刚来到这里视察补给的粮草……”

“操!”珲春一拳差点没把桌子砸碎了“是雾隐小鬼,那个日本女忍!怎么是她?这可麻烦了,咱们是救呢?还是救呢?还是救……”

“将军啊!你到底在说什么呢?”林副将不解的问道。

“你不懂,雾隐小鬼是日本忍者中投诚过来的,之前一直在坂本龙马手下负责扶桑中情局的工作,虽然时间短但是她毕竟是搞这个的出身,所以上手非常快!”

“年前那个坂本龙马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出家了!虽然我觉得这都是扯淡的障眼法,但是坂本龙马依然放弃了很多权力,这些权力现在还没有人能接收,所以说雾隐小鬼就成了扶桑中情局的现实一把手了……”

“这是条超大的鱼啊!华族的中情局下属扶桑分局,不仅控制着日本的情报网,现在远东的情报网也由她来监管,这女人确实是义勇军中的第二大头目!”

“她要是出意外可就麻烦了,这可就麻烦了!”珲春在屋子里紧张的来回打转。

林副将都听傻了,今天珲春所说的一切都是他从未听说过的,甚至扶桑情报局这几个字以前都没听说过。

“将军啊!您这都是从哪里听来的?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

“你当我坐在这个位子上就是天天喝酒混饭吃吗?陛下跟我一直都有暗线联系,你当咱们的陛下真是个小孩子不成……”

林副将差点被将军这话给吓死,他后背汗出如浆过堂风一吹冻的一个寒颤,他随即就看见将军脸上露出了后悔的神色,他明白刚刚是将军说漏嘴了。

林副将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将军在上,小的要是敢多一句嘴就天打五雷轰!让我全族都死绝了,将军您放心小的这辈子对您忠心耿耿,水里来火里去绝对没二话……”

珲春狠狠的揉了一把脸把给他从地上拽了起来“罢了,你也是跟我多年了,这事我就不瞒着你了,现在你听我的命令,雾隐小鬼咱们必须得救,至于能不能救出来先不管,咱们至少得有这个样子……”

“我手下的亲卫骑兵营全都交给你,你带着他们沿着小土门山里的穿山小路,在战场侧翼监视着,那些义勇军的士兵一点落单了,能救几个算几个!”

“老子总算是想明白了,远东这片土宁可便宜了那些汉人也不能便宜罗刹鬼!好歹那些汉人长的跟咱们都一样,说话也都一样,再过几十年谁知道你能借上谁的力……”

“可是那些罗刹鬼呢?说话叽里咕噜的,听都听不懂,他们干嘛一直在杀那些遗民?说白了就是想给他们的人腾地方呢,再过百年那片土地要是一个说中国话的人都没有了,那可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干他娘的!爷爷我这筹码就押在陛下这一边了……”

说行动就行动,林副将拿着珲春的令箭直接出城点了一千精锐骑兵,再带上自己麾下的二百亲兵,这位珲春的副手大摇大摆的从南城门而出,直接绕小路向绥芬河流域杀去。

大军穿行在深山老林中,左右荒无人烟只有受惊吓的野兔在残雪上急速的逃窜,平时林副将总是会弯弓搭箭秀一秀自己的箭术,可是今天他可一点心情都没有。

小土门山内的小路人迹罕至,越走也就越是荒凉,当大军路过一条悬崖之时,突然林副将给周围的亲信使了一个眼色。

三十名亲信心领神会突然大吼一声“黄参将听令!”还没等林副将的手下缓过神来呢,几条套马绳就飞了过去直接把他从战马上给揪了下来。

轰的一声,黄参将摔的七晕八素“姓林的你要干什么?老子我得罪你了……”

林副将突然从怀中举起珲春的令箭“大帅有令!黄春贪污军饷,勾连外寇,给罗刹鬼私自送信……罪不容诛!把他丢下悬崖乱石砸死!”

令箭可不是假的,那些珲春的骑兵一下子就不敢动了,剩下的亲卫举起捆的严严实实的黄春就丢下了悬崖,连半秒钟的申诉时间都没有给。

摔下山崖还不算,士兵举起大石头就往下砸,直到砸成肉饼才算完。

林副将看着悬崖下的一片血泊心中愧疚的说道“兄弟啊!对不起了,谁让你是醇亲王的人呢,我和将军已经下定决心了,这场赌局我们把宝押在陛下这边……”

“哎……到了阎王哪里也别怪我啊,我也是迫不得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