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8 最后的活路/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860年11月,中俄北京条约正式经奕?之手签订,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的领土,被割让给了沙俄。

协议签订之时已经是1860年底了,这时候远东一片苦寒,军队和物资的转移根本无法完成,所以说真正开始向远东大规模迁徙军队,应该是在1861年夏天开始。

未开发的蛮荒之地,想要一次性投放大兵团那是不现实,只能每年一千两千的往上调,先头部队勘探山河地形,并搭建最初的聚集地,然后一点点的向这里移民。

瓦季姆来这里算是比较早的一批了,他是1863年从中亚调到远东而来的指挥官,到现在他已经在远东驻防了整整六年。

枯燥乏味的生活需要酒精和女人,尤其是漫长的冬天,没有这两样日子根本就过不下去,作为军官瓦季姆是不屑于找那些土著女人的,甚至汉人的女人也只是玩玩而已,他利用手中的权力从国内带来了三名金发碧眼的北欧女孩子。

这三个女人是以医护兵的身份为掩护而来的远东,其实就是瓦季姆花钱买来的穷人家女孩子,用来帮他排解远东的寂寞。

瓦季姆在家乡是有妻儿的,所以在这里的女人只能算是姘头,可是姘头姘在一起时间久了也会有感情,六年的时间足够他生出一个私生子的了。

这种现象在遥远的远东很常见,季亚琴科非但不会阻止甚至他自己也藏了一些女人,军官们的特权就是可以玩金发碧眼的俄罗斯美女,而士兵则只能欺负欺负土著民族的女人了。

彼得鲁是瓦季姆的私生子,虽然是私生子但是父子之情可是真的,从襁褓之间一直养了五年,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孩子摸着父亲的胡子安慰道“父亲,你很疼吗?战争什么时候结束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玩……”

“快了,我的孩子……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的,只要你老老实实在地堡里待上半个月,等到绥芬河水开始哗啦啦的流动,岸边有小草长出来之后,你就可以开心的自由自在的玩了!”

“真的?”彼得鲁眼睛亮晶晶的。

“真的,我向上帝发誓……”

女人在哭泣,瓦季姆也在抽泣,只有孩子破涕而笑,就在这时候营部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争吵。

“瓦季姆……你在什么地方?现在我们必须要去见总司令了,这个仗不能再这么打了……”

轰的一声,大门被撞开了,头上掺着纱布的安德列夫如一头熊一样撞了进来“嗯?你这是……”

安德列夫一眼就看见瓦季姆的副官正在推墙角的柜子,他一巴掌推开阻拦的士兵,冲过去一脚踢在副官的屁股上,踹了他一溜跟头。

“安德列夫!这是我的营部,你想干什么……”瓦季姆不顾伤势站起身来大吼道。

安德列夫看都不看他一眼,单手掀翻柜子和地上的毯子,一眼就看见违规所修造的地下工事的入口了。

“这是什么?”安德列夫指着地堡的入口“海参崴的所有地图我都见过,这个地堡我为什么没有印象……”

说完一把掀开了洞口,安德里夫一眼就看见下面惊恐的彼得鲁和几名女人,还有就是堆积如山的食物补给。

安德列夫不是傻子,他突然恍然大悟“你要抛弃你的部下?你要躲在这里等候援军?你要放弃我们了……”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你一个劲的鼓动我们拼命,可是你自己却已经找好了退路,好隐蔽的地堡,好丰富的物资补给,这能让你们挺多少天?十天还是半个月……”

“聪明,你真是太聪明了!我们都战死了,你被援军救走,然后你就成了海参崴的幸存者,你就成了英雄!”

安德列夫冲过去一把提起瓦季姆“这就是你的计划!用兄弟的生命,铺出你的升官发财之路吗?”

“放下长官……”瓦季姆的嫡系抬起步枪把安德列夫包围在其中,屋子里一片哗啦啦枪栓拉动的声音。

“谁敢动我们的营长……”安德列夫当然也带了手下,那些守卫在外的警卫连战士一拥而入,甚至有人都掏出了手雷。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候,瓦季姆大吼一声“住手!都住手……”

他苦笑着对老朋友说道“把我放下吧,伤口疼啊……”安德列夫一把就把他丢回到了椅子上,疼的他直呲牙。

“是!我承认我是想藏在这里躲过最后中国人的清剿……但是这也是无奈的办法,一比四的兵力我们能赢吗?而且武器装备还不占优势,说到底我们的存在,唯一的作用就是消耗,我们就是弃子,是用来消耗敌人有生力量的磨刀石而已!”

“这是我们不可更改的命运,季亚琴科和艾托林现在就在战舰上,他们也在等待最后那一刻的到来,当我们耗尽的时候,援兵能赶到我们就活了,赶不到那就全都死!”

“呵呵呵……我不想死,我还要看着彼得鲁长大!所以我要当逃兵……这丢人吗?我觉得我一点都不丢人,因为我们已经尽力了!”

“来吧,安德列夫!和我一起藏起来,食物和清水足够了,至少我们能坚持七天,到时候我们就能见到援军了……”

就在此刻,地道尽头的彼得鲁被母亲狠狠的拧了一把,小男孩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父亲,我要父亲……安德列夫叔叔,求求你让我父亲过来吧,我要我的父亲……”

彼得鲁这个私生子并不是秘密,安德列夫以前就见过他几次,今天孩子的哭声让他心软了。

瓦季姆打蛇随棍上赶紧说道“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带队去引开中国人,你进地堡吧!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了,希望你以后能够照顾好他!”说完瓦季姆挣扎着就想往外走。

此刻安德列夫却伸手压住了他的肩头“对不起,我不想帮你照顾孩子,你的儿子自己照顾吧!我不会出卖你的,也不会暴露你地堡的位置……但是,你我以后也不再是朋友了,各走各的路吧!”

说完,安德列夫扭头带着警卫连离开了瓦季姆的营部,此刻已经是凌晨五点一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