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0 安德列夫的梦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浑身湿漉漉的安德列夫被吊篮提上了致远号,飞溅的海水和潮湿的晨雾打湿了他的军服和皮袍,森冷的海风一吹安德列夫脊梁骨都凉透了。

更让他心寒的不仅仅是海风,还有这艘无比巨大充满力量感的钢铁巨舰,脚下是弹性十足的柚木地板,触目可及之处全都是钢铁,甲板、机炮、主炮、桅杆……甚至连防护水手不落海的护栏都是钢铁打造的。

人类本来天生就对钢铁有一种崇拜感,这是与生俱来烙印在灵魂中的遗传密码,当手握木棒和石斧的原始部落第一次遇见手持青铜短剑长矛的文明城邦之时,那是一种看见神灵的梦幻感。

当野蛮的民族杀向远古的帝国之时,钢铁打造的铠甲丛林再加上无坚不摧的钢铁刀刃,文明和野蛮之间的分野恐怕也就在这一寸寒光之间了。

对于金属,尤其是对于钢铁,人类痴迷于其中的力量感,数千年的沉淀已经成为了一种基因。

安德列夫记得很清楚,他和瓦季姆不一样,瓦季姆是从中亚骑着战马来到远东的,而安德列夫则是在欧洲坐船来到的中国。

他记得很清楚,当年整个波罗的海上全是风帆战舰,士兵们能遇到一艘双层炮台的巡洋舰就已经值得欢呼了。可是等到了英吉利海峡,看见大英帝国那三层战列舰如山一样的压过来,安德列夫差点窒息了。

力量感,扑面而来的就是力量感,那一刻他真的感觉日不落帝国就是不可战胜的。

那种记忆一直跟随他到现在,后来到了东亚,看着清帝国、南洋、朝鲜、日本那些可笑的破木船,一种欧洲优越感油然而生,那时候他真的认为自己来远东就是文明在解放野蛮,他丝毫没有一丁点侵略者的意识。

但是今天,熟悉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沉重的压抑感并不是来自日不落帝国的海上战列舰,而是中国人的这艘致远号。

无论之前安德列夫得到了多少关于这艘战舰的传奇情报,他当然知道致远号横行大西洋和南美洲的那些传说,但是他一直都认为那仅仅是传说而已。

中国人自古就善于故弄玄虚,吹牛是他们的擅长,当然了中国人自己不认为那是吹牛,而是一种计策,但是在安德列夫这样的军人心中,任何欺骗战术都是可耻的,只有力量才是真实的。

直到致远号投入到海参崴的战斗中,那一发发沉重的炮弹炸在城区,其实炸的是沙俄军人心中那点脆弱的骄傲感。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致远号的战斗力强大到根本就不是一个传说而是事实。

而今天,当安德列夫亲自登上这艘世界第一的纯钢铁战舰后,他的三观再一次被颠覆了。到处都是钢铁,沉重的气场压的他和周围的军民喘不过气来。

固定在战舰上的加特林机枪正跟着他们的身影旋转,五十七毫米哈奇开斯速射炮后的水兵在忙碌的进行保养,奔跑的士兵完全无视这些走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他们心中只有这场战争和刚刚分配到的任务。

荷枪实弹的水兵押着他们向船头走去,肖乐天准备在哪里见一见这些意料之外的客人,当安德列夫第一眼见到致远号的主炮后,他最后的一丝骄傲和矜持在此刻被彻底的击碎了。

210口径的主炮放到战舰上,这是当时人们所没有想到的壮举,这种口径的火炮大多集中在岸防炮台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艘木壳战舰能够经受的住这样大炮的后坐力。

其实就连纯钢铁龙骨的致远号应付这样的后坐力也是很吃力的,设计的双连发主炮其实根本就无法做到连发,只能有间隔的单发,就这样龙骨都出现了铆钉松动的问题。

超过这个时代半步,你是天才,超过这个时代一步你就是疯子。肖乐天看懂了安德列夫眼中的震惊,超时代的感觉已经彻底击败了他。

那种感觉无人能够形容,但是肖乐天却很容易搞懂,因为只有肖乐天明白致远号的出现比真实历史提前了足足24年,这也就是说致远号和当时的时代拥有24年的科技代差。

24年的代差是一个什么概念?好像24这个数字并不怎么大一样,但是肖乐天却可以和他所在的那个时代的某些事情进行对比。

因为肖乐天所处的时代属于一个科技大爆炸的时代,就比如说人们的通讯工具手机,在肖乐天穿越而来的2014年,智能手机已经开始大规模普及,人们在大街上经常可以看见用手指头在触摸屏上摸来摸去,不是刷微博就是玩微信,还能切水果。

但是你要是在这个时间节点往前推24年,也就是1990年如果你能拿着一个安卓系统的触摸屏手机走在大街上……拜托啊,估计你手里的这种小工具都能惊动国安局。

1990年那时候连BB机都没有普及好不好,你要是能在大街上拎出一部手机,人们看你的感觉绝对跟外星人没啥区别。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这个时代的人,见惯了风帆战舰和木壳船的安德列夫,突然遇到这种超前黑科技的梦幻战舰,他被彻底折服了,一种压抑感把他彻底击溃,一路行来所组织的所有谈判言语此刻全都说不出来了。

“这位军官!这位先生!喂喂……你在听我说话吗?这位军官,你到底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肖乐天一看安德列夫的眼神有点呆滞,只是傻愣愣的注视着双联210口径主炮,他知道这位刘姥姥已经被震住了。

“有什么感觉?这可是克虏伯公司动用了300名工程师,集合了六个产业的精英共同研制出来的海战大炮……是不是感觉很威武?”

“是……是的……哦,对不起!我失礼了……”直到此刻安德列夫才从梦境中惊醒,他一看面前身穿大将军礼服的中国人,知道这就是正主肖乐天了,赶紧举手行礼。

“沙俄远东军团,第一军二团一营……营长安德列夫向首相敬礼!”

“稍息!你不应该先向我敬礼,在这艘战舰上,我并不是身份最高贵的哪一个!”说完肖乐天一闪身,身后一身龙袍的载淳出现在了安德列夫的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