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2 冤冤相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心而论,肖乐天对屠城事件所保持的态度是不喜也不忧的,他当然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但是真正发生了也是无可奈何的,毕竟这九年来远东地区的民众内心积攒了太多的愤恨。

这群罗刹鬼对远东完全执行的是殖民政策,什么是殖民政策呢?那就是完全把当地人当成野蛮的民族而不是文明民族。

在欧洲大航海时代开始后,欧洲人将世界上的其他民族划分成了两类,一种是文明民族,就比如说中国、奥斯曼帝国、埃及、印度、日本、朝鲜……等等。

对于这种有着几千年文明史的国家,他们一般都是文治武功两种手段一起上,先来使节团给乾隆皇帝拜寿,希望通过友好谈判来进行商业合作,实在说不通了才用军事手段进行征服。

而征服过后,也会很快的按照外交惯例进行条约签订,在正常的礼节场合双方也是比较平等的进行磋商。

这是对付文明民族的方式,但是对于野蛮民族欧洲人可就没有那么友善了,在南美丛林玛雅、印加帝国的土著被成群的宰杀,黄金白银被掠夺一空。

在北美,和印第安人的战争持续了百年生生把一个控制北美大陆的庞大民族给杀成了少数民族。

在非洲更惨,奴隶贸易下黑人跟牲口没什么区别,至于说其更小地区的低等民族,欧洲人甚至当他们是动物园里可以观赏的珍稀动物完全没有当成同类看待。

远东的这群罗刹鬼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的屠杀清国遗民?为什么可以不加任何掩饰的抢劫汉人的财富?甚至漫长的冬天里食物匮乏,他们会拿当地人来当两脚羊食用?

归根结底,他们从内心深处就没有把这片土地的原住民当人看,不管你是汉人遗民,还是满人土著,更或者说野女真、鄂伦春、北蒙古……过低的文明程度让这群罗刹鬼直接将这里的民众归纳为了野蛮人。

这不得不说是满洲统治的一个悲哀了,由于他对关外实行的是严格的封锁保护制度,完全堵死了高文明的汉人来帮助他们开发这片土地的一切可能。

结果就是,满人入驻中原将近200年,绝大多数汉人都认可了满人的统治正朔性,但是满人自己居然没有把老家建设好!除了每年往上调拨钱粮之外,剩下一切建设都停滞了。

基础工程没有,大型城市没有,高附加值产业没有,原始资源开发更没有,甚至连移民点流民去种庄稼都不行。

二百年间,关外除了辽宁一带得到了一些有限的开发,更广袤的地区其实并没有从满清的执政中得到什么好处的,一切都还处于蛮荒状态。

因为蛮荒,所以那些罗刹鬼没法把这些人归纳到文明种族之内,对付这些能够聚集成屯子的汉人,安德列夫他们还算是友善的呢,对付那些孤零零的少数部落,如鄂伦春、野女真、北蒙古、甚至一些规模更小的民族,其执行的完全就是对付野蛮人那一套。

说杀就杀,说抢就抢,往往是整个部落都被屠杀干净……肖乐天知道他们这是在为本国移民扩大生存的空间,那些战略要地,那些资源富足的区域,沙俄只能留给他们本国人。

义勇军为什么能在一个冬天里就尽得人心?这跟罗刹鬼残暴的统治是紧密相连的,八年多的时间,人们心中所积攒的愤恨足够形成这一场屠城之战,说他们是自找的一点都不为过。

安德列夫看着肖乐天变幻的表情,时而悲戚时而沉思,时而诡异的笑,时而眼带泪光……他第一次感受到命运**作在别人的手中是一种什么感觉,也许当年他下令屠杀土著的时候,那些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人,跟现在的自己想的是一样的吧!

“上帝啊!你终于要放弃我们了吗?罢了……战争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输了就是输了,我不会再求你们了……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安德列夫放弃了,而那些百姓的代表这下可绝望了,他们没有什么军人的骄傲,男男女女顿时跪倒在地上,冲着肖乐天磕头苦求,一连串的俄语呜哩哇啦的。

谁都没有注意到肖乐天眼睛中的那一道诡异的亮光,他从身后的蔡璧暇点了点头,然后回头说道“现在知道怕了?之前屠杀我们汉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这一天啊?你们这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忏悔,你们不过就是怕死罢了!”

“如果我放过你们,天知道你们会不会得到这个教训,也许扭头你们又会拿起武器,来跟我们战斗,那样我们可就是养虎为患了!”

安德列夫低着头轻声说道“输了就是输了!我既然有勇气登上这艘战舰,我就已经放下了尊严!要怎样才能证明我的诚意?好吧……我可以透露一个情报,中亚的骑兵团一共五万人已经向这里杀来,我建议你们不要在海参崴投入过多的精力……准备作战吧!”

“哈哈!看来你真的是觉悟了……但是我为什么从你的眼睛里还是看到了一丝不服气呢?”

安德列夫猛然抬头“是的!我当然不服气了!你们一直在说我们残暴,说我们屠杀当地的百姓,这些我承认!可是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实,这片土地是大清帝国签订条约割让给我们沙俄的,并不是我们直接侵略而得来的……陛下!你是大清国的皇帝,难道你会不承认九年前的那份条约吗?”

载淳一下子被问了一个大红脸,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我……我……我……”载淳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中俄北京条约是他的叔叔恭亲王奕?亲自谈判,然后两宫太后用宝的,自己那时候还吃奶呢,他怎么能左右那么大的事情。

安德列夫一看大清国的皇帝都说不出话来了,他攥着拳头无比委屈的说道“你说我们残暴?为什么你们不说说你们这些清国遗民有多么的桀骜不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