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6 嗜杀狂/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绝对不会让安德列夫亲眼看见他在屠杀他的同僚,那些投降的军官们已经开始被义勇军有目的的甄别。

此刻叶秋的骑兵团已经开始回防,城区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他的骑兵团必须要承担起战场通讯员的角色。

一名名的骑兵在城区内来回疾驰把丞相和项将军的最新军令传达下去“缴枪不杀!不得屠杀平民……所有投降的沙俄军民,立刻向从城南安全区转移……”

“陆军炮兵团进入城区就位……准备向阿穆尔海湾射击……各单位清理战场废墟!”

此刻天色已经蒙蒙亮,人们不用借助火把就能够清楚的看清周围的环境,杀了一夜的义勇军们一个个正处在最兴奋的时候,一听说不允许屠城了,那些扶桑武士第一个就叫了起来。

“怎么搞的?为什么不许杀俘……这些敌人杀了咱们那么多人,为什么放过他们?”岛津飞鸟扛着又粗又大的散弹枪,整个脸被硝烟熏的漆黑,他冲着战马上的士兵就开始嚷嚷。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告诉你,这里是义勇军,是华族的军队,不是你们扶桑……军人的天职就是执行命令……”说完骑手扭头就走,向另外一群正在酣战的士兵传令。

岛津飞鸟看着面前瘫软在地上的四名沙俄士兵,手里的散弹枪来回的比划,他正在纠结是不是下手呢。

最后身边伊达白邪突然低声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挑了他们的手筋和脚筋!”

“嗯?还是你聪明,就这么办……”

两人说完抽刀子就要动手,这时候只听啪啪两鞭子直接抽到了他们的后背上“八嘎!你们疯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身后居然响起一声响亮的日文,两人一回头居然发现了一名和尚。

“和尚?八嘎,义勇军里什么时候有日本和尚了?你敢抽我……大家揍他!”打过一夜仗的人脾气就是火爆,基本上点火就着,一看这和尚根本就不认识,那还客气什么。

还没等他们一群人骂完呢,就见大和尚身后突然冲出来一队身穿海军服的水兵,一水的毛瑟把这群扶桑武士团团包围。

“混蛋!要造反吗?龙侍大和尚你们不认识?是扶桑人吗……一群缺心眼,这位就是出家的坂本龙马大人……”

“哇……”一声惊呼,这些正小跑的扶桑武士顺势一个跪拜直接就双膝跪倒在地,不仅如此向前的惯性还推着他们滑动了一小截,裤子都给蹭破了。

日本武士道精神中那烙入骨髓的上下尊卑观念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他们没有见过坂本龙马本人,但是他们对这个名字可是如雷贯耳。

维新派的领袖人物之一,促成西南同盟的关键人物,又是最早和肖乐天达成友好同盟关系的日本武士,甚至他的血管中还流着丞相的鲜血。

这个人身上带有太多的传奇色彩,后面直接接管中情局日本分部的管理权,协调各地方大名和华族之间的关系,让他几乎成为日本仅次于天皇和将军的第三号人物。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呢,更让人佩服的是,这个人居然能够违背肖乐天的命令,私自设计把沙俄远征舰队骗入了埋伏圈,甚至不惜以整个白拉奕屯垦区作为诱饵。

这是多大的气魄!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狠,关键是对他自己更狠!他这是拼着自己命不要,去换沙俄舰队入圈套啊。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坂本龙马就有这种精神,我就算被丞相亲手处死,这种下地狱的事情我也敢干。

狠人啊!这才是狠人呢!见到这种人,象他们这些只知道好勇斗狠,杀杀人屠屠城的小角色,那就是萤火之光对皓月之明啊!

“哈伊……大人责骂的是!我等谨遵教诲!”说完众人额头撞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坂本龙马气呼呼的冲过去,上去就是几脚,踢的他们谁都不敢动弹,踢一脚嘴里还得大喊一声“阿里呀多,够大姨妈死……阿里呀多,够大姨妈死!”

坂本龙马怒气冲冲的骂道“你们知道我有多少事情要忙吗?你们知道战后有多少事情要协调吗?可是就因为你们,让我不得不上岸来解决你们这群白痴犯下的罪过!”

“谁让你们屠城的?谁允许你们杀俘的?昨晚你们为什么开始屠杀平民?你们为什么要搞白痴的百人斩比赛?混蛋,到底谁赢了!给我滚出来……”

“哈伊……是毛利一元,昨晚是毛利一元赢了,他砍了56颗头颅……”众人直接就把毛利一元给卖出去了。

本来藏在众人中间的毛利一元心中大骂这群混蛋没有义气,可是面对愤怒的坂本龙马他只能硬着头皮膝行而出。

“对不起!对不起大人,是我错了……”

啪的一声脆响,皮鞭差点把毛利一元的眼睛给抽瞎了“白痴啊你……”坂本龙马痛心疾首的骂道“就因为你们搞的这种脑残比赛,你知道丞相有多失望吗?你们知道这已经在华族高层心目中给咱们减分减了多少吗?”

“野平太和兵太郎这么多年的奋斗,今天让你们拖了多少后腿你们知道吗?未来远东国内政官员的席位会减少多少你们知道吗?”

“白痴啊!为什么要杀俘?这些俘虏都是有用的,他们已经被分批送往北海道了,在哪里有无数的苦工要他们做,这不比杀了更好吗?”

“更别说,留着这些人,我们可以和沙俄签订协议,未来从谈判桌上我们能攫取多少的利益你们知不知道啊?你们杀的是未来我们所应得的国家利益啊!”

坂本龙马骂的有点缺氧,脑子一晕一个踉跄就要摔倒,毛利一元跪的最近,他猛然冲上去抱住了大和尚,此刻他哭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对不起!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事情……呜呜呜……我要怎么做才能平息丞相的怒火?我愿意刨腹谢罪!”

说完这家伙跪在地上面相正南,就开始脱衣服。坂本龙马气的抬起一脚把他踹了一个跟头“无知的蠢货!怪不得丞相一直骂咱们扶桑武士道都是战术高手,战略白痴呢!一点都没有骂错啊!”

“呜呜呜……你们这是要气死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