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7 断头酒,上路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丞相让我带给你们一句话,这是说给所有扶桑武士们听的……”坂本龙马在水兵的搀扶下坐在一堵瘫倒的墙上。

“丞相说了,战争注定会死人,这是谁都无法避免的事情,甚至屠城有时候也是一种战争的手段……但是你们要记住了,战争会死人,但是战争的目的不是追求杀人!”

“战争的本质是追求国家利益,我们需要领土扩大,我们需要更加公平的商业条约,我们需要的是本民族更多的资源和生存空间……”

“这是战争的本质,而死亡杀戮不过就是争取国家利益中的绕不开的副产品!”

“我们不惧怕死亡,但是我们不能享受死亡……日本武士道精神就是有点过分的神话死亡这件事,甚至上升到一种仪式!”

“这是不对的,你看看你们,居然在享受杀戮的那个过程!这可怎么好?你们应该享受的是胜利后攫取国家利益的那个过程,怎么能拿杀人当乐趣呢?”

坂本龙马痛苦的揉着太阳穴“传大将军令,所有扶桑武士从此刻起退出战斗向城外大营集合,没有命令不得参与后续的战斗……”

“大人!”在场的所有扶桑武士全都傻眼了,他们没想到这场屠城比赛后果会这么严重,直接就把他们打入冷宫了。

“别说了,赶紧走!回头我会告诉你们到底错在了什么地方……”

一行扶桑武士跟行尸走肉一样站了起来,环顾四周这一切都是他们血战一夜之后的战果,现在却在黎明钱被驱逐了出去,他们心有不甘可是又无可奈何。

正在行走着,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马回和丁四正押着一群俘虏在大街上进行甄别呢。

一群沙俄士兵俘虏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周围一圈义勇军正提着明晃晃的刺刀在逐个甄别身份。

丁四大喊道“你你你……你们三个站起来,报出你们的军衔和姓名!”

“莫申科……远东掷弹兵三营上尉连长!”满脸是伤胡子都被烧焦了的军官屈辱的向丁四敬礼回话。

丁四身后有翻译正在检查对方的军官证,然后再和袖章,领花,肩章……等等一切记录身份的地方对比核实,最后点了点头。

“嗯,你通过了,可以去南方安全区集合了,到那边签字去,跟着安德列夫他们一起去琉球……操,算你们走远,听说那边就是人间天堂啊,我丁大爷还没去过呢,你倒先去享福了……下一个!”

“阿瓦西……少尉排长,第一师三团二营……”

“好了,好了,怎么那么多的废话?知道你名字和军衔就行,其他的闭嘴……嗯,身份核实正确”

“下一位……嗯?”丁四眼睛突然一亮,紧接着他身后的马回也站了出来“这位先生,请问您的名字!”

高级军官身穿的军服都是不一样的,你就看那上面的绣花和面料,包括内里的白色纯棉衬衣,这就已经能说明身份了。

“这是我的军官证件,我是远东陆军第一师副师长阿廖沙,军衔大校……”军官果然有军官的气魄,可能是他看见这些中国人对一些少校、少尉都有几分尊重,所以比较放心,此刻的表情很是轻松。

丁四和马回相互对视一笑“看来您是高级长官了?您的身份需要更好的甄别,请您在旁边的木屋休息……来人啊,给这位军官准备点咖啡、面包,还有缴获的香肠!”

一听说有面包和香肠吃,剩下的低级军官赫尔士兵们都有点骚动起来了,血战一夜他们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再加上一个冬天食物匮乏,面包和香肠那就是所有士兵心中的梦。

“老实点!都老实点……再乱动刺刀穿你个透明窟窿!一群当兵的还想吃军官们的香肠吗?后边有黑面包炖酸菜给你们吃,都老实点……”

刺刀镇压着在场的官兵,甄别工作紧张而又有序的进行,哪些大头兵们很好认,看军服就能看出来了,低级军官也不用费心,直接把他们都送到了南方海边。

阿廖沙副师长走进木屋,一股温暖扑面而来,抬头一看居然已经有两名同僚在这里等待了,火炉上方用木棍插着香肠正烤的滋滋冒油,咖啡浓烈的香气充满了整个木屋。

一看还都是熟人,三名大校分别任师级长官,平日里三人也经常在一起喝酒,阿廖沙心放在了肚子里,看样子这些中国人还是很尊重高级军官的,看样子他们比一般的野蛮人要强很多。

不用客套,阿廖沙抄起火炉上的香肠和面包吃的狼吞虎咽,不一会的功夫甚至有一名中国士兵,给他们三个送来了一瓶高度朗姆酒。

“还是当官儿好啊!都成俘虏了居然还有酒喝!我们当兵的训练十天才有一次有酒的聚会,妈的馋死老子了……”

俄国人就没有一个不嗜酒的,一看是奄美大岛特产的名品朗姆酒,这三人眼睛都蓝了,一仰脖把咖啡全干了,然后就开始分烈酒喝,咕咚咚一人先干了一杯。

“有酒喝,看样子这些义勇军不想斩尽杀绝,后面应该就是谈判了!我们还有回家的希望啊,太好了!”

一瓶烈酒三两口就喝没了,酒足饭饱的三人正盘算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国呢,就在这时候突然木门被撞开,丁四和马回带着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冲了进来。

“断头酒喝过了?那就上路吧!”

“什么?上帝啊!这是中国人传说中的断头酒!他们要杀我们……”三人反应还真快,跳起来抄起凳子抡圆了就要反抗。

“你们这是违反万国公法的!我们是高级军官,我们是贵族,我们还有战争豁免权!这里已经不是战场了,你们不能杀我……”

叮了咣啷的,木屋里一通乱打,这时候就算是三只老虎也架不住一群狼围攻,很快三条麻绳就套在了他们的脖子上,后面背口袋的士兵冷笑着说道。

“对不起了!我们义勇军就爱玩新花活,今天就杀当官的,不杀当兵的!动手……”

木屋外的毛利一元等扶桑武士眼睛都瞪圆了,他们眼睁睁的瞅着三名大校师长被活活的勒死,最后眼珠子突出跟死鱼眼一模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