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2 无建制混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是哥萨克的冲锋号,有进无退有我无敌……等等!哥萨克的军号响起来了?”抱着毛毯的季亚琴科一个激灵就挺直了腰。

“扶我站起来,让我看看……给我一台望远镜……”

身边的士兵顿时忙碌了起来,季亚琴科手扶着栏杆单手持望远镜向北方眺望,耳朵仔细的分辨军号的声音。

军号是战争中一种非常有效的信息传输工具,一本号谱就是能让指挥官的命令传遍整个战场,身为陆军总指挥不懂号令那就是不称职的。

“是哥萨克独有的冲锋号谱,他们在向我们表明身份……哥萨克来了!哈哈哈,上帝保佑我们的中亚援军来了……”

“东方……总兵力五万……全副武装……先锋两万……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们的兵力已经压过这些叛军了!而且是五万骑兵啊……”

季亚琴科已经癫狂了,他今天的情绪一直在大起大落之间徘徊,再加上战局焦灼时候一身热汗,跌落大海中的一身冰水,精神和身体双重的刺激然他几乎产生了幻觉。

“我是不是在做梦,我好像看见了双头鹰旗!不会的,不会的……岸边只有二百多士兵,他们怎么可能手里有帝国的国旗?那应该是师级军官才能携带的啊……”

这时候旁边的副官兴奋的吼叫了起来“不是幻觉啊!将军这不是幻觉!那就是我们的国旗,我们帝国的旗帜……错不了,先锋部队故意携带这面旗帜就是来鼓励我们的!我们起死回生了!”

整个舰队爆发出一片兴奋的吼声“我们起死回生了!援军到了……不用突围了,我们退回海参崴用火炮支援我们的骑兵……”

艾托林死了,季亚琴科精神恍惚要疯了,这时候海军已经处在各自为战没有统一指挥的境地,如果这些哥萨克骑兵没有及时赶到,那么这些海盗也就只有强行突围然后到大海上去当海盗这一条路了。

按照现在华族海军的封锁力度,是很难将这些敌舰全都留下的,到时候东亚的大海上出现一支极度仇恨华族的海盗,这对华族的海上安全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

可是冥冥中自有一股力量在守护着华族,就在远东沙俄舰队即将突围成功的紧要关头,沙俄的哥萨克骑兵终于赶到了,就如一针强心剂一样让海军彻底沸腾了。

继续突围是不知道要死多少海军,而退回去留守那就是整整五万强大的骑兵军团的援兵啊!傻子这时候也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伤痕累累的战舰开始倒车后退,阿穆尔湾又成了他们的避难乌龟壳!

这时候华族可没空跟这些罗刹海军纠缠了,从狼烟突然出现的那一刻起,战场的焦点就已经开始向北方转移。

城区的野战炮开始转移阵地,刚刚拆开的弹药箱又要装回去,刚刚挖好的射击阵地也要作废了,炮兵一个个累的都快翻白眼了。

更多的步兵开始在城区集结,一夜的酣战让很多部队都乱了建制,团部找不到自己的营长,营长找不到连排,连排找不到自己的各班……

龙爷不知道狼烟代表了什么,但是他知道那 一定是最顶级的威胁“放弃大建制!以营为单位归拢建制,归建之后立刻开拔去北方战场的右翼布防……”

“加快速度,不要总想大建制了,师长团长找到自己手下一个营的兵力,就马上带走不要犹豫……”

整个海参崴乱成了一片,龙爷发现这种组织工作居然比打仗还要麻烦,他急的满头都是大汗。

战场上,建制这个词是指挥官最关心的一个词组。建制代表了什么?建制其实就代表整个部队体系的一个完整性。

比如一个重装师,师长能够清楚的找到自己的团长,并知道每一个团的位置和作战任务,并随时调整战略。

团长能找到自己下属每一个营的位置和作战情况,双方指挥信息通畅。而营长又能随心所欲的指挥下面的连、排、班。

这就叫做建制完整,一个师呈现一个凝聚的群体,部队之间相互配合相互支援,敌情互通有无,物资补给相互协调,这样打仗万人甚至能爆发出数十万人的战斗力出来。

征战中无数名将无不是仔细思考如何让自己一方建制不乱,而地方建制混乱,如果对方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那么这场战斗就好大了。

永远都是有序打无序,有备打无备,有组织打无组织,胜利自然也就唾手可得了。

可是战争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指挥系统大多时候都比不过战场上的瞬息万变,就比如说这场夜战,义勇军最一开始四个师的建制是非常严谨的。

可是夜战时候情况太复杂,而且还是巷战各种情况都会发生,渐渐的就会有一些部队在乱中和大部队脱离。

打着打着就出现了兵将谁都找不到谁的情况,甚至出现不是一只部队的士兵临时拼凑在一起,靠着军衔高低临时组建战斗小组的特例。

当正常夜战结束后,当海参崴重新迎来黎明之时,那些师长们会惊讶的发现,自己手下一团在城东,二团在城北,三团居然跑到海边支援海军作战去了。

团长找他们的营长也是如此,营长找他们的连长更是一样,这样混乱的杂烩汤想要重新恢复战前的有序管理,必须要时间。

可是现在的海参崴最缺的就是时间,西北方扶桑武士们已经和哥萨克交火了,可是龙爷手上此刻连三个恢复建制的团都拿不出来,一切还在混乱之中。

时间!此刻义勇军需要的就是时间!

“报告将军……报告……城外老参头来了……后方前田勇二郎也来了……他们带来了最新的敌情!”

“快带上来!”焦头烂额的龙爷在一个炸塌了半拉房顶的木屋内,组成了临时的指挥部,很快老参头和前田勇二郎就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

老参头和前田勇二郎几乎是一前一后同时到达的海参崴,一个是走大路骑托马,一个是抄小路骑战马,没用多少时间勇二郎就赶上了老参头一行人。

老参头走进木屋一看见主心骨项少龙,猛然推开扶着他的两个孙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将军啊!报仇啊,给我寨子里五十多个孙子报仇啊……呜呜呜……”

龙爷急的火冒三丈还不能发脾气,他压低了声音吼道“起来!我还不知道报仇吗?我来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带着你们报仇吗!现在你告诉我军情,其他的不要说……”

“罗刹鬼的骑兵来了!大清国把我们出卖了……呜呜呜……西边全是罗刹鬼啊,大清国没抵抗就放他们过来了……”

“啊!”龙爷惨叫一声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栽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