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3 丞相出马/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口丹田气涌了上来,生生压下了这股急火,龙爷的功夫不是白练的,他抬手阻止住想要搀扶他的勤务兵,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尽量的平静下来。

他看着老参头对勤务兵说道“搀老丈去旁边休息……前田勇二郎!你过来,把军情给我说清楚!”

前田勇二郎挣扎着从伊达白邪的怀中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他啪的就是一个标准军礼“报告将军,我部奉命跟随雾隐大人去筹措粮草和警戒大后方,在小土门渡口遇到离奇的事件……”

前田勇二郎尽量用言简意赅的方式把昨天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重复了一遍,当在场的人听说宁古塔将军珲春居然封锁渡口,不让物资过河之时,所有人愤怒的双拳紧攥。

当敌人的先锋杀了过来,土门村渡口的老兵最终选择了以死殉国,跟敌人同归于尽后,人们又激动的热泪盈眶。

当勇二郎告诉他们在深林里严刑逼供,得到那个惊人的消息后,在场的人无比惊愕。

“报告将军,俘虏口供我们已经核实了,都是分开刑讯的,最后有三人的口供完全一致,说明敌情是真的……”

“前锋一共两个师先行赶到远东,共计两万人,总指挥为果戈里和富曼诺夫……后续还有三个师的兵力,都是万人的重装骑兵师……”

“军团长为法杰耶夫,是中亚沙俄名将,阿古柏的叛军就是他派遣手下训练出来的……而且很多时候甚至是他们直接派兵协助那些叛军……”

“敌人从松花江口进入清国内陆,是紫禁城下的圣旨,黑龙江将军特普欣和宁古塔将军珲春都收到了清廷的密旨……据说这群畜生过三姓城的时候还烧杀抢掠了一通!”

砰的一声,项少龙一拳把桌子打穿了一个洞“无耻!这还是人吗?配合洋鬼子杀自己同族的百姓,这还有没有一颗人心……”

指挥部内顿时炸开了锅“别犹豫了将军!跟他们干,来多少咱们杀多少……先灭了这些哥萨克先锋,然后回师杀入吉林,杀到宁古塔城下!他们既然不要这片土地了,那就咱们自己管理!”

“对!杀过乌苏里江去,让满清朝廷付出代价!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人群嗡嗡嗡的乱吵,项少龙大吼一声“够了!都闭嘴……”人们静静的看着将军,一个个期待他的最新命令。

可是此刻的项少龙又有什么办法可以想,他脑子里各种各样的情报都在旋转,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抉择。

五万骑兵,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义勇军的总兵力,而且义勇军经过一夜的血战已经战斗减员很多,至少三分之一是有的,兵力不足怎么打?

再看看战斗力,敌人全是精锐的哥萨克,一人双马甚至三马配备,一路而来马背上吃马背上睡,不是最精锐的骑兵是没有这套本事的。一群职业杀人狂对训练半年的生瓜蛋子,这让我怎么打?

向丞相求援吗?丞相都已经把致远号派过来了,提供的军费可以说是要多少就给多少,武器装备多的连欧洲强军也都比不过,这还有什么脸面找丞相求援?

再说了,丞相手里哪里还有兵?真逼的让水兵上岸?丢人啊!活丢人!

龙爷整个人陷入到急躁、焦灼、矛盾之中,他一方面知道这场硬仗是不能输的,也不能退就得咬紧牙关往上冲。

而另一方面他又舍不得太多的牺牲,如果义勇军的骨头都被打残了,那么以后建国就没有根基了。

如果真的元气大伤了,战损九成,那时候恐怕满清都能趁机来偷袭,这不是玩笑这还真有可能,就冲那些人的无耻劲,这种事真的是干的出来的。

患得患失啊!项少龙整个人陷入到了患得患失陷阱之中而无法自拔。

“将军!将军您拿主意啊!敌人先锋一共是一个团的兵力,现在刚来一个营,马上还有一千多人要来了……咱们怎么对付啊!”前田勇二郎实在是忍不住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指挥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一出现就镇住了全场“雾隐小鬼呢?我听了半天了,为什么没有汇报雾隐小鬼的情况……”

走进来的正是一身宝蓝色大元帅服的肖乐天,而他身后除了一群禁卫军之外就是满面通红的载淳了。

小皇帝刚刚亲耳听到朝廷出卖义勇军的消息,他根本想不到叔王和额娘居然会选择和罗刹鬼合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都不懂了吗?怎么能干这种事情,活丢人啊!

这就是价值观的不同了,载淳毕竟得到一定的民族主义思想洗礼,他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会加入民族这个变量。

而奕?、慈禧等人表面上看是为了满人这个族群好,感觉也算是民族主义的一种了,但那是骗人的障眼法。那些人心中其实是把八旗制度,也就是那个军事集团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

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要维护八旗军事集团的利益,维护这个集团对中国的永久控制,所谓满人这个民族的利益其实是排在之后的,这也就是他们能够心安理得的卖国,甚至卖白山黑土的原因所在。

载淳感觉此刻所有人都用眼神在挖他的肉,他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入,最后还是肖乐天发现了他的异样。

肖乐天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责任不在你身上,你不用给他们背黑锅……坚强点!”

在场所有人集体给丞相敬礼,前田勇二郎大声说道“雾隐大人,带领剩下的四百骑兵,一路向东,她要去见宁古塔将军珲春!她说她要单刀赴会逼珲春倒戈!”

“啊!”项少龙大惊失色“胡闹,她以为她是谁?这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有疯子才会去尝试,找死吗!”

咣的一声巨响,那是肖乐天一脚踹翻了桌子“胡闹?就算是胡闹至少她去大胆的尝试了!她在最危急的时候选择了行动而不是左右为难!”

“不论她的选择是否冒险,至少人家有行动!在战争中只要有行动就会多一个变量,这一个变量也许就能改变整个战局……”

肖乐天几乎把自己的脑门顶在了项少龙的额头,他低声的呵斥道“你个白痴,你应该反省一下你自己了!为什么你一直都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她!”

“你这个心魔到底什么时候能战胜!龙爷啊……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可不单单是非黑即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