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7 加固防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线正是绥芬河的入海口,发源于白身黑水的绥芬河一路向东,并在临入海之前拐了一拐弯,由北向南注入海参崴城区西侧的阿穆尔海湾。

义勇军的防御阵地就沿着绥芬河的东岸展开,冰冻的绥芬河宽阔的跟一条大马路一样,刚刚被战马践踏过的地方残雪下露出了坚固的冰面。

现在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从早上哥萨克第一团攻破防线之后,义勇军整整用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开始扩建防线,此刻的绥芬河东岸已经不是清晨时候的样子了。

以四公里宽的射击阵地为依托,战场上被搭建了数不清的铁丝网,为了这场战役肖乐天从塘沽铁厂专门定制了五十吨的尖刺铁丝,全都绕城一个个大大的线圈用船运往远东。

之前义勇军处于进攻状态,这些铁丝网只有少量被使用,但是现在攻守态势发生转变,这些备用的物资可算派上用场了。

粗大的松木被削尖砸如地下,三根木棒捆扎成一个三脚架,坚固而又稳定。二十米砸下一个然后用尖刺铁丝一道道的捆扎上去。

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是个人都会干,整片战场上全是嘴里叼着馒头还不停手捆铁丝网的工兵和民夫。

士兵们也没有闲着,他们冲到冰面上开始凿冰埋设炸药,这可是个艰苦的工作,厚度达到六七十公分的冰面不能直接放炸药,那样威力会减小许多,你只有凿开三十公分深的凹槽,把炸药埋在凹槽里才能提高爆炸的效率。

从南到被整条防线足有一千五百多米远,谁都知道手上的这点炸药没法全部破坏冰面,而且时间也根本就不够,但是哪怕仅仅是迟滞一部分骑兵的进攻,这就够了。

源源不断的士兵带来了更多的沙袋,射击阵地开始延伸并渐渐连接在了一起,直到最后一挺挺的加特林架设在阵地上,终于换来了全场的一片欢呼。

“我操!可算是把这宝贝给送上来了,你们早干嘛去了!”

操纵加特林的射手们苦笑一声没有分辨,心说你们那里知道这武器有多难伺候,一台加特林足足需要一个班的士兵伺候,这可是高科技武器。

这个时代加特林属于最原始的版本,根本不像后世影视作品中显示的那样好操作,笨重的六管加特林重机枪,就跟一门小型野战炮一样,必须要放在专用的炮架上进行移动,靠士兵肩扛人抬根本不显示。

这种武器现在还不是自动武器,必须要依赖经验极其丰富的射手亲自摇动曲柄去旋转,这是非常严谨的技术活,太快了容易出现卡壳等故障,太慢了射速又达不到压制敌人的效果,而且射手心理素质还要非常过硬。

在千军万马的生死战场上,热血厮杀很容易让人精神亢奋起来,如果射手心理素质不够好,他会不自觉的加快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知道发生卡壳等机械故障。

所以说加特林机枪的正副射手都是从年纪最长,见惯了生死的老兵中挑选。

一台加特林,共有正副射手两名,班长和副班长为观察手并负责平日里的训练工作,装填手两名。

这两名装填手可非常关键,加特林使用的不是链式供弹,也不是弹匣供弹,而是最原始的排弹。长长的一排子弹宫五十发,由装填手在射击过程中手动塞到入弹槽内。

这工作可不好伺候,加特林一点开火每分钟就要倾泻二三百发子弹,也就是说两名装填手每分钟就得装填三次,一共六次装填,中间还必须衔接配合默契,源源不断首尾相连,这才能保证火力的有效输出。

由此可见装填手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工作,猫腰、站直、装填、后退……一系列的工作也就让他们非常容易暴露目标,很容易遭到敌人的扫射。

射手两名,观察手两名,装填手两名,剩下的四人就是机械师加预备役了。重机枪的移动还有射击时候进行支架固定,修筑防弹掩体这都是由机械师和预备役来完成,最关键的是机械师,一些小的故障必须要当场修复。

他们就是重机枪班的工兵,也是随时补充的后备力量。正好十个人组成了一个加特林的射击班组,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这种原始的重火力发挥他的有效功用。

之前伤亡惨重的士兵当然要骂街了,放着这么好的武器不送上来跟敌人干,留着孵蛋吗?可是他们哪里知道伺候这样娇贵的武器有多难伺候,西方陆军明知道美国人发明了这样的武器为什么不大量应用呢?说白了就是因为太难伺候。

不过华人天赐的属性中就有一条是耐烦难。不仅能吃苦而且忍受力还强,心思细腻敢一些细小的工作不会抓狂,也正是这种优秀的民族属性然他们对加特林这种娇气无比的武器一点都不反感。

甚至在机枪班里还有一句俗语,别说加大爷难伺候,再难也比四九城的八旗大爷好伺候啊!凡是跟那些祖宗混过的,都能伺候得了这位加大爷。

“甭抱怨了!刚刚加大爷又闹脾气了,更换零件就耽误了半小时……不过现在你们放心吧!有着十台加大爷镇守,任凭敌人有千军万马也甭想冲过一星半点去!”

就在主观察手吹牛逼的时候,突然战场西南方向,绥芬河对岸的小树林里猛然窜出数匹战马,马背上全是身穿华族军服的士兵,打头的一个居然是一个半大孩子。

只见这小孩胯下战马四蹄翻飞跑的跟闪电一样,刚冲上冰面小孩从怀中掏出一个磷头焰火迎风点燃,明黄色的报警蹭蹭蹭冲天而起。

“罗刹鬼来了!整个树林里、驿道上全是罗刹鬼……敌人的援兵杀上来了!”

正在前沿布防的老兵一看当时就是一愣“这是什么人?怎么骑那么好的战马!”

老兵眼睛里不揉沙子,他指着那些高头大马结巴的吼道“这不是……不是……不是那个什么什么马来着?”

“靠,那就是团长以上级别才可以骑的阿拉伯马!据说是从老远的大沙漠那边买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