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7 军国主义的温床/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始的热气球没有动力系统,他们只能顺着风向随波逐流,气球顶端的空气阀门和下方的煤炭炉可以调节气球内的热气,用来提升高度和降低高度。

脱离主战场后,热气球迅速下降一直降到距离地面三十多米的距离上,因为高空实在是太冷了,四名哨兵两层皮衣都挡不住寒风。

在这个高度上,几乎就是贴着原始森林的树梢在前行,高大的针叶林连绵无尽,顺着山势层层叠叠没有尽头。

从这个角度看下去绝对能让人们对军事地图的领悟能力有一次极大的提高,平面上密密麻麻的等高线在此刻就成了真实的悬崖、山体、河谷……一切都变得立体而又生动起来。

开春的节气已经有一些饥饿的小动物们出来觅食了,人们可以看见雪地里跳动的兔子,追逐的狐狸,成群的梅花鹿,甚至还有笨笨的狗熊。

数不清的飞鸟在树梢上盘旋,林中偶尔还能发现敌人的骑兵,也不知道是巡逻还是落单的,一看见两只哆啦A梦飞在天空上,摘下步枪就向天空开火。

可惜子弹的威力越往上飞就越弱,对于半空中的‘空军’来说毫无威胁。

“丫的,我这就是太冷啊,这要是暖和一点,我非尿你一脸不可……哈哈哈!”四名飞行哨兵哈哈大笑,下面的哥萨克骑兵气的暴跳如雷。

越往西方飞,战场的声音也就越小,渐渐的森林恢复了他本来的面貌,宁静安详、开春活力乍现!

“这片土地这得多富饶啊!丞相曾说过远东这里别看冷但是真是一片宝地!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的饭锅里!以前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后来听那些猫了一冬的兄弟们一说,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放在塘沽城内,卖三块银元一锅的柴火炖草鱼,在这里那就是随手捞的野味啊!凿开冰面你一砖头下去就能捞两条上来……”

“看看这篇老树林子,这不得有五六百年的树龄了,四五个成年人合抱粗的大树有的是啊,只要运出去了那就全是钱……”

“我家那个瘸腿的表弟,在四海洋行学算账,听他说现在华族所有的大商人们都已经急红了眼,一个个摩拳擦掌等着这场战争胜利呢,为了打这场远东之战,发行的战争债券全都被他们吃光了!”

“丞相承诺过,远东一旦建国,各种行业要开辟专营制度!谁手里战争债券最多,谁有就有优先控股权啊!”

“比如说木材开发,丞相到时候就发四五张牌照,到时候就那么四五家公司能够进来赚这个钱,钢铁、煤炭、粮食、海运……各种行业都能换成钱!只要海港在咱们手里,这块宝地三年就能大变样!”

士兵们越说越激动,华族老兵特权真的不少,军队待遇高而且技术兵种还有各种福利送,尤其是这些百战老兵,都是跟肖乐天一起成长起来的,在事业草创之处华族各项生意刚启动的时候,他们就在很多商家里入了股。

整个华族战争是跟商人群体的支持密不可分的,而商人这个群体也在不停的用金钱回补给军方,双方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

华族已经越来越没有传统中国人的样子了,这个群体极具侵略性,战争在他们的心中已经越来越象一门生意了。

肖乐天知道这样的现状会造成军国主义的温床,可是他没办法,在他面前最迫切的是调动起中华民族久远的血性,被满清奴化而变得懦弱的脊梁必须要用战争再次锤炼一遍。

让华族愿战,敢战,而且能战出利益出来!民族的野性就能激发出来,这就是未来和欧洲列强争锋做必不可少的一股子国家精神。

把商人集团和军人集团捆绑在一起,这是肖乐天此生所做的最大冒险!

闲聊的哨兵们展望着未来,他们浑然没有发现就在刚刚几只洁白的鸽子擦着哆啦A梦的笑脸向东方飞去,他们更不知道这些鸽子的脚上捆扎着最重要的情报。

信鸽一路向东飞去,战场已经越来越近了,很快信鸽的视线里露出了致远号的庞大身影,当洁白信鸽扑棱着翅膀落在养鸽人的肩膀上之时,它们可不知道甲板前正爆发着一场激烈的冲突。

载淳已经上船了,垂头丧气的他迎面就遇到了怒气冲冲的项英,心虚的载淳想躲开这个师哥,可是万没想到项英大步流星冲上去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

啪!这一生脆响,打的载淳半边脸都肿起来了!

“丧门星!你知道你的肆意妄为造成了多少无畏的伤亡吗?你甚至逼迫丞相动用了最后的秘密武器!你知道不知道,这两万人不是最后的主力,后面还有敌人呢……”

咆哮的项英把唾沫都喷到载淳的脸上,小皇帝都被打楞了骂傻了,这下周围陛下的亲卫可不干了,丞相打陛下那没办法,有师徒之名分。

你项英算什么东西,也敢冲大清国的皇帝陛下伸手?你要造反啊!四十名护卫冲上去就要抡拳头。

“造反了!你项英胆敢袭君!”

“狗屁的袭君!大清国的皇帝管不到我华族官员身上!致远号上我是老大!”

周围的水兵一看对方要动手大吼一声保护舰长,一群水兵冲上去就跟载淳亲卫撞在了一起,噼里啪啦打成了一锅粥。

载淳捂着脸眼泪都下来了“我做错什么了?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们所有人都敢呵斥我!军前献计不接受,我上前线作战你们说我捣乱!我不要当你们的傀儡!”

中二病大爆发,青春期迷茫的载淳算是把自己轴在里面了,他就认这个死理儿,我是好心啊!哪怕做错了一点事,你们也不能骂我!

载淳也是在军营里摔打过的,他冲上去抽冷子就给了项英一拳,项英毕竟年龄比他大打仗的经验丰富,一侧身就躲过了这一拳,然后伸手就抓住了手腕子,往后一拧直接就给背到身后了。

项英拧着载淳的胳膊大吼道“你还不服?那么多人因为你而死,你还有理了?你脑子里装的是稻草吗?”

载淳手臂被背过身后,小脸憋的通红也不怕疼就这么硬挺着“不服!我就是不服!你有种打死我……别以为你指挥致远号你就牛逼了,早晚我会有比你这个大十倍的战舰!因为我是大清国的皇帝!我是万邦来朝的天朝上国皇帝!”

嗨……项英这个气啊!这还是个滚刀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