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8 宁古塔的消息/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斗殴双方的身份都够高了,一个是大清国没有亲政的皇帝,一个是华族军界的新星,肖乐天非常钟爱的二代弟子项英,这两人动起手来还真没人敢往史书里面记载。

肖乐天的徒弟分三种,一种属于小课堂里的偶尔教的学生,基本上就跟后世中小学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一样,我教你新知识,你能不能学会看你自己的悟性,以后人生路也得你自己走。

而另一种师徒关系就比较密切了,这属于典型的中国古代门墙弟子,师徒之间的关系更接近于父子,徒弟必须要对师傅忠诚而且一声追随效力,而师傅则必须保证徒弟的事业发展创造各种机会。

而且这种师徒关系双方是有利益相通的,徒弟没成事之前吃师傅的喝师傅的那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师傅对徒弟真可以说是跟儿子一样的养。

以后徒弟如果出息了,比师傅有钱有势力,那么师傅也不用客气直接住到弟子家里面,白吃白喝没准最后还得徒弟养老送终。

这就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师徒关系,弟子和儿子在法律意义上是平等的,都有继承权也都有供养的义务,无非就是排序先后而已。

肖乐天的门墙弟子中分两派,一派就是四天王他们为主的第一梯队,这群人现在已经手握大权属于肖乐天事业打拼的中间力量,但是他们的年龄都已经不小了,基本上和肖乐天同龄甚至还要更大。

这时候为了华族事业的百年大计,第二梯队的培养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华族各大学确实培养了一大批青年才俊,但是那只是人才培育的庞大基数,在肖乐天的门墙之内他亲自带了一批关门弟子。

这就是项英、载淳、金三顺、蔡璧暇、林震……等等一大批第二梯队。虽然表面上第二梯队的弟子里面并没有排次序,但是人们天然的会在心中有一个梳理。

众所周知,项英是龙爷的侄子,也是未来海军重要的指挥官,致远号能够交给他这就已经证明了肖乐天对他的器重,所以排第一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后来载淳出现了,以他大清国皇帝的身份一下子震住了所有人,再加上肖乐天对他的悉心照料,让所有人心中不由得暗自嘀咕,这难道就是项英的最大对手吗?肖乐天要改变人才培养的计划了。

所有表面的和谐都是假象,在肖乐天面前的恭顺掩盖不了底下的火药味,这两个二代弟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针锋相对的命运。

肖乐天要是大神的话,这些门墙弟子怎么也得算半神了,神仙打架小鬼可别掺和,主炮下叮咣揍成一团,可是掺和者却人数想当,致远号没有仗着水兵多就欺负载淳的护卫。

你有四十人,我就也出四十个,保证不多一个,而其他的水兵居然在甲板边缘维持起了秩序,看有打红眼的要把对方往海里扔的时候,赶紧过去组织。

这仗打的可就有点诡异了,看来看去总感觉憋屈的慌!

就在谁都不服谁的时候,突然舰桥上响起一个响亮的女声“你们都疯了吗!这是什么时候?大战在即你们敢私斗?都住手!宁古塔来消息了……”说话的正是蔡璧暇。

宁古塔三个字就跟有魔力一样顿时镇住了在场的人,项英和载淳同时松开手直接扑了过去“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

“懂不懂规矩!这种情报是我们能先看的吗?马上派人送上岸去……至于载淳你!还是去致远号的禁闭室里清醒一下吧!”

“凭什么!”载淳一听蔡璧暇也不帮他急的眼泪汪汪的。

“不凭什么,你爱去不去,不过我告诉你,等丞相回到致远号,恐怕等待你的可就不仅仅是禁闭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蔡璧暇扭头就走亲自带情报上岸去寻找丞相。

项英看着载淳冷笑道“以你的智商恐怕是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了!有本事就在甲板上歇着吧,看看到时候丞相怎么收拾你!”

载淳心中激灵一下就回过味来了,心说这还真不是害我,就凭我肆意妄为的罪过师傅肯定生气啊,如果回来的时候我大大咧咧的站在甲板上玩,恐怕七分的火气也得变成十分了。

要是我自己把自己给关了紧闭了,师傅一看我的可怜样子,七分火气估计就降成四分了,没错啊,这是蔡姐姐救我命呢,我得听她的。

“来人,快开禁闭室的门,把我和我的护卫都关进去,我向师傅谢罪!”说完带着一群鼻青脸肿的护卫轰隆隆的走向底舱直奔煤仓旁边的禁闭室而去。

项英冷眼看着载淳,手指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那边刚刚让载淳给挠了一条道子,这臭小子下手还挺狠。

“丫挺的,我还真没看错你,同样一句话男人说你就不听,漂亮女人说你就听?贪花好色之辈,天生的昏君坯子……呸!”项英心中暗骂,一口唾沫就吐在海里了。

与此同时走向内舱的载淳也一口唾沫吐到了船板上“姓项的,你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你有师傅撑腰,但是早晚你有落在我手里的时候……到时候老子阉了你让你当太监去!呸……”

仇恨的种子已经萌芽,后面就看时间的浇灌了。

再说蔡璧暇,上岸之后骑上快马直奔前线而去,此刻绥芬河冰盖已经大面积塌陷了,第一波进攻已经接近尾声,但是战场上的依然惨烈无比。

快马所行之处,民夫和伤兵们纷纷躲避,大街两旁的建筑物内到处都是义勇军受伤兄弟的哀嚎,野战医院已经转移到了这里,年轻的医生护士正用一条条生命在磨练医术。

“有没有医生!我兄弟被炸断腿了……求求你救救啊!”

“腿骨大面积断裂,缺损太多无法复原了……必须截肢!上一个护士来……”

“放屁,我兄弟这么重的伤,你就上一个护士来救?大夫呢……大夫都死绝了吗?”

“滚开!再敢冲击医院,立刻枪毙!让宪兵来维持秩序……你他娘的睁开眼看看,大夫有一个休息的吗?那个伤不必你兄弟更重……”

维持秩序的宪兵用枪托让情绪崩溃的士兵知道了什么是军法,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圆脸小姑娘被大夫拖着手腕就给推进了临时手术室里“你给他截肢!”

小护士哇的一声就哭开了“呜呜呜……我就是一个实习护士啊!我不敢,我真不敢啊……”

“闭嘴!别废话了,我那还有一个胸腔大出血的伤员要做手术,没工夫跟你废话……要么你就动手截肢,要么你就眼睁睁看着他死!你自己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