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4 油盐不进/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世间有太多事情很是无奈,在大清国做官一多半的精力要放在人事上面,而且不仅要消耗你的精力,也要消耗大量的金钱。

你想当个好官这是珲春的理性,也是老林服气的地方,当年朝廷割让了乌苏里江以东那片土地之时,悲愤的珲春没有干看着,他甚至拒绝接受撤军的命令,在远东和罗刹鬼的先锋干了一仗。

那是不会被载入史册的一仗,清国和沙俄都将其定位成一次边境冲突,是一次误会。那一次血战珲春才知道罗刹鬼战斗力的凶悍,三倍的兵力都啃不动对方,而对方每次反冲锋都能刺穿自己的军阵。

无论是身体素质、战术素养、武器装备……包括打仗时候的精气神都不在一个量级上,这样的仗不输等什么呢。

珲春没有让手下白白去送死,一看事不可为就退了回去不得已接受了北京条约的条款,而当时沙俄在远东的力量也很小很小,甚至连补给线都没有建立起来,自然也不会扩大事态,双方一扭头就假装这场战争不存在罢了。

大清国的百姓不知道这场小型的战役,但是宁古塔的官兵们忘不掉,这种耻辱一直存在他们的心中,珲春之后几年的大练兵也是在发泄心中的这口气,他一直等着朝廷想办法恢复失地。

“乌苏里江东面,那是咱们宁古塔的防区,他们不心疼我们心疼……”

老林哽咽着说道“可是我们一年年的等,一年年的练,结果是一年年的失望!朝廷好像把这茬都给忘记了,别说增兵加饷了,甚至军饷都给不够足数!”

“你知道最低时候给过多少军饷吗?打了三折扣啊!这够什么的!你看看我们手上的武器什么样?你就知道我们过得什么日子了……”

老林激动的拼命摇头“我们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拿什么钱去送礼?北京城那金粉之地,是我们这群关外汉子去的起的地方吗?不骑墙怎么办?没发生这次战役之前,谁他娘的多看过我们一眼?谁搭理过我们?”

“别说了……”珲春眼泪好悬掉下来,这九年的苦吃的啊,真是不堪回首,他宁可死也不愿意在女人面前丢了架子。

“吃这碗饭就得办这个差!大老爷们苦不苦自己憋心里去,管他外人说什么!只要我们每走一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雾隐大人,我们以前过的什么日子你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有这样的选择你也不会体会……朝廷毕竟是那个朝廷,我们不听也不行!如果你说我们没人心,我也认了!跟女人分辨理儿的事情,我珲春干不出来……”

“谁敢说将军大人没人心?我跟他拼了……”老林跳起来脖子上青筋直蹦,他指着雾姐弟子吼道“我们没人心?我们要是没人心会去萨林河畔阻击敌人?我们要是没人心,怎么会动用这么多军费物资,把精兵汇集到这里来?你当我们的银子是大风刮过来的吗……”

老林看着雾隐小鬼悲愤的脸上的肉都抖动起来了“不是我们不想打啊!我们真的是打不过!你也是搞情报工作的,哥萨克什么武装,我们什么武装,你又不是不清楚!”

“对面一人双马,我们全宁古塔加起来战马也就两万多匹,剩下全是步兵……人家一水的后装新式快枪,我们这还大刀长矛呢!用命填也没有这么白填的啊!”

“所以我就明说了吧!雾隐大人啊……我们手下这些兵就是我们活下去的依靠!没有了这些忠诚的士兵,到时候谁都能捏死我们!想让我们当炮灰,替你们义勇军堵住哥萨克去?呵呵,没门!”

得了,林副将算是把心里话给掏出来了,手里有一支只忠诚于自己的嫡系,这是武将生存的根基,没有那个傻子会把自己的嫡系都打光,为别人做嫁衣裳的事情只有傻子才会干。

之前珲春冲动的想在萨林河畔跟哥萨克掰腕子,可是现实给了他一记耳光,彪悍的哥萨克战斗力十足,如果硬碰硬恐怕打光他宁古塔所有的军队也拦不住。

就算拦住了又如何?到时候笑的是义勇军,哭的是自己!这种赔自己老本便宜外人的事情绝对不能干。

珲春叹息着摇了摇头“不是我珲春胆小怕事,朝廷要我的命随时拿去,但是我得为追随我的这些兄弟们考虑!我不能让他们白白送死啊!十万兄弟后面那是十万个家,十万户的生死捏在我的手里,我得负责……”

雾隐小鬼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她知道对方没有骗自己宁古塔这片地区的军情,她刺探的也八九不离十了,什么情况雾隐小鬼很清楚。

长叹一声“将军啊!我就跟你们透实话吧!这场海参崴之战我们必胜……”

关键时刻雾隐小鬼决定不藏着掖着了,他把一些能说的机密开始向外透露。

“你们知道致远号的战斗力有多强吗?210口径的主炮能够覆盖全城,所有工事都能轻而易举的撕碎……”

“四万大军全部装备最新的毛瑟步枪,纯粹都是定装弹药,射程又远,打的又准……”

“加特林的火力演示,去年您也看过,再绵密的人潮也能撕成碎片……”

“你们可知道,义勇军军火储备有多充足吗?这场仗打下一个月都没有问题……”

在雾隐小鬼的嘴里华族梦幻般的武器配置数据被呈现在了二人的面前,很多都是闻所未闻的,甚至雾隐小鬼还透露了华族有一种可以在天上战斗的军中,丞相号称空军。

信心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当珲春听说致远号在大西洋和太平洋上和异族的战斗后,当他惊讶的听说法国人都在致远号的火炮下吃了一个大亏,这名将军甚至惊愕的拍案而起。

“我为什么之前都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过我们……”其实答案很简单,华族扬眉吐气的事情满清是绝对不会宣扬的,而之前致远号的行程属于绝对的军事机密,当然也不会在报纸上公布,关外这片土不知道最新的情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盏茶的功夫,雾隐小鬼喉咙都说干了,义勇军必胜的结果摆的清楚明白,最后说的珲春和老林二人不住的点头,根本无法反驳。

可是就在雾隐小鬼踌躇满志的时候,珲春下面的话差点没气死她。

“实在是抱歉,我还是不能答应!这场仗……我们只能保持中立……”

嗨……这还油盐不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