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5 军阀也是好长官啊!/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古至今谈判都是一项苦差事,人类天生就是一种思想很难统一的生物,再加上利益的纷争就更难协调在一起了。

雾隐小鬼以为自己已经摆明了所有的道理,也把华族必胜的信息传达的足够多了,可是换来的还是对方的摇头。

雾姐这下可真是急躁了,时间就是生命,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天知道自己能不能堵住即将到来的另外三万哥萨克援军,也许在这里耽误的下一秒就是敌人冲过国境线的时刻。

“够了,够了!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实在是想不到你们为什么如此的固执!追随必胜的一方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看着我的眼睛……”雾姐吼道。

“远东那片土地这九年来天天都有我们的兄弟姊妹死去,那些罗刹鬼无时无刻不在屠杀他们!属于我们的牧场、森林、金矿、农田……已经全成了敌人的囊中之物!大青岛金矿的惨剧你们忘记了?”

“你口口声声说什么爱民如子,难道你忘记了被丢在乌苏里江对岸的那些百姓?你说你天良未泯,你说你还有一颗人心,现在告诉我你的人心在哪呢?”

一连串的反问雾姐终于激怒了珲春“够了!不是说你们必胜我就一定要把身家性命都赔光的!”

“我把话摆在明处吧!就算你们义勇军最后获得了胜利,我也不会再去阻击那三万哥萨克了……你们别把我们当炮灰!”

珲春痛苦的说道“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我们出动了,这个过程也注定是凄惨的!三万哥萨克或许不能吃掉你们,可是他们必定会把怒火倾泻到我们的头上……你想要我们死多少人?那都是我的兄弟,凭什么为你们而死……”

雾隐小鬼气的大叫起来“什么叫为我们而死?同治帝就在大海上,你以前难道没有接到过陛下的密旨吗?你们是在为我们战斗吗?你是在为你所效忠的皇帝陛下战斗!”

“那就拿圣旨来!”珲春大吼一声,两道热泪夺眶而出“想要我们送命也行!拿陛下的圣旨来,只要陛下命令我们进攻,白山黑水十万兄弟都把血撒在这里又何妨?大清朝还是有我们这一批不怕死的!”

“没有陛下的旨意,别人让我们去死……我们绝不!”珲春猛然推开房门,外面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院子里泉水热泪盈眶的亲卫士兵。

珲春伸手指着他们老泪纵横“雾隐大人啊!他们不是你们情报上的一串串数字!他们不是你们可以任意调动的棋盘上的棋子!他们更不是可以随便牺牲掉的炮灰!”

“这里每一个人都是爹妈生养的!他们有自己的家,有老婆孩子,有自己后半辈的路要走啊!活生生的人,凭什么你一句话就把命拿走!他们是我的兄弟……”

“更是大清国里为数不多最后的一点忠君报国的汉子!”

“将军……”外面的士兵哽咽一片,他们都听见刚刚的争吵了,追随珲春多年的老兵被感动的热泪盈眶。

“誓死追随将军!除了将军的命令,我们谁的都不听!”

“对!谁的都不听,就听将军的……”

人们疯狂的吼叫着,这辈子遇到一个爱兵如子的长官不容易,人心换人心血都是热的!

雾隐小鬼看着眼前的一切轻声叹息道“怪不得丞相以前不止一次的说过……未来的中国必将是军阀林立的时代!有的时候军阀之所以成为军阀,也不一定全都是因为野心啊!”

珲春没有听清楚雾隐小鬼在说什么,他只是自顾自的在发泄着情绪“现在想起我们来了!早干什么去了……如果之前你们就给我们送来毛瑟步枪,野战钢炮还有各种军需物资,这一个冬天的训练,我们也未尝不是一支强军!”

“手里有好枪,兄弟们兜里有军饷,肚子里装上点人吃的热乎军粮……要是真能做到哪一点,我们就给你们卖命一次又何妨?至少那时候面对哥萨克我们还能抵挡一阵,也不至于实力相差如此悬殊!”

“但是你们没有,现在想让我们用大刀长矛和鸟枪火铳跟罗刹鬼拼命?我们不是傻子,我们不去送死!想让我们死,那就拿陛下的圣旨出来,我珲春第一个死在冲锋的路上!其他的一切都免谈……”

这就是关上了谈判的大门,雾姐紧锁眉头心说你想的挺美,你们十万大军我们得多少军火武装?到时候还不是白便宜了满清!

至于要载淳的圣旨倒是不难,可是没有时间了!这个珲春就是吃定了我们没有时间啊!

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过后,雾隐小鬼突然一笑“将军真是好大的火气,坐下慢慢谈!我这半天也没喝口水,总得给口热茶喝吧?”

气氛稍稍缓和一下珲春冲亲卫们点了点头,自然有人去端热茶,三人退回到屋子内坐在椅子上缓着气。

雾隐小鬼组织了一下语言“将军大人啊!您好像有点误会我了,我什么时候说要您跟罗刹鬼拼命了?对付敌人的法子有的是啊!可否借您的地图一用?”

珲春和老林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能冲西墙上的地图点了点头。

雾隐小鬼大步流星走了过去“将军!我当然知道哥萨克凶狠难缠,跟他们硬拼伤亡自然是大大的!不过我可没求您和哥萨克对抗,我要您对付的目标是这里……”

说完嫩手一挥直接指向了地图上的一个城市,黑龙江的首府齐齐哈尔。

珲春和老林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雾姐眼中精光一闪咬着后槽牙恶狠狠的说道“什么意思?意思很明显!咱们带兵北上,奇袭齐齐哈尔,那就是特普欣的驻地,抓住特普欣逼迫他下命令封闭黑龙江河道!”

“哥萨克能选择的渡口没几个,到时候我们用炸药炸碎冰面,或者干脆铺煤渣,毁掉所有可以供敌人骑兵渡过的渡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