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4 神秘的援军/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指挥官以为自己已经暴露,慌乱中下达了冲锋的命令,他们企图趁东线没有完成布防先抽冷子给那些工兵们来一刀。

万万没想到,迎接他们的不是漫天的弹雨和雪亮的刺刀,而是冰雹样张眼睛的炮弹。

轰轰轰……这一溜炸,爆炸点紧随着骑兵的脚步移动,几乎是弹无虚发,没有到丙二区域,刚刚冲到丙五区域,这二百多哥萨克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高高的热气球上,哨兵眼看着大地上一溜长长的硝烟升起,就好像神灵在原野中划了一根火柴一样,火光硝烟中二百条生命泯灭于尘埃。

“怎么这么准!上帝啊,这是什么见鬼的炮兵……”被炸断一条腿的连长悲愤的在地上哀嚎,他想饮弹自尽可是没想到从义勇军阵地里冲出一群士兵,照着他脑袋就是一枪托。

“这是个军官!抓活的,送后面包扎去……关到战俘营里!哪里还有活的……抓抓抓!”

战场上的变化随时随地都传递到了项少龙的耳朵里,看着炮兵已经进入作战状态了,他深感欣慰。伸手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时间不多了,让前线的士兵们抓紧吃一些东西,敌人夜间肯定会试探性进攻的!平安熬过这一夜,后面就好办了……”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蔡璧暇的声音“报告总指挥官!丞相有密令送达!”

“快讲!”龙爷顿时眼睛一亮,蔡璧暇近走几步低声说道“丞相命令你从抽调两万精锐,在今天夜里趁着夜色掩护从海参崴上船,向北挺近到阿穆尔河防线……”

“什么?两万!丞相疯了……”龙爷当时就傻了“不行,我得去见丞相,这是乱命啊!怎么能如此胡闹……”

“义勇军总兵力只有四万,昨夜和今天一整天的战斗已经减员了一万多人,这还没算轻伤号!海参崴就剩下三万可战之兵了,丞相要抽调两万?”

“疯了,真是疯了!剩下一万轻伤号带着数千民夫作战吗?”

蔡璧暇笑了笑“这不是还给您留下炮兵了吗?丞相说了炮兵不带走,海军战舰也不带走都留下……而且随后我们还能源源不断的抽调远东的精壮百姓,让他们守战壕充数还不行吗?”

“我……”龙爷被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可是没想到后面蔡璧暇的话更让他惊讶。

“丞相不光要带走这两万精兵,还有带走你!项少龙跟随部队一起北上,这里的指挥权移交给龙侍大和尚和王怀远局长共同负责!您也得跟我们走……”

“啊?”这下不光项少龙傻眼了,指挥部内的参谋们也都傻眼了“将军都被抽调走了?海参崴不要了吗?您以后给我们援兵有什么用,我们要的是现在就有援兵,最起码得得守住最开始敌人的疯狂劲啊!”

蔡璧暇不等龙爷开口她趴在将军耳边突然嘀咕了起来,只见龙爷脸上表情如同打翻了五味瓶,眼珠子惊的都要掉下来了。

“啊?啊!啊……”

“什么?什么!什么……”

“我去!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吗?走,带我上致远号……”说完拿起军帽就往外跑。

指挥部内一群参谋都傻眼了“将军您走了我们怎么办?”就在这时候门口一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莫急,莫急!这不有贫僧和局座在吗?”

“局座您先请!”

“大和尚您先请!”

“局座为主我为副手,还是您先……”

“不不不,今夜要多多仰仗大和尚,你是主角啊,自然是您先请……”

这下指挥部彻底傻眼了,这是打仗啊!不是过家家!这二人怎么就耍开宝了?但是为什么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强烈的轻松气氛,怎么看见他俩就完全不紧张了?

后方一定出事了,而且出的还是大事!但是人们也知道,这件事密级一定非常高,能不多问还是别多问了。

日轮西沉,从大海上陆续来了很多商船,有快速的欧洲风帆货船,还有日本式样的関船,包括中国式样的硬帆船,甚至还有一艘蒸汽明轮船。

华族强大的海运能力在此刻凸显无疑,但是他们没有靠近海参崴为了保密,这些船只停泊在华族舰队的背后十五里之外,避免被罗刹鬼发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太阳彻底西沉天空中星斗密布的那一刻,这些船只冒着相互碰撞的危险开始集体向海参崴靠拢。

很快抢修的码头栈桥上就停靠了一艘艘的运输船,从上面走下来了一支神秘的援军,项少龙和肖乐天就站在码头上,看着源源不断的援军走向前线,又看着义勇军的精锐开始分批商船,两人居然相互苦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最后解决了我们大问题的居然是她!”肖乐天拍了拍龙爷的胳膊“好了,援兵的问题解决了,带着你的精锐北上吧!我也和你同去,但是我不会发表什么意见的,你是指挥官,你要负责到最后!”

啪的一声,龙爷郑重的行了一个军礼“不成功则成仁!要么我把远东交给您,要么我把自己的尸体交给您!”

“扯淡!我要你尸体干什么?”肖乐天捶了他一拳“我又不是暴君,还能容不得属下失败吗?名将不仅仅是打出来的,也是失败中摸索出来的!我不要你死,你就算输了也没事,咱们积攒实力从头再来,放心吧远东丢不了!”

龙爷感慨万千,自己真是三生有幸啊,能追随这样的领袖!真是千年难遇!

临上船的时候龙爷望向灯火通明的致远号突然问道“陛下好像还在禁闭室呢?您不去看一看吗……”

“哼!”肖乐天气的直跺脚“让他在禁闭室里冷静冷静吧!什么时候我得胜归来了,我再放他出去!走吧,我们上船去阿穆尔河……”

装满义勇军精锐的蒸汽明轮开始缓慢北上,船头肖乐天和龙爷迎风矗立,望着远方炮声隆隆的战场,他们知道哥萨克的夜袭已经开始了,热气球正在指引炮兵进行盲射。

而在不远处的阿穆尔湾内,致远号也在发射主炮,向敌人进行轰炸。而就在致远号的底舱内,单人禁闭室的牢房中,载淳正扒着门缝扯脖子吼呢。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外面打成什么样了?求求你们告诉我一声啊……”

“哪里打炮呢?让我看一眼行不行啊……呜呜呜……你们欺负人啊!不让看告诉我一声也行啊!”

没人搭理这个可怜的小皇帝,他背靠着舱门慢慢滑落坐在地上,哭的鼻涕泡都冒出来了。

“你们欺负人啊!你们太欺负人了!呜呜呜……”

注:十一长假了,祝大家节日快乐!哎……你们去旅游去游玩了,我还得苦逼的码字,心伤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