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8 色鬼果兴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万多勇士,没有一个逃跑的,其中一半直接阵亡,而另一半也都身负重伤失去战斗能力。

八里桥之后,满清再也没有打过任何的硬仗,晚清正式进入了汉人军阀时代,直至灭国!

可能是咸丰所组建的最后一支八旗劲旅抽干了帝国的最后一丝元气,也有可能是那场失败震慑了所有八旗的心,从那以后满清八旗迅速没落。

齐齐哈尔这场兵变进行的如此顺利,并非什么意外其实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那支老旧的军队早就没了脊梁骨,你还指望他能打什么仗。

当战场上所有的士兵都在考虑自己的小命,当看见战友牺牲不是想着去复仇而是先保住自己的命,满脑子都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想着当兵吃粮就是一个饭碗活计。

这样的士兵还能称之为士兵吗?也许他们还有战斗力,他们依然人多势众可是当敢战的决心没有了,那么他们也只能说是一支伪军了,没有军魂伪装成军队的一群流氓无赖而已。

更要命的是,眼下的三万驻军居然处于无指挥的状态,特普欣走之前钦点的两名嫡系战将此刻都不在他的位置上。

一正一副两名将军,副将果兴阿为主,镇守大将军府属于揽总的一把手,而二把手就是刚刚王八犊子抄家的金佐领了,他驻扎在城南大营中,手上有六千骑兵属于机动力量。

两人都是特普欣的嫡系是他最信赖的手下,齐齐哈尔交给他们手上自然是放心的。

可是特普欣没想过一个问题,对他忠心可不代表能力十足啊,这两个人各有一个最大的人性弱点。

果兴阿好色,极其好色每日无女不欢;金佐领好渔猎,一天不打猎去就浑身痒痒!

就这两个人驻守城池不出乱子才有鬼呢,当城中兵变发生之时,金佐领正在城西二十里处的山林中打猎玩的不亦乐乎。

而果兴阿更牛逼,他甚至摸上了大将军身边的一个丫鬟,一个在书房磨墨铺纸的小丫鬟。

大将军的老婆妾室,他果兴阿肯定不敢动,但是一个府里的丫鬟不值二两银子的,可就没这个忌讳了,玩腻了一丢也就罢了,就算让大将军知道了,他特普欣也不会为一个丫鬟就跟嫡系翻脸。

就在老林等人发动兵变之时,果兴阿正藏在大将军府书房内在丫鬟身上使劲呢,狗男女在床榻上大战了三百回合,中间还用了不少烈酒和药物助兴,两人已经成了疯子。

当城内一片大乱之时,果兴阿居然什么都没有听到他满眼满心全是眼前刚勾搭上的女人了。

“爷啊……使点劲……舒坦真舒坦……和我一屋子的春桃得了夫人的赏,一根金簪子可馋死我了……”

“心肝啊!你只要伺候好爷,别说金的了,玉的爷也给你卖……来来来,再换个花样!”

就在两人淫笑声中准备换个花样的时候,将军府大门外响起了凄厉的吼声“有叛军进城了!快禀告果大人啊!有人造反了……”

“胡扯!光天化日之下怎么会有人造反?是不是有土匪进城了?哪里来的绺子这么大胆?估计是血海深仇来寻仇的……”

报信的士兵一脚踢开挡路的门房“扯你妈的淡……都喊出清君侧诛杀特普欣的口号了,还土匪呢?是珲春的兵进城了……”

“啊……”这下人们可炸锅了,这可是想破脑袋都没想到的事情啊,珲春大家都有耳闻,宁古塔将军吗,最固执的一个人了,但是对大清国的忠心那是没话说的,这种人造反谁信啊。

可是不由得他们不信,远处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他们也隐隐听到清君侧的吼声了。

“乖乖啊!我明白了,这不是要造朝廷的反,这就是造咱们的反了!珲春这是针对咱们将军来的!快通报果大人……”

上哪里找果兴阿去?谁也找不到了,将军府可不小,前后分办公的地方还有内宅,百十来间房子谁知道果大人藏在哪里了?没准都出门玩女人去了吧。

一群士兵在各院里来回的串,扯着脖子吼大人的名字,他们哪里知道吃多了助兴的药,抽足了大烟、喝够了烈酒的果兴阿已经成了半个疯子,抱着女人正翻天覆地的折腾呢。

“果大人……果大人您在哪里?乱兵进城了……”咣当一声书房的门被撞开了,四五名士兵冲了进来。

这一看可就傻眼了“我靠,将军大人这么会玩?”谁都没想到果大人和那个小丫鬟居然摆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出来,简直堪比杂耍演员了。

究竟摆了一个什么姿势,最后居然臊的大头兵都不好意思说了,这在战后居然成了一个满城探讨的热门话题,可是讨论了两个月也没人猜到究竟那是一个什么姿势。

反正最后见过这场活春宫的士兵谁都不开口,但凡有人问都臊了一个大红脸,甚至还有把隔夜饭给吐出去的。

能把军营里脸皮厚过城墙的厮杀汉臊的不敢开口了,可想而知当时场面有多‘惨烈’了。

果兴阿被手下人撞破好事,气的哇哇乱叫“该死的混蛋,谁让你们进来的!老子砍你们的脑袋……”说完盘子碗筷什么的就全都扔了出来。

四名士兵被砸的抱头鼠窜“大人息怒!有叛军进城啊!”

“胡说,好好的日子哪里有叛军?你们吃屎吃撑了吧……”

“大人啊!是宁古塔将军珲春的兵,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正满城杀人呢!您快点兵下命令吧……”

生死攸关之时,士兵也顾不得上下尊卑了,冲进去就给果兴阿的身上套衣服,顺便还用冷水泼他的脸,最后可算把这个半疯子给弄清醒了。

“嗯……嗯!你们刚才说什么……”醒过闷来的果兴阿裤子还没提上呢就往外跑,可是这时候已经不用士兵回答他了,远处清君侧的吼声已经隐隐传来。

“哎呀不好!还真有叛贼……来人啊!”

四名士兵大吼一声“道!请大人下令,我等护着大人出去杀贼……”

“放屁,护着我往后宅走……我我我……我先去聚兵,聚拢大军然后和这些叛军拼命!”

我靠!四名亲卫差点背过气去,心说我们找了你半拉钟头了,最后你来一句要逃跑,你真要脸啊!

果兴阿拔腿就要逃,被窝里用棉被护着身子的小丫鬟急眼了,她也害怕叛军啊!一咬牙把棉被一掀光溜溜的就冲了出来抱着果兴阿的大腿就哭。

“大人救我啊……别留下奴家给叛军糟蹋,带着我,带着我啊!”

拔屌不认人,说的就是果兴阿这一号的,睡完了你那还管你的死活,你一个贱婢被耽误大爷我战略转移。

“滚!去你妈的……”果兴阿抬脚猛踢,把小丫鬟直接踹到了墙角,太阳穴撞在柱子上一片殷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