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9 强攻将军府/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特普欣的手下,就算再废物至少驻守将军府的这支卫队还是有战斗力的,五百多的卫队士兵一半为私军,都是特普欣的亲眷子侄,而另一半也是各地方部队抽调上来的精锐,平日里银子喂的饱饱的。

不喂饱了不行啊,毕竟特普欣的老爹、媳妇、儿子、妾室什么的可都在这里住呢,他们就是用来保护自家家眷的。

当林副将的队伍冲到大门口的时候,手忙脚乱的将军府护卫正关门呢,隔着门缝下人一看这群如狼似虎的杀神,吓的妈呀一声赶紧上紧了门闩。

三米高的围墙后面摆满了高矮不一的桌椅板凳,守军攀爬上去依托围墙当掩体举枪就射。

啪啪啪……墙头上白烟四起,那声音无比熟悉“是斯宾塞!特普欣这家伙手里也有这样的快枪……”

还是托了武器走私的福,现在关外的武器黑市上各种西方兵器数不胜数,虽然这里的精品很少也很贵,但是特普欣可不差钱,他把持着整个黑龙江的关防,日进斗金都不为过。武装自己的亲卫他还是舍得花钱的。

“分散躲避……火力压制!”老林大吼一声,五百多士兵纷纷在大街左右的商铺和门楼里躲避,双方火枪打的又密又急。

斯宾塞重在射速快,而毛瑟步枪精度高,表面上看将军府一方好像占优,但是从伤亡率上比较还是宁古塔私兵们战果丰厚。

城里的百姓那见过这场面啊,能逃的赶紧往城外跑,实在跑不掉的就躲在家里不敢动弹,谁家媳妇闺女长的漂亮,赶紧用锅底灰抹脸啊。

尤其是将军府周围的这群百姓可算是倒了霉了,一家子正躲在厢房里瑟瑟发抖呢,就听大门外突然一片枪声大作,吓的他们脸都白了。

“射击,射击!压制住敌人的火力……”

“缺心眼的,冲进民居去,上房顶开火,居高临下不懂吗?”

咣当一声,破烂木门被撞开了,一队杀气腾腾的士兵冲了进来,满屋子乱闯乱搜。藏在厢房的一家四口彻底绝望了,女主人抱着闺女,老爷们抱着儿子,四人躲在北房的炕头上,拼了命的往墙角上挤。

“当家的,坏了!贼进屋了……”

“别怕,要死也得踩着我的尸体死……”男人捏着一把菜刀护着家人,而媳妇手里捏着一把剪子对准了闺女和自己的心口。

“当家的你放心,我们娘俩宁死也不能让他们糟蹋了!”关外的女人就这么刚烈。

咣的一声,北屋的门就被踹开了,两名士兵冲了进来。胆怯的男人鬼叫一声端着菜刀就往前冲,结果在炕沿边上就被绊了一下一个狗吃屎就扑倒在了地上。

“呜呜呜……大王爷啊!家里有什么值钱的您随便拿,求您别害我一家性命啊!您积德啊,求您积德啊……”说完就磕头。

“放屁!爷不稀罕你家的这点破烂!我就问你,你家房子盖这么高干嘛?梯子呢?给爷我找梯子来!”

哎呀一声,四口子全都松了一口气,女人的手一哆嗦剪子就掉床铺上了,再看她的胸口已经被刺了一个小小的伤口,鲜血殷红了棉花。

原来兵大爷不要钱,也不要女人,人家要梯子啊!这是什么毛病?可是也不敢问,能保住性命就行。

“就在这呢,大爷我给您扛梯子去……”刚跑到东厢房男人突然一咧嘴就哭了“呜呜呜……我他娘的真是傻啊!昨天梯子让隔壁张哥给借走了……”

“哎呀!我操!你敢耽误我们军情,我杀你全家!”说完刺刀就举起来了。

“别杀我!我有办法……”人到生死攸关的时候也顾不了许多了,只见他快步跑到墙根,脸冲墙头屁股冲外,猫腰对着私兵喊道。

“踩着我肩膀上!搭人梯……”

打头的私兵一拍脑门“我虎啊!怎么早没想到搭人梯!兄弟们相互配合着,人梯上房!”

嗖嗖嗖……一道道身影攀爬上房顶,就地卧倒射击,毛瑟步枪啪啪啪的打的对面一片哀嚎。

围墙有三米,民房足有三米半,这下子高度优势一下子就回到了宁古塔私兵的手里,再加上毛瑟步枪精度非常高,就这一轮射击就扫倒了十多名守军。

将军府内惨叫声不绝于耳,特普欣的二管家急的跳脚骂街“果兴阿呢!这王八蛋跑哪里去了?我日他妈的,将军养着他吃,养着他喝,还养着他玩女人,你丫的关键时刻不见人影!”

“守住!都守住啊!大将军待你们不薄,得有人心啊……”

地上正捂着肩膀伤口的一名私兵,正是特普欣远房的表侄,他可不会客气“别号丧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喊这个有个屁用?”

“抬银子出来!给大伙分……现在这口气就不能泄!必须要守到金佐领进城!大家放心,金佐领的骑兵一旦进城,这群王八羔子一个都活不了!”

“对对对,抬银子!快抬银子去……派人出城去通报金佐领啊!关键时刻他不能也找不见吧!”

将军府一片大乱,在最需要人指挥的时候却没有一个高级军官能够统筹全局,所有军官都只能管理自己手下的这一点兵,唯一能协调全城防务的两名高官,一个从后门逃跑了,一个还在打猎。

晚清军务松懈废弛到何种地步,这场仗算是全给暴露了。

大管家一溜小跑进了内宅,看见特普欣的老爹就跪下了,满脸都是泪啊“老太爷啊!呜呜呜……前门快顶不住了,咱们的兵是一排一排的死啊!”

“侄少爷说了,快拿钱啊!赶紧开内库,提银子分啊!不然兄弟们真顶不住了……”

特普欣的贪婪那就是从他爹哪里继承来的,一脸黑斑的老头子又气又怕还小气,他哆嗦着手骂道“这还有王法吗?还有王法吗!我让他们来杀,我看他们谁敢动我!”

“珲春啊!珲春……你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大清国朝万万年,你一个小小的宁古塔将军就敢造反?天也得收走你……”

管家一拍大腿“我的老太爷啊!您别讲古了行不行?都火上房了!先顾眼前吧,老天爷的事情随后再说……”

老头知道今天不掏钱是不行了,可是他真心舍不得啊!哆嗦着嘴就是说不出那句话,就在此刻一名下人风一样跑了进来“不好了,侄少爷死了!被人一枪给打碎脑袋了……”

“啊!”老头眼睛一黑临昏迷之前总算说了一句人话“开内库……分银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