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4 城门大屠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队人马先后返回到老林身边,检查尸体的一队报告没有发现养鸽人的尸体,并且带来了一个情报,将军府一共三名养鸽人负责鸽子房,尸体里一个都没有发现。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老林欣慰的拳头捶打胸口舒缓着心中的郁闷。

“报告大人,后门观察哨谨遵大人令,所有家丁下人打扮者,还有衣服华贵的内宅人等,都抓住了,一共八人分辨过后没有发现养鸽人!”

“嗯?你们也没发现!这说明养鸽人还在府中?搜,给我速速搜索……”林副将兴奋的跳了起来“只要没跑就是好的,只要还在将军府里,我们就能给他揪出来!”

就在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张爷爷开口了“慢!现在最紧要的不是找养鸽人,而是控制四门!”

“大人,南门现在已经在我们手上,但是东西北三门还大敞开的,现在我们是趁乱占了便宜,但是别忘了城外还有一个金佐领,他可不是白给的!”

“齐齐哈尔的骑兵队就在他的控制之中,骑兵一旦进城诸位火器再厉害也讨不到便宜去!”

老兵满脸急切的说道“大人听我的,您派遣精锐赶紧控制四门,二话不说先用沙袋土石堵住,能守几天就是几天……那几个养鸽人只要没离开大将军府,我就有把握给您搜出来!”

“哦!你有办法?可敢下军令状……”

“有什么不敢的!我这把年纪了,早就活够了,死了就算我报销皇恩了!”

“好!你有担当,我也不会亏待你,总会送你子孙后代一个富贵平安!来人啊,分兵九百,兵分三路控制其他三座城门,路上遇到敌军……杀无赦!”

私兵就是将军们豢养的杀人机器,他们从来不想别的每日就是操练军阵和武功,在如此混乱的时刻,这群人依然能够在瞬间完成队伍的分配重组,三百人一个突击队向着预定的方向冲杀而去。

这一路真是人挡杀人魔挡杀魔,涌入城中抢水的那些乱兵根本就没带什么武器,九成都是端着大刀长矛,怀里揣着从老百姓家中抢来的财物,根本就毫无战意。

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他们毕竟是毁坏军营栅栏私自冲出军营的,能带出长矛大刀就已经不错了,至于那些珍贵的火器包括火药铅弹,都锁在库房中没有长官的命令谁能拿的出来。

这就造成了面对宁古塔私兵完全无法抵挡的悲惨结局,一群只知道抢劫的披着狼皮的羊,而另一群则是目的明确武装到牙齿的东北虎,双方碰在一起结局毫无悬念。

一群又一群的乱兵被冲散斩杀,惊恐的士兵又装散了身后的友军,混乱就跟病毒一样迅速扩散,这时候再没有个高级军官稳住阵脚,一边倒的屠杀正式开始了。

战后统计,在大街上战死的士兵,几乎有八成都是伤口在背后,也就是说这些士兵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人从背后射杀或者砍翻,真正有组织的抵抗完全没有。

就算偶尔有几个被杀红了眼的强悍士卒想要反击可是配合他的人寥寥无几,往往都是三五个人绝望的反扑随后就被私兵的弹雨象射野兔一样的打死在地。

“冲上去!城门就在前面!攻占西城们……就地设防!”

“东城门就要到了,加把劲关闭城门,齐齐哈尔就是咱们的了……”

“北门,快看北门下面有大鱼……那一群人簇拥的绝对是大鱼……”

三支队伍几乎是同一时间赶到各自的进攻目的地,唯独黑狗和二驴子跟随的北门进攻队伍最幸运,一下子就堵住了一条大鱼,那名正在整队的半疯将军,果兴阿。

“那是果兴阿!是特普欣留下的最高长官,抓住他就是最大肉票啊!兄弟们杀啊……”三百多人潮水一样的扑了过去,一个个吼的面红耳赤。

眼下果兴阿已经在北门集结了七百多混乱的士兵,他也知道这些乱哄哄的士兵没有什么战斗力,所以没有贸然进攻想要聚集至少一千人左右再回援将军府。

可是没想到这些叛军如此猖狂,才三百多人就敢冲锋!

“气死我了!兄弟们杀退这些叛军,就这么点人我们再失手,可就对不起将军的恩情了!给老子我冲啊!”

如果今天果兴阿喊一句跟老子我冲,也许战局就改变了,可是给老子我冲怎么听也怎么不带劲。

手下稀稀拉拉的喊杀声根本就没有气势,冲出来的队伍也散乱的如同觅食羊群。

再看宁古塔私兵,一个个满面红光,身上的血腥味顶着风能飘出三里远“兄弟们,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打仗!丢手雷炸……”

嗖嗖嗖……冲在最前面的私兵一口气丢出去八十多枚甜瓜手雷,本来就不太宽敞的大街这下可炸开了花。

轰轰轰,硝烟四散,弹片飕飕激飞,对面的士兵跟稻草人一样被割破身体,士兵一片又一片的倒在血泊之中。

血腥味顿时一浓,紧接着私兵们如暴怒的老虎一样杀人硝烟中,果兴阿就看灰色的烟尘中到处都是晃动的身体,刀锋破空的呜呜声不绝于耳,绝望的哀嚎喊的人揪心。

片刻功夫,杀神一样的私兵就从长街上的硝烟团中冲了出来,当头一个浑身都是血浆,手中太刀高高扬起,上面的血珠迎风四溅。

“果兴阿!你纳命来!”

“快保护我!”果兴阿一把抓住身边看傻了的护卫直接拖到了面前,太刀噗嗤一声直接来了一个开膛破肚。

“我的妈妈啊!这不是人,都是杀神……地狱来的杀神啊!跑……”剩下的士兵根本就不敢抵挡扭头就从城门洞里往外冲,人们相互拥挤着痛恨爹妈没给多生两条腿出来。

冲过来的宁古塔杀神们,一看人群已经拥挤成了一个大疙瘩,二话不说举起毛瑟扣动扳机就跟猎杀鸡鸭一样射穿对面的身体。

尖锥子弹高速旋转着每一发都能穿透三个士兵的身体,死士堆在狭窄的城门洞中更堵塞了逃命的路。

他们已经丧胆了,明明人数远超对方,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回头,他们宁可把后背对着这群杀神祈求老天爷保佑,也不敢回头冲杀一阵。

没有军魂的军队,不过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罢了,被屠杀就是他们的宿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