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7 满清的法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坂本龙马真不愧为日本最先开眼看世界的第一批人,他们思想豁达、目光深邃、而且善于吸收新的知识,面对贤达者绝无丝毫的高傲架子。

对满清,对西方,对中原文化甚至对肖乐天那些离经叛道的思想,坂本龙马都不会带着成见去选择性的学习,他都是包容并蓄以海纳百川的精神去接受这些思想。

他的这种性格和肖乐天非常接近,所以他两人也能聊到一起去,坂本龙马这种性格属于天生,而肖乐天这种性格则是前世生生被网络环境给影响的。

经历过网络知识大爆炸时代的人,眼界肯定比古人宽阔的太多太多了,知识面繁杂但是都不精,而古代精英都属于专而精的人才。

肖乐天能遇到一个如龙马君这样不挑食,什么思想都愿意接受的古人还真不容易。

由一个扶桑人来给载淳讲解中原的故事,别说还真的很合适,以第三方的立场来说话,甭管怎样至少载淳觉得很中肯。

要是王怀远、项英这些人过来说同样的话,那么小皇帝可就只能认为他是来挑衅了。

“不可否认,中原文明自唐朝以后尚武精神就逐渐呈现一个缓慢下降的趋势,宋朝自不必说,元朝属于蒙古人的政权,而明朝初年曾经有一次小井喷但是随后又渐渐的衰落下去,并最终败于清国之手……”

“尚武精神的逐渐消失原因很多,丞相没有细说我也无法给陛下您解答,但是丞相还说了,社会尚武精神的衰弱并不代表汉人精神中不希望有胜利!”

“与之相反的是,中国人大一统的思想根深蒂固,开疆扩土是衡量一名帝王是否为圣的重要标准!”

“尤其是西域!这片土地承载了汉人无数的梦想,因为汉朝和唐朝这两个顶级中原王朝,都曾经经营过这里,在文人士大夫的心中能否经略西域已经等同于王朝是否顶级的最重要标尺!”

“而这一切,没想到在你们满人的手里实现了!西域、关外、蒙古、西藏……这一系列汉人从未想过的庞大土地,居然出现在了同一副地图里,大清寰宇图真可谓是满人武力值的巅峰!”

“汉人千年来的梦想,被你们满人圆满了,儒生集团又怎么能不吹捧?再加上清朝对儒道释三教的推崇,这更为你们的执政增添了不少的加分,这其实就是满清能够以异族身份统治中原这么久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小皇帝有点傻眼了,他如饥似渴的倾听着每一个字,这都是任何儒家老师都不会教给他的真道理,这才是干货呢。

“也就是说,满人统治中原,大清朝的法理正统性在哪里呢?一个是尊儒,和士大夫们共天下,这样控制舆论喉舌的读书人自然就会吹捧满人江山的正统性!”

“而第二个就是,想让人吹捧也得有可吹捧的干货啊!而开疆扩土满足千年来汉人情感深处的这种虚幻欲 望就是吹捧的噱头干货!”

“好了,现在你明白了吧?大清国满人执政的正统性来源就在你们自身的武功上,而文治这东西天生就是汉人的,你想学也学不来照猫画虎总是缺三分精神!”

“现在你懂了吧?对***国来说,武功就是你们安身立命的根本,当你们失去这一天然的属性后,请问你们的执政根基还剩下什么?跟汉人抢文治功夫吗?”

“和欧洲人的几次交手,大清都败了,索性一直都是小规模的冲突,加上中原地方广阔民众消息闭塞……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地方都不知道朝廷跟洋人打过仗呢!所以朝廷还能瞒下去,继续维持着老大帝国的一丝威风!”

“而这威风最怕的是什么?就是一场连绵不断的大战,尤其是外战!一旦输的尽人皆知,那么你们安身立命的根本可就彻底破了!到时候你们如何统治汉人呢?”

“所以,陛下您的额娘您的皇叔,宁可认吃亏了,选择在谈判桌上退让也绝对不挑起旷日持久的战火,根源就在这里!因为战争一旦扩大化,这消息他就封锁不住!如果让田间地头的老农都知道大清国输了,打不过洋人了,请问你们的执政根基还要不要?”

载淳都听傻了,他没想到一份情报居然引出这么大的一个话题出来,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一个陌生领域,一个根本就不会有人教他的隐秘专业。

“呵呵……”坂本龙马冷笑道“如果当年朝廷不低头,结果是什么?关外走私网以及朝廷集体腐败的新闻就会满天飞,大江南北从东到西弄的天下尽人皆知……”

“沙俄会不断的侵扰边境,让全大清的百姓都知道满清江山已经不保了,而且他们还会把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历次丧权辱国的条约全都公之于众!”

“你不要忘了啊,我的陛下!曾国藩那时候可已经成势了!他身上可吸引了无数汉人的目光,多少人打着给他批黄袍的念头!”

“如果那时候满人爆出惊天丑闻,请问陛下民心会流到哪里去?还不是汉人哪里去!这样一比较,百万平方公里土地换一个汉人隐患消除,也就在清理之中了!”

嘶……载淳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整个人全傻了,真实的政治居然严酷到这种地步?所有人的算计都如此之深,所考虑的方方面面居然如此之广!

甚至包括天命、法统这些高大上的名词,师傅居然给扒的如此直白浅显,这纯粹就是把一切神秘光环都粉碎,然后把那颗丑陋的核心放在了你的面前。

那一刻载淳甚至看见了肖乐天的坏笑了,仿佛他在嘲弄的说道“你想要的答案就在这里,你们所信奉的天命轮回、法统纯正其实不过就是这些东西罢了!扒掉愚民的光环,你们还能剩下什么?”

“这……这是师傅让你告诉我的?”载淳问道。

“不!这是我自己想告诉陛下的……和您猜测的完全相反,其实这些知识丞相并不想让你知道!因为你年龄不够,太早接触这些事情根本就没有好处!”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情报,恐怕我也不会告诉你这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