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8 载淳问道/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古世纪政权的稳固,离不开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舆论的封闭,户籍制度绵延中国数千年,百姓已经被锁定在本乡本土,他们受教育程度非常低,不仅没有报纸电视等媒体,甚至他们中九成以上的人都不识字。

法律规定民众不可随意离开家乡百里,那么他们的世界也就只有那一县或者干脆就是一乡一镇而已,外面的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一个神话。

封闭而又愚昧的社会中,人们接受信息的途径只有两种,一个是官方的旋转,县衙会定期的发布一些朝廷的政策,比如减税了,皇上大婚了,皇上寿诞了,大赦天下了……诸如此类。

你指望朝廷自曝家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第二种接受信息的途径就是口耳相传了,那些游方的僧人,远路的客商还有走街串巷的小商贩们,包括乡亲嘴里的那些走南闯北的本事人,他们嘴里的世界就构成了民众幻想中大清国的样子。

说来也可笑,走南闯北这个词在中国词汇中都是中性偏上的,这是对民间那些有见识人的一种尊称。

在古代如果你什么功名都没有,也不是大地主,但是你有幸走南闯北过,哪怕只是经历了五六个县,你在本乡本土也可以算是本事人了,就连各村镇的小地主们也得高看你一眼,红白酒席上,这种人要坐主位的。

由此可见,中古时代中国民间的封闭程度了!

因为封闭,因为愚昧,所以朝廷才可以随便遮掩那些丑事,因为他们知道就算京师都被攻破了,这消息也很难传递到全国去,更不会传递到民间,老百姓其实就是一群睁眼瞎。

朝廷所要做的就是控制好读书人的嘴就可以了,只要田间地头那些读书秀才和养尊处优的举人老爷们不乱说话,只要他们还说朝廷的好,那就可以了,那样大清朝的江山依然是稳固的。

罗刹鬼靠谈判桌割走了远东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抱歉,这都已经割走了十年了,其实中原的百姓根本就不知道,甚至他们都没有一个远东的概念,更不知道那些领土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如果满清是和罗刹鬼正式开战,调动全国的资源和力量进行国战,那么这个消息就隐瞒不住了。因为一旦战争爆发,各省、各府、各县、各乡村都要动员起来,征兵纳粮收缴牛皮打造铁器,包括集中民夫。

全国都得动起来,资源从每一个村庄向上集中,这下消息可就隐瞒不住了,全国上下数亿百姓就全都知道了这场战争,那么期待最后的胜利也就成了人心的必然渴望。

但是满清能打胜吗?答案很模棱两可啊,已经恐洋的满清真的敢和罗刹鬼拼命?万一输了呢?朝廷的脸面那就丢尽了,满清执政的根基也会相应的松动。

坂本龙马掰开了揉碎了把这道理一点点的给同治帝灌输,本来就聪明的载淳脑子随便转转弯也就明白一切了,他的双拳紧攥屈辱感涌上心头,脸色涨红无比。

打铁要趁热,坂本龙马知道火候已经到了,这块生铁已经被烧软,最后一根楔子终于落下。

“哎……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崽卖爷田不心疼!世间的事情也都逃不过一个因果去,被飞贼控制的那些官宦人家的妾室,如果不是贪心要偷大家的财物,她也不会引来外鬼……”

“同理!如果没有奕山他们所搞出来的贪腐走私集团,那么他们也就不会和罗刹鬼搅合在一起,也就不会有把柄在对方手中,那么在谈判桌上朝廷也不会如此的被动!”

“这江山毕竟不是他们的啊!毕竟不是他们的啊……”

“哈哈,哈哈哈……”载淳笑,笑的悲凉无比“别说了,法师所讲我已经都懂了!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朝局这盘棋真的够复杂,我本以为已经做好了入局布子的一切准备……”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人家连最基本的规则都没有告诉我!我就是一个傻子,将来坐上龙椅也是一个被架空的傀儡!”

“如果没有这次远东之行,如果没有海参崴这场战争,奕山和特普欣他们的秘密是不是会永远隐藏下去?”

坂本龙马点了点头“是的,不仅现在会隐藏下去,未来史书上都不会有片墨落纸!”

砰的一声闷响载淳一拳砸在桌子上“好啊!都是忠臣啊!大大的忠臣……我可以想象的出来,假如我不知道这一切,我傻啦吧唧的坐在龙椅上亲政了,看着他们一个个都是忠臣相,我还满心想重用他们呢……”

“哈哈哈……可是他们心中指不定怎么嘲笑我呢,把我这个傻狗糊弄的在墙头上来回跑,千古骂名我来背,他们下面得实惠!这就是我的臣子?好好好……”

载淳一边笑一边流泪就如疯子一样“都是戏子啊!都是名角儿啊!大殿之内三跪九叩,嘴里万岁喊着,忠心耿耿的话说着……演的怎么都这么像?全都是四九城的名角儿啊!一群臭戏子……”

悲愤载淳一把抓住坂本龙马的手低声说道“法师教教我!求您慈悲开示,求您指点迷津……只要我亲政了,北京雍和宫就是您的!我封您为国师,只求您帮帮我啊!”

“我现在真的是不知所措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坂本龙马心中涌出了一阵悲凉,这也是皇上?这就是百姓眼中的天子?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可怜人罢了,就这么一个苦差事怎么历朝历代那么多人都要去抢呢?愚痴啊!

“陛下不说我也会为陛下出谋划策的!我已经被丞相废除在权力体系之外了,虽然我现在依然能守在丞相身边参政议政,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我此生封爵无望,这就是丞相对我的刑罚……”

“我可以特赦你啊!我亲政之后就是大清国的皇帝了,我可以重用您!大师如果还俗那就是朝堂上的重臣,贵族中的显爵!如果您不想还俗,京师道场您随便挑!我供养您……”

“罢了,罢了!就算我欠陛下这段因果吧!谁让你我有缘呢,我就好好的扶您上马!”

坂本龙马凑到载淳的面前轻声说道“我先送陛下一句话,您这些天就好好参透他!”

“务实不务虚!要权不要名!切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