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 江防/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炸碎冰面并不算完,还需要士兵驻守,因为现在的天气依然非常冷,半夜的温度依然能达到零下十多度,炸碎的冰块其实根本不会融化,反而会因为寒冷的天气而在此冻结。

义勇军就算财大气粗也没有那么多的炸药可以浪费,后续可就需要预留下的守军忙活了,砍伐树木燃烧黑炭,并就地取材挖掘松散的黑色腐殖土。

每天清晨开始,数百人忙碌一天在冰层上覆盖大量的腐殖土和木炭,借用黑色去吸收太阳的能量,加速冰面溶解。

不敢奢求和大自然对抗,只要保证炸碎的冰面不要快速冻结,到时候敌人无法安全渡河就足够了。

轰轰轰……沉闷的爆炸声在肖乐天身后响起,听声音距离足有十里之遥可见这些烈性炸药的威力了。

“幸亏这次采购了大量的诺贝尔公司的炸药,否则以过去黑火药的威力咱们还真解决不了这么多的冰面……”坐在肖乐天身边的龙爷放下地图低声说道。

“是啊!为了远东这场大战,华族军火库中一万两千公斤的工程炸药和雷管都被送上来了,要是这样还挡不住那群哥萨克……我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肖乐天罕见的流露出一丝疲态“龙爷啊!奄美大岛咱们围困了上万的沙俄军队,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围困而不是强攻吗?”

“是因为我们现在的军火库存已经见底了!三年积攒的军火几乎耗尽,美国人给咱们的军火价格已经涨了三倍,个别物资甚至有六七倍的上涨……该死的!这个国家就会发战争财!”

“龙爷啊龙爷!别让我失望啊,如果你们真的输了,我可真的变不出来物资了……不瞒你说,现在从海上补给过来的子弹和手雷,其实都是从奄美大岛作战部队的手上拆借过来的!司马云、野平太他们现在只能维持18个小时的火力输出,打光子弹可就得拼刺刀了!”

嘶……龙爷倒吸一口冷气,他知道这场战争消耗了太多的财力,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如此之大,连家底都扫光了。

“不……不至于如此吧?奄美大岛只能维持18个小时的火力输出了吗?”

“那还只是低强度的战斗,如果是发起主动冲锋能维持十个小时就算烧高香了!”

龙爷双拳紧攥咬着后槽牙说道“请丞相放心,阿穆尔河属下必定给您守的死死的!六个主要渡口我不会放一兵一卒过河!现在最让人担忧的还是雾姐和珲春那边,就怕他们出意外啊!”

两人的目光一致向西方望去,越过阿穆尔河,越过乌苏里江和绥芬河,沿着连绵起伏的群山和茂密的原始丛林一路向西方而去。

黑龙江畔最大的边关重镇瑷珲城内,俨然成为了整场战争新的阵眼,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将深刻改变整个远东的地缘政治。

西北风呼啸,山林中的残雪被冷风吹起,一个个小冰渣卷在风雪里湿漉漉的往人们的身上扑,这种倒春寒的天气是关外人最讨厌的了,有过寒冷经验的人们都知道,干冷不怕最怕的就是湿冷。

再暖和的毛皮和棉袄被水汽一熏保暖性就会大幅下降,阴冷的风从每一个缝隙往衣服里钻,冻的人五脏六腑都要结冰了。

瑷珲城南十多里处有一座市镇叫做神安岭,这是两山相交的险要之地,北面是嘎而楚山,南面为托列尔哈达山,都属于大兴安岭的支脉。

一条小河紧贴着神安岭一路向北注入黑龙江,最靠近瑷珲城的哨卡就驻扎在这里。

要按照往常,这种道春寒的天气,守军是死活都不会出来站岗巡逻的,可是今天不行黑龙江将军特普欣发了神经病非要在瑷珲城里常驻了,这可就苦了这些祖宗兵们。

“妈了个巴子的,什么鬼天气,都开春四月了还刮西北风……奶奶的,大冷天的不进屋烤火去,还要巡逻?巡逻你奶奶的腿啊……”

一队五人的小队正沿着主驿道开始巡查每一个 岔路口,这些岔路有的通向小村镇,有的通向林场,有的干脆就是猎人们经常出没的小路。

按照规矩他们应该是每天都进行巡查的,因为这条古驿道是瑷珲通向齐齐哈尔并连接盛京直奔关内的最古老驿道,战略重要性自不必提了,保护商旅的安全也是他们的义务。

不过规矩是老的,人是活的平日里这些懒鬼谁爱走这些鸟不拉屎的小路,有这闲工夫去哨卡烤火喝酒,盘剥一下来往的客商这是有多好。

“都怪特普欣,没事你在齐齐哈尔吃香的喝辣的玩女人去呗!跑瑷珲来闹什么骚,你在城里舒舒服服的住着,我们却倒了八辈子血霉……”

“行了,都少说两句!没听说宁古塔那边闹罗刹鬼吗?跟义勇军打的头破血流的,特普欣不上这守着来,还能去哪?江防一旦有闪失谁担待的起?”

被呵斥的士兵一口唾沫就吐到雪堆里了“呸……狗屎!他还看守江防?妈的罗刹鬼就是他放进来的,当老子我不知道啊……”

正骂的起劲呢,突然打头的老兵一摆手示意所有人都噤声,然后整个人跪在地上耳朵贴在雪面上仔细的倾听。

“不好!南边有马蹄声!看样子数量至少在二百以上,甚至更多……”

“该死的,南边是老林子啊!额娱尔河那边就几个破村子,怎么会有这么多马匹……”

在老兵的眼中地面残雪上的冰晶都开始跳跃了起来,这说明马队正快速接近,正南方根本就没有大路,额娱尔河跟托列尔哈达山之间都是原始老林,村落稀少而且规模特别小,除了猎人经常出没之外根本就不会有人选择从这里过马队。

“不对劲啊!真不对劲!就算是走马队也不会在这条小路上奔跑,这也太不爱惜马力了!造孽啊!”

正骂着呢突然一名小兵手指着远方山路的拐角处大吼一声“妈呀!真有马队……还他娘的都是带家伙的,别是哪处的绺子过不下去了,出来明抢了吧!”

“狗屁,你再看仔细点!那明明是穿着咱们的号坎和甲胄……这是咱们大清的骑兵!”

“喂……减速!都减速啊!你们是那部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