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2 烦恼的特普欣/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瑷珲城内的特普欣最近几天日子也不怎么好过,虽说放罗刹鬼过境这是朝廷的旨意,但是特普欣很清楚一旦事情败露,没准朝廷就得把自己丢出去当替罪羊。

在朝堂上混的越久就越知道这里面的黑暗,党争派系早已经不是秘密了,在这个大清国内所有的官员都要找自己的靠山,都要找自己的队伍,如果你是孤家寡人一个,那么就算你是治世之名臣也只能被排挤被边缘化,甚至被挤出朝堂。

权力和义务都是共生的,特普欣上了太后和王爷这艘船,得到了人家的保护也就得给人家效力,现在可就是背黑锅的时候了。

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场,如果放罗刹鬼过境这件事吵的全国尽人皆知,那么太后和王爷只能舍卒保车,抄家流放那都是应有之义。

也许所谓的抄家流放就是一个形式,如同当年奕山发配西北一样,可是这滋味也不好受啊,再等朝廷起复可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再说了那些贵人也许就会把你彻底遗忘也说不定啊。

当然了特普欣知道自己的命还是能保住的,当年奕山的罪名可比这个大多了,最后发配新疆转了一圈等人们都把他忘记的差不多了,又偷偷调回京师安排的闲职颐养天年。

自己虽然比不了人家皇族血脉,但是换一个全家平安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想到这里特普欣也就释然了一些,不过官位可以丢,钱不能丢。

“该死的罗刹鬼啊!爷爷我这可是冒着丢官的危险去帮你们,等你第二批援军过河的时候,不给我留下一万两黄金,爷我就跟你们翻脸……”

这段时间特普欣满脑子全都是赚钱这点事了,怎么敲诈罗刹鬼一笔,怎么在离开黑龙江之前再搜刮地方一笔。

狡兔还有三窟呢,特普欣在四九城在江南,在西安都有秘密的产业,自己黑龙江这点家底已经开始往中原转移了,开什么玩笑那也是二百多万两现银啊!

现如今谁挡着特普欣发财,谁就是生死仇敌,瑷珲城内居然有人敢嚼舌头说老子的坏话?不杀一批真当我这将军是吃素的了?直到城门楼子上挂了六具尸体,这才镇住了那群多嘴多舌的长舌妇。

“妈的,敢挡老子发财,找死……”就在他恶狠狠的咒骂之时,突然守备府外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报……报告将军……出事了!”紧接着两名副将陪着一名跌跌撞撞的大头兵从外面冲了进来。

“鬼叫什么?罗刹鬼又来了是怎么着?”特普欣狠狠的瞪了他们一样。

那名浑身大汗的士兵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小……小的是神……神安岭的守军……我……我们……”

“操!”特普欣上去一脚踹在小兵的肩头,直接踹了一个跟头“废话怎么那么多?到底什么事情……”

旁边的副官一看赶紧拱手接言说道“大人息怒!神安岭报告说……他们说珲春来了!”

“啊?”特普欣眼珠子瞪的比牛眼睛还大“放屁!胡说八道,珲春上我这干什么来?没有圣旨他私自入我的防区这是大忌!他会不懂这个……”

副将挠头说道“我们也诧异着呢,可是来人带了六百精骑,现在就在神安岭休息,而且点名要将军您去迎接!”

“要是西贝货的话,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吧?”

这时候那名被踢翻了的小兵又爬了过来,他总算捋顺舌头了“报告……报告将军大人!来人确实是大人物,六百人所骑的战马都是进口的名马,身上皮货最次的都是狼皮,所用的火枪腰刀之类的也都名贵的很……”

“小的我虽然不认识珲春大将军,但是这身装备骗不了人,在关外除了将军卫队之外谁有这么好的家伙事儿啊……”

特普欣顿时一愣他倒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心说珲春来干什么?难道和那群罗刹鬼有关系?妈的,朝廷不是也给他旨意了吗?他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啊!

看着将军沉默,两名偏将着急了,两人对视一眼拱手说道“大人,现在不是纠结对方想干什么的问题,而是对方就在城外十多里的地方,您得去见一见啊!”

“对,我得见一见……”迷茫的特普欣突然眼中精光一闪,他紧走两步一把抓起小兵问道“珲春气色如何?他都说了一些什么话?你一五一十的给我讲清楚!”

小兵面露惊恐,嘴里支支吾吾的不敢说,气的特普欣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有什么就说什么,别给老子我装哑巴!快讲……”

“大大人啊!珲春将军好像很生气……他还骂您来着!”小兵把珲春愤怒的话重复了一遍。

“他说要上门来找您打架,还让你快从城内滚出来见他……反正心情挺不好的,毕竟走的都是深山小路,看那样子一路之上受了不少罪!”

“嗯?你说什么?”特普欣眼睛一亮“你说他不是从驿道而来?是从深山小路过来的?还说要找我麻烦?还骂我来着?”

看见小兵惊恐的点头特普欣笑了“哈哈哈,行了行了,带他下去赏银十两!”

众人没想到一听到珲春骂街了,将军反而一脸的轻松甚至给报信的小兵十两赏银,这真是不可思议。

“大人啊!您这是何意?珲春如此无礼……”

“你们不懂!你们不懂啊!”特普欣摆了摆手“珲春那个人就是一个臭石头,在朝廷内完全是个异类,不贪污也不怎么好色,整天就知道傻乎乎的练兵!”

“其实早几年朝廷就想换掉他了,可是宁古塔那边向来属于苦差事,跟罗刹鬼矛盾多冲突多,所以那些跑官的人一听说给分配到哪里去,都摇头……”

“是因为没人愿意去宁古塔吃苦,所以珲春才能一直干到现在……”

“这种人油盐不进,脾气非常直,今天他来骂我了,我也就放心了……肯定是罗刹鬼过境的时候伤了他不少军民,他惹不起罗刹鬼,结果跑来找我的晦气!”

两名副将一听不乐意了“这还真是茅坑里的臭石头,有本事找朝廷的晦气去啊!找咱们算什么本事,不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