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3 鸿门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副将们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黑龙江将军乃是正一品武官职,而宁古塔将军只不过是从一品的武职,从身份上就有差距。

今天你一个小小的宁古塔将军就敢来扎刺,这还了得你还有没有上下尊卑了?

特普欣摇了摇头“无妨,无妨,现在吉林将军是个空缺,一直由富明阿代理,那个病秧子身份也压不住珲春,汉军正白旗还想管珲春?”

“再加上宁古塔地区直接面对罗刹鬼的远东行省,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说实话没有珲春顶在前面还真不行,一来一往也就养成了他这个高傲的臭脾气!”

“你俩跟随我多年,我也不瞒着你们,现在别看我朝中还有几个靠山,可是这次罗刹鬼过境的事情一出,我这位子也就不稳了!”

“如果一切顺利还好,就怕过境这件事超脑的全国尽人皆知,到那时候我轻则调离罢官,重则就是抄家流放啊!”

“啊?”两名副将一听就急眼了“大人这怎么能行?黑龙江这局面只有您能撑的下去啊!”

“没错,朝廷上全都是一群不通经济的书呆子还有井底之蛙!他们哪里知道守边关的苦,他们哪里知道和洋鬼子打交道的难处?这黑龙江要不是大人小心经营着,还指不定要挑起多少边关冲突呢……”

两名副将一唱一和直接把特普欣塑造成了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的大忠臣,说的好像他不在了罗刹鬼就要大举进攻清朝一样。

其实两名副将心里很清楚,将军就是他们发财的靠山,这座大山要是倒了以后天知道还能不能再靠上一个,要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遇上一个珲春那样的倔驴,那可就真要喝西北风了。

特普欣也不害臊,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都是为朝廷分忧啊!知我者为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看开一点吧……”

“我大概能猜出珲春的来意,他走小路而来这就是不想暴露身份,看样子他是想和我密谈了!罗刹鬼过松花江,一定伤了他不少军民,他这是来找我打秋风了!”

“你们说我这是何苦?为朝廷守土,能赚几个钱?这就惦记上我了,这就是要从我手里割肉呢!走吧,备马,带上众将官咱们去迎接一下,毕竟都是同僚,以后我要是不在这里了,也给你们留下点香火情分……”

瑷珲城守备府正门大开,珲春带领众将官在一百多骑兵的护卫下出南门直奔神安岭而去,高高的城门楼上六具尸体在随风摇晃,大街上所有人都急忙躲避,一个个用惊恐的目光看着特普欣。

骑马出城十多里路根本就没多远,特普欣下令在守备府内杀牛宰羊,召集城中的名厨准备宴席,正午时分他要在城中宴客。

神安岭小镇内,珲春已经知道特普欣要来了,所有骑兵整装上马,六百精骑在长街上摆出整齐划一的队形,珲春打头静静等候特普欣的到来。

随着如雷的马蹄声,特普欣多老远就向珲春拱手“好兄弟,咱们得有一年多没见了,哈哈哈……一向可好啊!”

随着声音战马猛拉缰绳唏律律的停在了珲春的面前,哨卡的老兵当时就一缩脖心说居然是真的,原来这就是珲春啊!乖乖,还真不是西贝货。

珲春似笑非笑的盯着特普欣,拱了拱手淡淡的说“好?我很不好……一群罗刹鬼跑到我的地界上烧杀抢掠扬长而去,我能好的了?”

特普欣面露尴尬低声说道“兄弟咱们先进城喝酒,当着这群穷棒子有什么好说的,哥哥那里有好酒,边说边聊!”

握手之时他突然发现队伍中有一名身穿皮肤裹着脸的女人,虽然她包裹的很严但是特普欣的眼睛很毒辣,女人特有的身段瞒不过他去。

“呵呵呵……兄弟这是何意啊?”淫笑着他还冲队伍里努了努嘴。

珲春也乐了“朋友!一个好朋友……”

“哈哈哈,对对对,朋友,好朋友……明白,哥哥明白!走了,咱们这就进城去!”

但凡贪官无不是臭味相投的,以前这些人跟珲春关系不好,主要原因就是珲春性格太古板,没一起嫖过,没一起抽过,没一起贪过,这压根就不是一路人啊。

虽说珲春也养商队也走私货物,可是他赚的钱都贴补到军队上了,这种人天生就跟特普欣不对路。

而今天特普欣就好像从新认识珲春了一样,心说你带着女人来找我麻烦?看样子你还真是以私人身份出现了,只要你用这个身份跟我谈,那就一切都好说。

“走走走,咱们进城……”两队人马汇集在一起直奔瑷珲城而去。

城内的守备府就是珲春暂时的住所,当他们进城之后守备府内已经摆了五十桌宴席,酒坛子上桌,凉菜已经围成了圈,跨院临时搭建的露天厨房烟熏火燎,炸鱼炖肉的香气已经开始弥漫。

“兄弟来了哥哥这自然不会怠慢,守备府里五十桌,府门外三十桌,城西的军营里还有五十桌,你带来的兄弟哥哥我保证给你招待好了!”

“彪悍,真彪悍啊!关外都说你珲春老弟会练兵,今天一看果然名不虚传!一个个跟铁枪一样标致!”

“传令下去,每桌都安排咱们黑龙江的好汉子,我今天下军令,不把原来的兄弟陪好了,不喝趴下一批,你们全都打板子啊!”

众人哄堂大笑“谨遵大将军令!请请请……诸位入席啊!”

“哎呦喂,您这腰间的刀子不错?可是日本国进口来的名刀……”

“呦西……您说的很对……这就是我们扶桑名刀长船……”

迎接的将官当时一愣“日本人!珲春大人您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日本人……”

场面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珲春甚至听到侧院有隐隐的兵器碰撞之音!

珲春淡淡的看了特普欣一眼心中暗骂“王八犊子啊,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暗藏刀斧手这是防止我谈崩了?”

“哈哈哈……”珲春大声笑道“日本人怎么了?我就不能找一些日本卫队?猪山筹,还不见过将军大人!”

猪山筹转身走到特普欣身边毕恭毕敬的九十度鞠躬“哈伊……下国扶桑野武士猪山筹!见过上国大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