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9 兵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兵变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酒宴本来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如果是一开始黑龙江众将官心里绷着一根弦,都做好了应对突变的准备,就凭珲春带进府里的这二百多人还真起不到什么作用。

狡猾的特普欣把珲春带来的六百精锐拆分成三分,一份级别高的在守备府内就餐,另一份二百人在府外的长街上赴宴,第三份二百人放在了距离守备府只有五百多米远的军械库内。

特普欣也很有道理,毕竟守备府规模太小一次招待不了这么多客人,只能分场地宴请。不仅如此所有宁古塔骑兵都安排了同等数量甚至更多的黑龙江官兵陪客。

一桌十个人,最少是双方五五开,甚至有的时候是四六开,可见特普欣之小心谨慎了。

在守备府内,珲春他们一共二百多人,而陪着一起喝酒的黑龙江守军就达到了二百五十人,再加上埋伏的五六百伏兵,可以说整个局势都在特普欣的掌握之中。

别看特普欣表面上客气但是他随身的皮衣下面是一身精制的金丝软甲,内衬三层丝绸内衣,如此森严的防御一般弓箭和利器都是刺不破的,甚至对付小口径的火枪只要距离不是太近也不会造成致命的损伤。

不仅如此,按照酒宴的规矩长兵器是无法带进去的,珲春手下的毛瑟还有骑兵所用的硬弓、骑枪什么的都放在府外集中看管。

这些赴宴的士兵,除了日本武士和军官能带随身的太刀和左轮之外,剩下的士兵几乎都是赤手空拳,有几把匕首防身就算不错了。

正是有了如此严密的防御,特普欣这才敢摆开酒宴和珲春痛饮,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群远客居然如此的奸诈。

暗中藏着醒酒丸肆意灌醉这些守军,珲春摇身一变成了锱铢必较的商人成功的麻痹了特普欣,着中间甚至还有雾隐小鬼用上了美人计……一环又一环,环环相扣直接把黑龙江守军的警惕性降低到了零。

直到最后雾隐小鬼的桃色陷阱更是让这些黑龙江守军猝不及防,外厢的那些伏兵们还以为里面已经开始火并了呢,往里一冲才发现原来是军官们在抢女人。

狼来了的故事谁都听说过,一而再再而三的诈尸,换谁也得心气松懈,那些躲在外箱啃馒头的伏兵,嗅着里面飘来的酒肉香早就一肚子火气了,再加上刚刚还看见这群不要脸的调戏女人弄出一场闹剧出来,心气能好才有鬼呢。

这回听里面又动手了,带头的军官不是立刻往里冲,反而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甭搭理他们,一群酒疯子谁知道又闹什么呢……”

可是就在这时候突然听见特普欣凄厉的一声惨叫“珲春你要造反吗!你疯了不成……”一听这话五百伏兵吓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抓起步枪托着明晃晃的刺刀就往里面冲。

可是这时候已经大势已去,当他们冲到二门外往里一看,才发现地面上除了七八具死尸之外,剩下的军官已经全都被控制了起来。

手枪顶着脑袋,太刀架在喉咙上,珲春的手下咆哮的吼道“后退!都他妈的后退,再往前走杀你们长官……”

“你你你……赶紧下令让他们放下武器!妈的别惹老子不痛快!”

“谁敢进攻,敢迈过二门一步杀无赦!”

一看这架势整个伏兵全傻眼了,脚丫子跨在门槛上死活就是不敢往里迈步。眼下这场面这叫一个乱啊,被控制的众将有求饶的,有怒骂的,有闭眼一言不发的,还有直接吓的尿裤的,甚至还有借着酒气假装昏迷的……

“兄弟,兄弟哎……手轻一点,我不反抗,肯定不反抗!你刀子别推小心我的脖子……”

“皇天菩萨啊!珲春将军您可不能这样,我们好吃好喝的供养着您们,怎么说翻脸就翻脸?都是一朝的臣子,给点面子啊!”

“别杀我啊!呜呜呜……我上有老下有小的,诸位大爷您要什么明说不就行了……”

大难临头才看出各人的本质如何,整个大院里有三分之一的将官全都认怂了,还有三分之一沉默不语也不敢反抗了,剩下三分之一还有点血勇正跟珲春争辩呢。

“珲春!你失心疯了吧?都是八旗一脉你造什么反?你还想当皇帝不成?脑袋让门板夹了?”

“我知道了,你珲春是不是投靠肖乐天了?对对对,一定是这样的,肖乐天鼓捣的义勇军跟你一河之隔,你一个冬天就靠义勇军发财了!你也想当那个狗屁的华族是不是?”

“叛逆!你丫的背叛祖宗!”

珲春冷眼看着他知道这三分之一的武将就是黑龙江治下最后的一批有血勇的将军了,一旦局势平定想要守住黑龙江那就还得重用这些人。

想明白这点珲春虽然在挨骂但是心里却一点都不生气“都捆起来!嘴巴脏的就用麻核桃塞上,听的老子耳朵嗡嗡响……”

与此同时,守备府外已然是一片大乱,长街上的二百兄弟也发动起来了,他们暴起发难杀散陪客的官兵,然后分发毛瑟扭头就向二门进攻。

这二百人都是珲春的核心嫡系和中情局重金打造的猛士队伍,趁着敌人心理波动阵脚大乱之时,如热刀切黄油一般直接就冲到二门和珲春兵合一处。

这仗根本就没法打,五六百伏兵眼瞅着长官都落在敌人手上了,谁还敢拼命抵抗,象征性的放了几枪也就一哄而散了。

相比守备府的顺利,军械库的守军打的就艰难了一些,边防重镇军械库是最重要的单位,放在这里的士兵都是精挑细选的,而且军饷喂的也足,当进攻的焰火信号炸开之后,双方顿时陷入了一场混战。

短兵相接之时看的就是谁的装备犀利,谁作战更勇猛,中情局的这些情报官们一亮出花旗国的转轮手枪,顿时敌阵一片惊呼。

军械库内杀声不断,枪声大作,交火持续了二十多分钟,足足付出了四十条性命的代价这才正式控制住了瑷珲城内的最重要建筑,将近五万斤火药总算到了珲春的手上。

“向将军发信号!军械库已经落入我手……布防!马上布防,死守军械库,打开库房分发火药,制作简易炸药包!”

守备府和军械库至此全部落入珲春的控制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