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0 密旨/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守备府内,一群人质已经被依次的捆成了粽子,没有人敢防抗,院子里同僚的尸体还在冒着热气,刚刚还一起喝酒的朋友此刻已经魂归地府。

这些宁古塔的疯子都是来真的的,珲春竟然真的是造反!

特普欣被牛筋捆住双手,绑在椅子背上,他抬头望着珲春惊恐的说道“珲春啊!我知道你没有疯,我更知道你不会造反的,你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

“你究竟要什么?你告诉我你究竟想要什么啊!”

珲春冷冷的看着他“我要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要什么?我要罗刹鬼滚出我的防区!我要报百姓被残杀的仇恨!我要让这些魔鬼吐出我们的土地!这就是我要的……”

珲春激动的用拳头砸自己的心口“特普欣啊!特普欣……你也是满人!你可是朝廷正一品的大员啊!你还有没有人心?你怎么就能放罗刹鬼过边境呢?他们可是要残杀我们的子民啊!”

特普欣咽了一口唾沫“原来你不是找我分钱的?原来你是要跟罗刹鬼开战……哈哈哈!”特普欣笑的无比悲凉。

“你是个妄想狂啊!你以为发动兵变控制黑龙江,就能守住整个北方边关了?你怎么就那么幼稚,两个省如何跟沙俄抗衡?”

“国家不强指望我们自己蹦跶有用吗?你珲春不是局外人,我问问你,朝廷这十多年来给过你足额的军饷吗?给你换过装备吗?大炮添过一门吗?火枪采买过几支?说句不好听的连粮食都没给过足数,就这个你还想跟人家沙俄打?”

“哈哈,那可是船坚炮利啊!一炮下去,就凭咱们兄弟身上的棉甲等挡住弹片吗?你珲春不是不知兵的人啊!”

“闭嘴!”珲春大吼一声“这就是你不抵抗的理由?朝廷给你的钱少了,装备不够了你就不打仗了?别忘了你是干什么的!”

“这是我们的龙兴之地啊,丢了这里你死后怎么去见祖宗?没有船坚利炮我们还有这一腔血!关外百万里沃野,我就不信挡不住几万罗刹鬼?数千万百姓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了他们……”

特普欣歪着脑袋把珲春喷在自己脸上的唾沫蹭到了肩膀上,无奈的说道“好好好,是是是!你珲春是忠臣,大大的忠臣!我是软骨头,我是贪官行了吧?”

“可是我再无耻,我也是听朝廷的旨意行事!你珲春又不是没接到密旨,难道你要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朝廷有旨意你让我怎么办……”

“朝廷还有旨意,老子我还有良心呢!”珲春大吼一声,又喷了特普欣一脸的唾沫。

“我我我……我怎么就说不通你这个倔驴啊!”特普欣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你这是何等的幼稚,你以为抓住我和这些兄弟你就能控制整个黑龙江了?我操,你是三岁孩子吗?瑷珲城这次我总共带来四分之一的将领,其余的兄弟都分散在各个关隘、码头、城镇、大营之中,他们是不会听你的乱命的!”

“我明告诉你,就连这个瑷珲城,你都控制不了!”

特普欣恶狠狠的说道“城外有三万大军正在驻扎,往南零星分布七个大营还有四万兄弟常驻,七万大军你怎么控制?”

“拿我当人质你就以为能控制了黑龙江?你别发疯了,说到底大家都是朝廷的兵,跟着你造反?祖坟还要不要了?九族亲眷的命还要不要了?”

“哈哈哈……到时候你就算是杀了我们,你也控制不了这支军队!”

啪的一声闷响,军械库的方向炸开一朵焰火,这是交战的宁古塔军发来获胜的信号,珲春看完哈哈大笑“控制不了吗?呵呵呵……你来看!”

嗖的一声,珲春跳上厚重的高桌冲着满院被捆绑的将官,以及外面不知所措的黑龙江士兵们大吼一声“吾皇密旨到!所有人跪接!”

轰……所有人都炸锅了,他们看着珲春手上那个薄薄的黄色丝绢,一个个就跟做梦一样。

“啥东西?皇上密旨?天爷啊,这难道是在演戏吗?”

“妈的,没长耳朵啊!都跪下……”宁古塔军上去照着他们的膝盖窝踢了过去,噗通噗通在场的军官跪下一大片。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吾爱新觉罗载淳,大清同治帝,密令宁古塔将军珲春带兵北上如黑龙江,擒拿私开边防的特普欣,接管黑龙江江防……”

珲春说话中气十足,声音嗡嗡的响震的整个大院都出了回音了,密旨上写的清清楚楚,特普欣锁拿,任何人抵抗可以就地斩杀,黑龙江和宁古塔防区全部交给珲春指挥……

特普欣跪在地上越听越恐惧,额头冷汗跟自来水一样往下滚落,当他听到同治帝此刻就在海参崴的大海上,这名将军彻底崩溃了。

“你胡说!陛下怎么可能来这里!大家不要听他放屁……”砰的一声闷响,雾姐左腿一个膝击直接撞在了特普欣的胃部,巨大的冲击力撞的他深深弯下了腰,整个人如煮熟的虾米。

“把嘴给我闭上,听将军说完!”

珲春冷眼看了他一眼,心中暗叹继续念着圣旨,这时候就连二门外的士兵也都跪下一大片了。当钦此的声音响起之后,他跳下桌子把明黄色的丝绢在特普欣的面前晃动了一下。

“陛下的字迹你会不认识?你又不是七八品的小官,一品大员要是不认识陛下的字迹,那就得砍头喽!还有陛下的私章,你也不认识?包括这种苏州织造进攻的御用丝绢,请问市面上可有卖的?”

“你这个白痴!真当大清国没有明白人了?皇上睿智早就看出你的鬼魅心肠,让我锁拿你真是天理昭彰!”

“我就问你,接旨不接旨啊?”

特普欣跪在地上,胃口火辣辣的疼,浑身已经被大汗湿透了,他的脑子晕乎乎的各种人物事件在他脑海中来回的旋转。

居然是真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小皇帝这是要干什么?提前亲政了?难道这背后也是肖乐天的阴谋?

没错,一定是肖乐天的阴谋,没有他的势力撑腰,小皇帝怎么敢插手朝政!该死的,太后和王爷究竟怎么管的朝局?连个孩子都控制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