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4 艰难的行军/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万骑兵带着将近六万匹战马,在黑龙江北岸休整,整个大地一片黑压压望不到尽头,夕阳压在西方地平线上把最后的余晖洒向大地。

军团长法杰耶夫带着手下三名师长策马冲上黑龙江北岸的一处高地,端起望远镜向江南岸瞭望而去。

宽阔的大江对岸是一片丘陵和茂密的森林,视线尽头好像还能看见城镇的火光,打开地图仔细确认之后,法杰耶夫这才证明没有走错路。

“河对面的山叫做安羅山,山脚下的城镇为安羅镇,过了这座山黑龙江就开始向南流淌了,再有一天半的路程我们就能见到清国的瑷珲城,那是黑龙江上最大的一个渡口……”

第三师团长官契科夫看了看地图低声骂道“要是对面有道路那该有多好,我们直接从这里过河,杀到富庶的清国腹地去,也省的补给如此艰难……”

契科夫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回头看看铺天盖地的大军,虽然气势惊人但是大家都很清楚士兵们体力已经压榨到了极限,现在就靠心中的一口气坚持着。

果戈里和富曼诺夫带走了全军最好的装备,尤其是战马和肉食,而后面的三万人只能一边抢劫一边缓慢的行军。

战马没有豆料和鸡蛋,更没有营养丰富的苜蓿草可以吃,这一路而来如何喂饱这六万匹战马都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看看眼前的这些饥饿战马吧,他们只能拱开地面上的薄雪贪婪的啃下面的青草,可是这点草量根本就不够,法杰耶夫甚至发现了很多士兵正再用自己的口粮喂心爱的战马。

再往北方看,遥远地平线上出现了几个火点,他们知道打劫的骑兵又得手了,这次至少有四个村镇遭到了洗劫。

法杰耶夫都不用亲眼去看,他就能知道这些士兵会把那些村镇搜刮的多赶紧,一粒食物都不会浪费的,尤其是战马的草料这时候比人吃的食物还要珍贵。

“不行,还得扩大劫掠范围!四个村镇根本不够,传令下去今天晚上必须洗劫十个村镇我们才能挺到瑷珲去!”

话题真的很沉闷,法杰耶夫他们不怕战斗,哪怕火药消耗殆尽就凭手中的马刀去作战他们也毫无所惧,可是后勤补给的问题他们无法解决,这跟你的勇气没有关系,没东西就是没东西,你根本就变不出来。

身旁的一名警卫骑兵愤愤不平的说道“为什么不跨过这条大江,我们去抢繁华的南岸!那边就是清国了,那些清国人天生就爱种庄稼,就爱储蓄!抢他们一个村庄比抢蒙古人一个部落还要肥呢!”

第四师团长官阿沙文苦笑道“孩子,没有那么简单!我们的目的地是远东,我们的敌人是义勇军,暂时我们不能得罪这些清国人!”

“如果我们不能借他们的国境而过,恐怕再过一个半月我们也到不了海参崴啊!”

骑兵挠了挠头“那我们为什么不现在就渡河,既然是借道干嘛非得去下游借道,从这里走我们用钱买也能买到很多的粮食和马料啊!”

法杰耶夫看着骑兵年轻的面孔叹息的说道“孩子啊,打仗不是那么打的!三万大军加上六万战马,想要急行军,可不是任何道路都能走的……”

“对面并不是宽阔的驿道,而是连绵的群山,小部队行进还没什么问题,这么多人马你让他们走山路吗?等我们到海参崴得什么时候去?夏天么?”

“再者说,清国的官员也有他们的考量,出于政治因素也不会让咱们走核心腹地的!”

“怕他们干什么?谁还能挡得住我们哥萨克吗?”士兵不服气的嘟囔着。

“哈哈哈……勇气很好,但是智谋根本就不够!打仗没有那么简单,清国领土面积比我们沙俄还要广大,过境后面是山山水水一重又一重,你能胜利十次,但是人家能承受一百次失败,可是咱们只要输一次可就全军覆没喽!”

法杰耶夫望着东方低声说道“现在只能和清国人合作,我们向东走,只有到了瑷珲,我们才能得到大规模的补给!那些清国官员非常贪婪,把咱们从草原上抢来的金子和古董全都给他们……”

“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给我们足够的食物和马料的!之后我们继续向南,向东走松花江口或者直接入乌苏里江口,顺着冰面南下……”

“等到我们进入远东,这场战争的结局也就注定了!孩子们……再坚持一天半,等到了瑷珲,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法杰耶夫全然不知道瑷珲城此刻已经爆发了一场注定震惊世界的兵变,而他们的命运也将随着这场兵变而发生逆转。

倒春寒的天气是真难熬啊,瑷珲城如果没有满城的火光,人们或许以为这里是传说中的死城,没有一丝的声音只有偶尔单调的狗叫声,还有猫头鹰凄厉的尖叫。

大街上根本就没有行人,就连打更人的身影也都不见了,漫长的黑夜中人们都不知道现在是几更天了。

所有的路口都有篝火在噼啪燃烧,沉默的士兵围在篝火旁不敢说话,就好像周围有什么恶鬼一样。

这些维持秩序守夜的士兵都是抽签出来的倒霉蛋,正常人谁都不愿意跟兵变发生什么关联,自己的小命可比朝廷上那个党派当政更重要。

最靠近守备府后门的十字路口中间,一堆篝火十名老兵正孤单的苦熬,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黑夜中有数十条黑影正向他们偷偷的摸了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十名老兵猛然被身后的黑影扑倒,他们刚想喊结果嘴巴就被死死的捂住了。

“闭嘴!都闭嘴……是我们!妈的睁开眼好好看看!”偷袭者低声说道。

老兵一看顿时放心了一半,没想到偷袭的居然是熟人,特普欣手下亲信私兵卫队长,白熊普爷,黑暗中还有一重重的人影正在靠近。

老兵哆嗦着低声说道“普爷啊!我是自己人,您老手请这点!您这是……”

“闭嘴!当然是救我家大人了……你们好好在这里守着,别让府内的叛军看出异样,给我们打好掩护就是大功一件!”

“明白,普爷放心,小的一定演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