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5 调虎离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俗话讲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呢,更别说苦心经营黑龙江多少年的特普欣了,他贪污腐败搞来的银子一方面要自己享受,另一方面也是要养私兵的。

古代将领能否控制军队,手下战斗力如何,很多时候都要看私军的数量和战斗力。

白熊普爷是特普欣的远亲,从特普欣当官之后就一直跟随,忠诚度那是不用说了,这次主人遭难他岂能视而不见。

当然最最关键的一点,特普欣是这批人的衣食父母,没有特普欣他们就没有吃喝玩乐的银子,更甭想欺男霸女了。

珲春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死谁都不能死他!

事实证明中情局对黑龙江这边的情报还很疏漏,早期派往这里的情报官根本就没有调查出守备府内居然有密道内外相连,甚至就连瑷珲城和城外的军营也有暗道沟通。

普爷带的一百多人在十字路口哨卡的掩护下,偷偷潜入守备府北面沿街的一户民居之内,掀开后厨房的米缸,地面上铺的草席下面藏着地道的暗门,打开之后一股湿寒之气扑面而来。

“这个密道只通守备府内宅的厨房,大家小心一点,救出大人之后马上出城,一切听我的指挥!”

密道很宽敞足可以让两名成年人并行,粗大的松木支撑着地道的两壁和顶端,看样子这条地道投资不小,应该是守备府战时的常用通道。

尽头是一个缓坡,上面有一个可以内外开的木门直通厨房的灶膛,白熊伸手摸了摸“是凉的,没人起火……在这耐心的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守备府南方突然一片喧哗,喊杀声铺天盖地。

这白熊居然有脑子哎!竟然懂得什么叫疑兵之计,南面直接放了一队佯攻的部队。

瑷珲城宁静的夜晚已经被打破,三百多忠于特普欣的士兵呐喊者冲向守备府正面“杀啊!冲啊!救将军!杀叛军!”

正在大厅合衣假寐的珲春蹭的一声跳了起来“敌人方向!数量!装备……”

“报告大人,正面进攻人数二百多,后续数目不明,全部装备鸟枪火铳……”话没说完就听大门处啪啪啪一阵沉闷的枪声响了起来。

“反击!守住大门……”宁古塔军手中的毛瑟也不是吃素的,黑暗中双方顿时你来我往,枪声大做。

等到珲春来到正门之时,战场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被特普欣银子养肥的士兵悍不畏死的往前冲,打死一批又冲上来一批,尸体很快就铺满了一地。

黑暗中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鼓舞士气,珲春只能隐隐的听见一些片段“……杀进去救将军啊!救出将军每人分银子三千……死了不要怕将军养你家小,五千两一条命啊!”

珲春一听就楞了,好家伙这特普欣如此有钱吗?要是真兑现下去他不得砸出百万两白银啊!五千两银子别说实在黑龙江这里花了,在京师四九城都够一家子买房子置产业的了。

“好贪官,你等着今天晚上过去呢,我不把你们家祖坟藏的银子都给挖出来,我就不配叫宁古塔倔驴的外号……”

“小心!将军!”一名士兵一个虎扑把珲春推到了沙袋上,随后砰砰砰一阵沉闷的弓弦响声,黑暗中的箭雨嗖嗖的激射而来。

别说弓箭已经落后了,那要看你怎么使用,火枪弹道是笔直的能穿墙吗?弓箭的弹道可以直射还能曲射,藏在民居中的一对对弓箭手完全纯粹靠经验把射角拉高,一支支的锯齿狼牙箭直射天空,画着弯曲的弹道直奔沙袋后的士兵脑袋射去。

啪啪啪……箭雨插的沙袋阵地一片白茫茫,虽说曲射力道小点没有射死那个士兵,但是也造成了十多名轻伤号,包括保护珲春的那名士兵后背屁股插了四箭。

“妈了个巴子的!咱们宁古塔的兵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来一队兄弟,反冲锋隔着墙头给我用手雷炸!炸死这群王八犊子……”

“将军你就瞧好吧!”十多名彪悍的士兵如豹子一样翻出射击掩体,捏着手雷就冲到了黑暗之中,片刻的功夫就看对面民居内轰轰轰腾起一团团明亮的硝烟,惨叫声不绝于耳。

南门的进攻把整个瑷珲城搞的一片混乱,交战之地已经成了百姓疯狂躲避的暴风眼,拖家带口的市民吓的四散奔逃,一个个恨不得多长两条腿。

藏在地道内的白熊等的就是全城大乱的时机,他捏着手里从罗刹国进口来的雕花手枪,猛的往下一拉青砖拼凑的机关门,一股草木灰噗的一声喷了下来。

幸亏早有准备人人都带了湿毛巾捂住口鼻,要不还真得呛死几个。

推开沉重的铁锅白熊也就变成黑熊了,他们一个个从地道内跳了出来,趴在厨房窗台上就往外看。

“太好了,内宅没几个人,叛军都被吸引到南边去了!”白熊咣当一脚踹碎了厨房木门大吼一声“动手!”百余名私兵老虎一样冲了出去。

明晃晃的刀子泼风一样的砍了过去,早就压好子弹的火铳喷着铁砂子,特普欣养的私兵也不是白给的,刚一交手后宅守卫的士兵就吃了一个大亏。

死尸遍地,杀声震天,白熊手里攥着抢来的左轮手枪打的这叫一个痛快“过瘾啊!这花旗国的转子枪,就是比罗刹鬼造的好用……”

“杀杀杀……杀光这群叛军!”咔嚓、咔嚓、咔嚓……连扣动三下扳机都没有子弹射出来了。

白熊郁闷的挠了挠头“妈了个巴子的,没子弹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黑暗中一个娇小的身影向他扑了过来,灵活的如同鬼魅“特普欣的外甥白熊?纳命来……”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身份……”没等问完呢,双方叮叮当当的已经交手数招。

冲出来的当然是雾姐,当内宅响起第一声枪响之后,她就意识到了这是敌人的调虎离山计,没工夫通知珲春,雾姐带着身边五六名扶桑武士扭头杀了回去。

现在时间就是一切,在南门的主力没有回援之时,她们就得用性命拖住这些偷袭者。

“扶桑忍者雾隐小鬼,特来试试白熊的功夫,你怕了吗?”

“嗯?日本忍者?还是个娘们?哈哈哈,送上门的**啊,爷爷我最爱玩了!看招……”

雾姐拼了,追随她而来的猪山筹等武士也拼了,六名武士肩背想靠组成战场上最常见的圆阵,向上百敌人发起进攻。

“鸭子给给!寸步不让!挡住他们!”六人,六把太刀,舞动如白练,小小的军阵如风火轮一样杀入敌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