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8 争夺将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呼万唤的消息总算是等到了,珲春手里捏着那份情报就好像捏着在场所有将领的命根子一样,身后瑟瑟发抖的养鸽人捧着咕咕叫的鸽子,雪白的信鸽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它是很难理解这些两条腿的人类究竟有多疯狂。

“现在你们还想说什么?信鸽和养鸽人都是你们瑷珲城养大的,鸽子也是从齐齐哈尔飞过来的!为什么我手下的情报可以通过你们的信鸽传递过来?而且一来还是三只!”

“回答我为什么?回答我……”珲春疯狂的吼叫着手中的丝绢迎风抖动。

“看看吧,看看这情报上都写了一些什么?齐齐哈尔四门全部被控制,果兴阿、金佐领被活捉,特普欣的大将军府已然落入我的控制之中……”

“全城突袭仅仅用了多半天的时间,这是什么样的效率?这就是特普欣练出来的兵?哈哈哈……”

“你们的家小此刻全部都集中在齐齐哈尔的将军府内,包括他特普欣那贪财的老爹也没跑的了,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信鸽之后肯定会有八百里快马加急信使赶来的,你们是不是还要等信使来亲口告诉你们?靠,你们能等老子我等不了了,大江对面的罗刹鬼也等不了了!”

“现在我就要你们的表态!是跟着我干……还是等着我下令杀人!”

当珲春咬着后槽牙说完这句话以后,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里面浓浓的杀气,这时候再不认命可是真不行了。

“罢了,罢了!这都是命啊!既然家小已经在你的手里,我们还能说什么?但愿事后朝廷能体恤我们可怜啊……”

其实这种事情就是前人撒土迷了后人的眼,名义上这些将官是因为家小被绑票不得已才投靠了珲春,按人情上来讲朝廷应该网开一面。

但是眼下的朝廷可不是太平盛世,党争派系之间的倾轧异常残酷,汉人督抚们的崛起已经让朝廷如热锅上的蚂蚁了,他们有怎么能容忍八旗内部的反叛。

为了朝廷的权威,为了维护中太后和王爷一派的利益,他们一定会下狠手杀人的。没人敢有任何的侥幸,辛酉政变是何等的残酷这些人都清楚的很。

所谓的后党和王党其实就是辛酉政变的胜利派而已,别说他们有什么政治纲领,其实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老套,无非就是那场朝堂上的战争他们打赢了,胜利者自然可以瓜分权力的甜美果实。

士兵们开始给这些投诚的将军松绑,坚韧的牛筋被匕首割断,将军们揉着手腕一个个跪在珲春面前先给圣上请安,这是规矩,然后再向大将军表示效忠。

雾隐小鬼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见到了这群将领眼中的犹豫,她心说不好,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投靠过来,眼下的一切只不过是被迫接受而已。

这些人对朝廷已经产生了极深的恐惧,如果特普欣用更可怕的事情来威胁他们的话,很有可能这些人为了自己的性命会抛弃家小。

这不是没可能的,老婆孩子没了可以再娶再生,而命没有了就是没了,一切全都成了空。

“等等……”雾隐小鬼抬起了手打断了这些将领的效忠仪式。

“在你们接受新任务之前,有一件事我觉得还是提前告诉你们的好,让你们心中有个底,这样也好心无旁悸的去卖命战斗!”

众人诧异的看着雾隐小鬼,而珲春已经猜到了她要说什么,珲春轻轻摇头“是不是太早了?有必要告诉他们那些事情吗?”

雾姐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到现在还是害怕北京城的朝廷,两宫太后和王爷我曾经近距离接触过,我当然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确实不好对付,他们的报复一定会非常狠辣!”

“你们都是八旗中的老人了,知道的不比我少!但是今天,我必须要向你们强调,今天你们不是在为珲春战斗,也不是为你们的家小战斗,你们是在为皇上,为帝党而战!”

雾姐低吼道“从你们效忠的这一刻开始,你们就已经是帝党的一份子,而大清国的皇帝陛下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被牺牲掉!”

一石激起千层浪,八旗终归还是跟皇帝亲近的,这毕竟是数千年皇权统治对人心的一种惯性使然,一听说皇帝没有放弃他们,这些人眼睛全亮了。

“是的,我明白你们心中在想生命,你们又在害怕什么?其实换位思考,我是你们我也犹豫,朝廷上的腥风血雨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

“但是我只问你们一句……”雾姐死死的盯着他们的眼睛说道“我只问你们一句,你们了解你们的皇帝吗?大清的同治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君主,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

一句话问傻了所有人,谁能知道皇帝是什么样子,在场这些武将没有一个见过皇上,只有特普欣和他手下的两三个亲信曾经去北京朝觐过同治帝,但也不过就是磕头请安然后退出养心殿罢了。

真正问一问同治帝是个什么性格,是个什么样的人!这问题谁也答不上来。

“我可以告诉你们,刚刚珲春将军给你们念的圣旨其实并不完整,后面还有另一份密旨!大清国的皇帝陛下,不仅任命珲春为黑龙江、宁古塔双料将军,陛下甚至还给了他一个特权!”

“听命不听调!”

嘶……众人顿时一愣“此话怎讲?”

珲春低声说道“陛下其实意思很简单,黑龙江和吉林两省,这次陛下拿下来之后,就不会把权力交还给京师了,从今以后京师可以正常的命令我珲春,但是不可以调动我,包括我的手下……”

“任何调动我的命令都是废纸,不论是给我升官还是贬低,不论是西北还是中原,任何企图让我离开这里的命令都可以拒绝执行……”

“陛下这是希望我们为他守三年关外啊!”

众将都听傻了“这这这……这是要和太后、王爷彻底掰了啊!朝廷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到时候以皇帝没有亲政为噱头直接找咱们麻烦怎么办?朝廷逼咱们就范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