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2 活捉特普欣/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坏……坏了!难道他们真的得手了……”特普欣惊恐的大叫一声突然拨马就走“我得回齐齐哈尔去,我得去盛京!”

此刻军心正在最敏感的时刻,如果特普欣不乱并发下重赏,他手下这三千精锐骑兵保护着他突围还是没啥问题的。

可是没想到特普欣最后还是没硬起来,他这一逃直接就把自己身边的卫队给冲乱了。

主将一逃这就证明敌人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齐齐哈尔陷落了,罗刹鬼也是特普欣放进来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快的时间就能哗变成这样。

“将军!您要去哪里?兄弟们怎么办?”

特普欣头也不回的吼道“还能怎么办?跟着我跑啊,向南跑……齐齐哈尔不行咱们就往盛京逃吧!”

“操!我怎么就遇到你这么的窝囊东西!”身后的将官看着四周连绵不绝的喊杀声,看着人影如海浪一样涌了过来,一咬牙一狠心。

“拉倒吧,我爹妈也在齐齐哈尔呢,我也投降算了……别开枪了!骑兵彪字营投降了,我们不打了……”

树倒猢狲散,当一支军队七成的中低层军官都哗变了之后,指望最高层的几个将军又能有什么作用,墙倒众人推吧!

绝望的特普欣此刻身边只有百多名私兵在追随自己,包括白熊在内这最后的一批私兵都是他的家族卫队,就如珲春所讲的那个故事一样,这里面有很多是他的家生子,也有很多是他的亲戚子侄。

这些人是无论如何不会背叛他的,因为他们的性命早就锁在了一起。

白熊一马当先,手中双刀上下翻飞,这时候也不管什么同僚不同僚的了,凡是挡路者全都砍死。

这人要是拼命了,确实气势惊人一百多号亡命之徒居然连穿三道防线,一个个杀的跟血葫芦一样从瑷珲城西北直接冲到了南方驿道之上。

丧家犬一样的特普欣激动的热泪盈眶他一路上把对这些人的承诺打着滚的往上翻“兄弟们加把劲啊!只要逃出生天,我就带你们去京城投靠王爷们去!到时候一人一座宅院,金银无数,美女如云!”

“冲过去,只要冲过神安岭,我们就安全了!”

可惜特普欣的好运气在神安岭彻底用完了,当早上七点阳光普照大地之时,白熊第一个看见了神安岭小镇的炊烟,同时也看见了堵在驿道上的一百多骑士。

这些骑兵很眼熟也很陌生,眼熟是因为他们就是跟随雾姐一同入瑷珲的中情局骑兵,里面还有猪山筹等扶桑武士,也有年轻英武的南洋华族青年。

而陌生则因为他们身上的穿着,在兵变成功的进入尾声之后,为了区别自身和友军,雾姐的手下迅速回了华族军队的服装。

淡蓝色毛呢军装,过膝的皮靴,厚重的武装带扎的腰细细的,上面塞满了子弹挂满了手雷。

漆皮大沿帽遮住晨光一点都不影响视线,胯下战马也早已经进入临战状态唏律律的叫着马蹄刨着土。

白熊一眼就看见了带队的猪山筹他大吼一声“手下败将!还敢拦爷爷我的路!那个日本娘们呢?都一起出来受死吧……”

“兄弟们冲过去,护着大人冲散他们!”说完白熊带着手下快马加鞭直奔敌阵而去。

猪山筹摸了摸剧痛的胸口,他估计肋骨就算没断也得骨裂,他冷笑着说道“困兽犹斗、精神可嘉、但没有什么卵用……斯宾塞!射击……”

哗啦啦……士兵背后的斯宾塞快枪被端了起来,对着四十多米外的骑兵队伍扣动了扳机。

啪啪啪……一阵密集的射击声,经过改造的新版斯宾塞抛弃了老旧的纸壳定装弹,全部采用黄铜定装弹,这让卡壳的故障率降低到了最小。

七发弹匣在半分钟之内就能打空,而猪山筹和他的战友们没人都带了十多条斯宾塞专用的弹条,也就是说每人最少能在五分钟内向敌人倾泻七十发子弹。

一百二十多名中情局士兵,理论上就能在顷刻间倾泻七八千发子弹,如此恐怖的火力密度是晚清八旗军队根本就无法想象的。

神安岭的那些投诚士兵都看傻了,那几个最早带珲春入军营休息的老兵,吓的裤裆一热就尿了。

“我的妈妈啊!这还是人吗,这是杀猪宰羊啊!”

斯宾塞枪口喷出的硝烟在驿道上凝聚成一团有如实质的烟雾,这个年代无烟火药还没有那么纯正,每一次射击之后都会平地起一团乌云。

猪山筹终归还是心疼弹药,他只让战友们打光了两条弹匣就抬手命令停止了射击,但这已经足够了,当枪声渐渐消失之后对面已经悄然无声了。

浓重的硝烟渐渐散去,扑面而来的是一股血腥气,神安岭上的军民们吓的都哭了,他们何尝见过这样的屠杀。

满地全是尸骸,中弹的战马躺在地上挣扎着踢腿,垂死的士兵喉咙里往外冒着血水,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只有队伍最后面还有二十多名骑兵幸运儿还能平安的坐在战马上,在如此密集的射击中居然能报名,真算他们祖宗有灵了。

“你们……你们好卑鄙!”血泊中的白熊还活着,但胸口中了三枪已经趴在了战马尸体上。

他伸着手嘴里吐着血沫子“你们……你们不按套路出牌啊……你们是胆小鬼……为什么不跟我们拼功夫……老子我不服!”

猪山筹摸了摸胸口的伤口轻咳了两声,策马走到白熊的面前冷笑道“你脑子进水了吧?这都什么时代了,就连我们日本武士都已经开始学着玩火枪了,你居然还想跟我们拼刀子?”

“想单挑?下地狱去找牛头马面单挑去吧……”啪的一声脆响,猪山筹给白熊来了一个痛快的,子弹打穿他的眉心,尸横当场。

远处那二十多名骑兵已经彻底丧胆,他们不敢战也不敢逃,一看白熊被打死了,居然全都滚鞍落马跪在地上“我们也投降了,我们投降!”

中情局士兵散开在尸体堆里仔细查看幸存者,尸体放一边,轻伤号放一边,重伤的放一边,最后找到了黑龙江将军特普欣。

“长官快来看!特普欣没死,他吓昏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