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9 黄金交易/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法杰耶夫根本就不怕面前的‘特普欣’因为之前远东的驻军已经把这名贪婪的将军一切情报汇总并送到了他的面前。

果戈里和富曼诺夫为什么之前带走了七千盎司的黄金?不是为了向当地民众缴纳过路费的,他们的目的只是用来贿赂这名将军。

在沙俄人的行贿名单中,绝对没有珲春的名字,不仅仅是因为珲春仇恨沙俄人双方压根就没有建立起某种关系。

更是因为珲春的防区在黑龙江的南岸,哥萨克一旦度过黑龙江那就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面子,强大的哥萨克自然会摧毁一切敢于挡路的螳螂们。

在法杰耶夫的面前,特普欣所摆下的这场面不过就是想多榨一些油水罢了,一个为了黄金可以卖掉自己祖国国土的官员,一个甚至能把自己本国百姓当货物出口出去的将军,他是没有底限和原则的。

制造困难抬高价码,这是满清官员的常态,而这些软骨头一旦遇到强硬的对手,当钢刀架在脖子上只后,他们又会立刻变成摇尾巴的狗。

现在给你的黄金,总有一天能加倍的收回来,不仅如此还要抢走你们的土地和人口,远东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珲春当然听明白了对手的威胁,不过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他故作惊慌的说道“你……你敢威胁我?别以为我会怕了你,你们的先头部队已经和义勇军苦战在一起了!不想借道就赶紧滚,我就不信你会不在乎那些士兵的性命!”

法杰耶夫冷哼一声“痛快一点,你究竟想要多少?我没有时间和你墨迹了!”

珲春眨了眨眼睛反问道“你到底能掏多少黄金?我也没时间和你浪费!”

法杰耶夫把小羊皮手套捏的吱吱的响,可见他心中的愤怒,面对这些贪婪的满清官员,要不是有求于他们,他真恨不得一刀劈开对方的脑袋。

“好吧……我给你两万两,这已经是我们大军携带黄金的极限了!我不会再多给一分,我也再没有黄金了!”

“两万两那就是三万五千盎司的黄金,这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了!在我们欧洲,游艇都能买两三条,庄园能买四五座了!”

“我不管你如何分配,哪怕你特普欣把这些黄金全都自己私吞了,我也不管!我需要三万人吃的粮食和大量的马料,越多越好……”

“我知道你有办法,你们这些无耻的官员最擅长的就是做假账,这些粮食马料你只要一年的时间就能把账目做平,报损耗呗!这种事情你们也没少干过!”

“呵呵呵……当初你卖给我们驻军的火药,最后不就是报的损耗吗?”

珲春气的眼皮一哆嗦心说这特普欣一定得死,绝对不能留,居然连火药都敢走私给罗刹鬼,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事实就是这样,在沙俄开拓远东的时候,西伯利亚铁路压根就没有兴建,而沙俄的工业设备都在帝国的西方,想运到远东西伯利亚绝对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

从莫斯科输送到远东海参崴的物资补给,基本上一万金卢布的装备物资,运费就要消耗两万金卢布,这不是开玩笑,在没有铁路交通的时代,物资翻山越岭消耗的资源大的惊人。

比如说高加索山脉,哪里很多时候都要靠人力一点点把物资给背过去,在漠北草原寒冷的雪夜,也许一场暴风雪就能吞噬一整支运输队,这种损耗就连沙俄帝国都承受不起。

所以在远东生存的士兵,对物资都是非常珍惜的,能在本地解决的补给就绝对不会依赖西欧,能打猎就绝对不吃面包,甚至连火药这种易耗品,能从清国走私就不会依赖帝国的军工厂。

法杰耶夫知道,如果没有清国关外这些贪官所组建的走私网络,远东的驻军是根本坚持不到现在的,火药、铁器、食盐、调味品、烈酒、伤药……各种物资都需要清国人来提供。

这种情况直到西伯利亚铁路贯通之后才彻底解决,可以说是满清内部的贪官和奸商们帮助这些罗刹鬼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珲春跺脚发狠说道“再加两千两!我就答应你的条件!”

法杰耶夫气的肺都要爆炸了“上帝啊!你怎么会这么贪婪!这些黄金都是我们勇敢的哥萨克用命换来的!只有两万两了,多一分都没有!”

“呵呵呵……说实话了吧!还是抢来的!漠北草原让你们抢空了吧……行了,就按照你说的办吧,让你的兵把黄金送上来,我得当面清点……”

西北风呼啸,冰面上的火把被吹的呼噜噜的响,人影在冰面上被火把光芒映照的长长的,就好像一群群小鬼一样。

两万两黄金,相当于三万五千盎司,一千公斤,一吨!

这样的质量已经足以压塌一块冰面了,所以必须由士兵分散开来进行输送。

北岸的士兵把黄金分到不同的包裹和皮口袋里面,然后背在后背跟做贼的一样趁夜色往大江中央走去,而南岸也来了不少的账房和士兵,等待清点。

就在黑龙江的江心,一场交易正在进行。

一包又一包的黄金被散开,火把照的金光闪耀,瑷珲城内所有商号的掌柜和账房都被请了出来,接着火光开始清点黄金。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哪是什么黄金啊,这就是冤魂缠扰的杀人罪证。金簪、金项圈、金杯、金盘各种黄金摆件。

里面还有玉石、玛瑙各色宝石甚至还夹杂少量金银镶嵌的工艺品。

更可怕的是,里面还有沾血的金牙,甚至有几根套着金戒指的手指头。清点的账房当时差点就吐出来。

一看就明白,这就是活生生从人的手上切下来的手指头,这群强盗抢劫黄金的时候,可能太追求效率了,都懒得撸下来直接一刀切断了手指头,连着血肉就把黄金丢在了战利品堆里。

账房先生想把那根手指头给摘出去,可是旁边的一名中情局的官员却摇了摇头“放回去,这些金子以后就是打官司的证据!留着……”

足足一个时辰,黄金清点工作才算完成,一共两万零八十两,珲春笑着点了点头一挥手,身后的士兵开始背着黄金往南岸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