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1 来来来,相互伤害吧!/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冷的天气,法杰耶夫的额头都冒汗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他要是早知道对面的‘特普欣’换人了,他绝对不会让自己亲身去冒险。

情报是军事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甚至比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还要重要,法杰耶夫要是提前知道这是个假货,他绝对不会亲自上冰面去谈判,更不可能先给钱后收货。

正是因为他认定对方是那个懦弱、贪婪、无耻的特普欣,他才耀武扬威的来谈判,因为他认为自己手上的把柄和这么多黄金绝对能收买对方。

天杀的啊!怎么能换人呢?不带这么玩人的好不好,先看看珲春那气势,这铁塔样的男人看来不是软骨头,靠吓唬是不管用的了。

可是拼命就能行?法杰耶夫可不想死在这里,他在沙俄军界能混到五万哥萨克骑兵的军团长,这就已经是沙皇信赖的大将了,未来大好的前途等待着他,他怎么能轻易在这丢掉性命。

不行,我注定是要在欧洲战场上和法国、普鲁士争雄的男人, 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珲春一眼就看见对手眼睛中的犹豫了,他知道对面的人怕了,这时候珲春骨子里的狠戾劲上来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开枪啊!孙子……你不开枪你就是我孙子!”

珲春高抬手对着身后的士兵喊道“这些罗刹鬼不是瞧不起我们的装备吗?爷爷我今天就用康熙爷的大炮炸他们丫的!”

“你想干什么?冷静……”法杰耶夫脑门上全是汗。

瑷珲城是黑龙江防线最重要的一座军事要塞和商业重镇,这里的防御从康熙年间就一直在加固。

康熙二十五年,为了和沙俄军队开战,在瑷珲城铸造红衣大炮数十门,这种炮管足有二十公分厚的大炮,虽然原始但是极其耐用从康熙年间一直放到现在仍然可以正常开火。

当然了这种滑膛炮准头和威力都不怎么样,但是胜在声势浩大,杀人不杀人的确实是挺吓唬人的。尤其珲春今天并不想一炮炸死法杰耶夫,他只不过想用大炮轰炸冰面,以示决心而已。

篝火照亮了两门漆黑的红衣大炮,这种十七世纪典型的火炮法杰耶夫太熟悉了,他在军事学校的时候就曾经学习过如何操纵这种大炮。

“特普欣……不不不……珲春你疯了吗?”法杰耶夫真没想到珲春会在自己都没有退到安全之地就下令开炮。

可是说什么都晚了,早就装填完毕的红衣大炮被点燃引信,簌簌的火舌在黑夜中明亮闪烁,只听轰轰的两声巨响,炮口绽放出两朵通红的火花。

“军团长小心……”几乎是下意识的法杰耶夫严格的遵从了军事院校的教导,预见炮火轰炸赶紧卧倒,他趴在了冰面上身边的士兵叠罗汉一样压在他的身上。

而北岸的士兵不顾危险直接冲上冰面,准备去救他们的军团长,就连契科夫和阿沙文师长都亲自冲上去了。

实心的炮弹并没有瞄准法杰耶夫,反而砸在了他们左右八十多米的冰面上,只听砰砰两声闷响,紧接着就是冰面下如游龙一样的咔嚓咔嚓的裂响。

“冰面要破裂了!快拖军团长离开……”疯了一样士兵顾不得对面的清军,拖着法杰耶夫的脚踝跟拖死狗一样往北岸逃。

珲春身边的士兵抬手就想开枪却被将军制止住了“不能开枪!我们的目的是逼他们退兵,而不是结下死仇!我们以后要为陛下守护这片土地,我们会有三年难熬的时光,现在不是跟罗刹鬼拼命的时候……”

咔嚓咔嚓冰面大块的裂开,被凿破的格状冰面寸寸破裂,寒冷的江水涌了上来,浮冰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会南岸的士兵也都疯了“快带将军回来!冰面要破了……”虽然两个中弹的碎裂点都距离珲春八十多米左右,但是冰这种东西其脆无比,裂缝有时候会绵延上百米甚至二三百米。

天知道江水会不会下一秒就吞噬了珲春!

士兵们冲上去就要拖将军离开,但是珲春此刻居然跟疯子一样冲着在冰面上滑行的法杰耶夫吼道。

“来啊!有种接着上来互相伤害啊!看看谁怕谁!”

“哈哈哈……你怕了?哈哈哈……你堂堂哥萨克骑兵军团长居然害怕了?你像死狗一样的逃了!”

“原来不过如此!原来你们这群罗刹鬼也怕死啊!哈哈哈……原来你们也怕死!我呸……”

疯了,珲春疯子一样的狂跳狂叫,两岸的士兵傻子一样的看着发疯的将军。南岸的雾姐明白珲春在干什么,他这是用自己的命在鼓舞士气,他这是用疯子的手段在震慑敌人的肝胆。

罗刹鬼也没什么好怕的,他们也怕死,看看吧,他们一样也怕死!

法杰耶夫被忠诚的师长保护在身边,众人看着疯狂的珲春心中不由得涌出一股寒意。

自古就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而不要命的人怕什么呢?当然就是怕疯子了,现在的珲春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为了守土不惜一切的疯子。

南岸突然爆发出山呼海啸一样的欢呼声“将军虎威!万胜!”

契科夫师长狠的牙根都痒痒了“将军!开战吧,不能这么便宜这些清国奴!开战吧……”

可是这时候的法杰耶夫已经被珲春的疯劲震慑了肝胆,他惊恐的摇了摇头“打?怎么打?冰面上根本就过不了大部队,别说战马了,你背着沉重一点的装备都有可能掉河里,我们怎么打?”

“再看看对面的人数,将近八公里的绵延防御带,少说也有八九万士兵,以逸待劳我们怎么冲?”

“你想绕路吗?地形图你又不是没见过,这条破碎冰面的东西两侧,全是高深和密林,大部队完全没法机动,他们甚至在南岸投放一批猎人就能骚扰的我们寸步难进!”

法杰耶夫气的火冒三丈“走!我们向下游进发,我就不信他们能堵住所有的江面,反正我们也不准备从这里过江!我们去松花江口……”

“就这么放过他们了?我不服……”众将都快气哭了。

“会有报仇的一天的,中国人说的很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