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3 民族英雄/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群顿时轰动了,还没等珲春反应过来,十多名小伙子已经把他按在了床板上,上面铺了厚厚的一层棉被,珲春身上还盖了四五层皮裘。

“起!”人们大吼一声,十几名小伙子一起发力门板上肩把珲春抬了起来,此刻数万军民拥挤成了一个人胡同,夹道欢迎火把举的高高的给将军照亮道路。

“将军回城了!威武……跪!”

瑷珲城下,拥挤数万军民此刻黑压压跪倒一地,珲春哪里见过这个场面当时眼窝一热,泪水夺眶而出。

黑龙江地区还有宁古塔地区,这是整个关外最受罗刹鬼欺负的地方了,以前国朝强大的时候情况还好一点,对面的罗刹鬼被康熙爷打怕了做什么事情多少还收敛一下。

但是老人们都发现了,自从嘉庆朝之后罗刹鬼的探险队、商队什么的就逐渐的多了起来,而那时候边关的挑衅事件也逐渐频繁。

最受苦的还是老百姓,远东自古就是沙皇流放犯人的地方,能从富饶一点的西欧被发配到这里,除了冒险家之外也就是那些罪犯了,这些人没什么道德底线。

没吃的就抢,没穿的就偷,杀人越货欺凌妇女,无恶不作!而且这些人跟土匪一个德行,遇到大部队正规军就逃,遇到小部队就打,要是遇到老百姓自然就是烧杀掳掠了。

关外的百姓就没有一个不恨这些罗刹鬼的,可是朝廷窝囊啊,从嘉庆以后就是王二小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在这些昏庸无能的地方官的眼中,只要罗刹鬼不点大兵来侵略,只要不占领国朝的土地,至于死几个百姓那就睁一眼闭一眼吧。

至于说北京城的朝廷,谁有空管你万里之外几个屯子,几个村子的血案,甚至都没有地方官往上举报。

一年又一年,百姓心中的火山积攒了越来越多的压力,以前以为奕山和罗刹鬼开战,会打几个漂亮仗给百姓们出出气,可是谁都没想到,一场仗打下来,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打没了。

别说报仇出气了,这直接就是躺在地上装死了,关外百姓心中的伤疤还没好这回又直接撒了一把盐。

这个时候谁要是能带着大家打一场扬眉吐气的外战,谁就是百姓心目中的英雄,而今天的珲春正好填补了百姓心中的这个情感空缺。

三万哥萨克大军,被珲春挡在了黑龙江以北,虽然没有直接交火,但是谁都知道将军黑了罗刹鬼两万两黄金,还逼退了敌人。

在一片黑暗的晚清,这样的胜利已经可以算是奇迹了,珲春受到如此规模的迎接也不算过分。

流着马尿的珲春强打精神想要起来,可是雾姐却按住了他并低声说道“这是你应得的,此刻树立起你的形象,对你以后统治这里有非常大的帮助,不要拒绝,接受这一切……”

珲春擦了擦眼泪感激的抱拳道“多谢雾隐大人的妙计,没有你的指点我这辈子也休想有这样的荣耀啊!”

“没必要谢我,要谢就谢中情局吧!不瞒你说,丞相在中情局有一个民情分析部门,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可以任意的在清国制造出英雄出来!”

“当然,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也可也把英雄毁掉……”

珲春吓的一哆嗦,感觉骨头缝里的寒气越来越浓了。如果说以前对肖乐天的感觉只不过是叛逆、有才、佩服、敌对……等等情绪糅合在一起。

而此刻珲春心中只有敬和恐这两种情绪了,他没有见过肖乐天,但是从他和义勇军有所连续之后,他就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肖乐天的巨大影响力。

黑龙江的军民们以为珲春是民族英雄,而珲春自己却清楚,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提线木偶而已,所有的计策都是雾姐和他身边的一些情报官所指定的。

甚至包括如何左右军民的情绪,这种计划中情局也要负责。

就包括这次江心谈判,珲春应该如何黑对方的黄金,如何用疯狂的气势压制对手,如何让南岸的军民感受到珲春的武勇,这都提前有计划安排的。

有计划、有预演、有节奏……还有篝火、火把制造气氛,有节奏的喊杀声制造临场的声音效果。

这次和罗刹鬼的遭遇战,与其说是一场战争,更不妨说是一次现场版的舞台剧。

惊走了罗刹鬼,鼓舞了民心,树立了英雄……而幕后的导演和编辑们则默默无闻的隐身于黑暗之中。

如此恐怖的力量不是珲春能够理解的,他除了敬畏之外也实在是说不出什么了。

“看我干什么?抬手向百姓挥手致意……对了,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我都会如实的禀告陛下的!”

“珲春大人,您就等着公侯万代吧!”

当夜,珲春在万民敬仰的欢呼声中入了瑷珲城,全城名医云集守备府为将军大人诊治,四门大开无数信使骑快马将瑷珲大捷的消息发送到全省各地。

至此就算那些不服珲春的地方官员也不得不承认,有了这场胜利珲春在关外的声望已经可以说是如日中天了,指望黑龙江省内的势力撵走珲春那就是痴心妄想。

黑龙江南岸一片喜庆欢腾,所有得到瑷珲大捷消息的地区军民无不精神振奋,更多的百姓开始犒军,更多的青壮开始自带干粮前往黑龙江协防。

瑷珲城的成功经验被无数渡口的军民所复制,整个黑龙江冰面上开展了一场画棋盘的比赛。

法杰耶夫一群人都已经疯了,这一路而来所有能渡河的地方居然全都被中国人破坏了,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炸药炸碎的冰窟窿,还有就是棋盘一样的经纬线,不过在这些罗刹鬼的眼里他们更愿意称之为中国人的农田。

黑龙江有的地方宽阔,有的地方狭窄,在最狭窄处敌我双方只隔着三四百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哥萨克骑兵能看见对岸清国士兵冲他们比划各种侮辱的姿势。

有人冲他们撒尿,有人冲他们露屁股,还有就是最经典的国骂“操!”各种各样的操随着风从南岸飘到了北岸,愤怒的哥萨克们空有一腔敢战的热血可是却无处发泄。

“这条该死的河!为什么不冻的再结实一点!该死的中国人,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杀到你们的京师!占领你们皇帝的皇宫!你们等着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