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 掷弹兵发威/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掷弹兵这个兵种很独特,在历史上这是一个渐渐消亡的兵种,他的存在只是因为过去火药技术不过关,纯度不够,各种爆炸物必须要做的很大很重才能够威力。

掷弹兵的火力配置应该属于炮兵和步兵的中间过度缓解,在十七世纪、十八世纪的战场上,一旦炮兵没有跟上队伍,或者说阵地配置有问题无法提供火力掩护的时候,掷弹兵就能派上用场了。

这些最强壮的士兵,跑的飞快,动作灵活,沉重的爆炸物他们可以丢的老远,甚至能够精准的隔着窗户把炸药包丢进城堡里。

最勇敢最强壮的士兵才能被选入掷弹兵的序列中,甚至到了二战时候,掷弹兵已经消失,但是人们为了纪念这些英勇的士兵,还在很多部队番号中保留了掷弹兵的名字。

比如说德国就有很多支以掷弹兵命名的部队,就好比二战后美军还保留了骑兵师的番号一样,当然了那时候骑兵师肯定是不骑马了。

淘汰掷弹兵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科技的发展,化学的发展改良了炸药的威力,钢铁铸造水平的提高以及机械加工水平的发展,让火炮的威力和机动力有了成倍的提升。

渐渐的掷弹兵作为一个独立兵种的存在意义也就越来越小了,单兵手雷威力越来越大,火炮种类也越来越多,甚至到最后连飞机和坦克都出现在了战场,这就更使得掷弹兵成为鸡肋兵种,退出历史舞台也就是必然的了。

没有无用的兵种,只有适用的兵种,肖乐天深谙此道。此刻亚洲大地上还没有真正牛逼的炮兵部队,而武器系统还非常的原始,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肖乐天大力发展系列手雷,绝对是非常经济有效的一种提升火力的手段。

花最少的钱,最大的提高火力,这是肖乐天非常引以为豪的一件事,正是由于华族武器库中对单兵手雷的使用率非常高,甚至达到了依赖程度,所以掷弹兵这个兵种在肖乐天的手中满血复活了。

一些特种爆炸物,还真不是一般士兵能玩的了的,就比如现在专门克制骑兵的特种手雷,长长的木柄上安装着沉重的铁罐头远远看去跟小孩脑袋那么大。

普通的单兵手雷重量大概在500克一下,而这种特种手雷每一枚重量都达到了1300克,足足一公斤多,身体单薄的士兵估计连爆炸安全范围都丢不出去。

掷弹兵快速进入阵地,不用等上峰的命令,眼下马群已经冲到阵地一百米之内,周围战友已经打疯了,整个战壕内铺满了一层子弹壳。

到处都是枪声和喊杀声,血腥味刺激的这群掷弹兵异常兴奋。

“死去吧!炸死这群畜生……”拉动引信,木柄尾端冒出一股股灰黑色的烟雾,掷弹兵抡圆了胳膊,一枚枚漆黑的手雷翻滚着飞向马群。

砰……砰砰……预料中的巨大爆炸声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闷的炸响,就好像新年孩子们点燃的炮仗一样,根本就没有普通手雷的巨大声响。

“操!你们丢的这是什么东西?臭弹是不是……”刚刚当兵一个冬天的义勇军根本就没见识过这种特种手雷,相反的那些老兵却大吼了起来。

“小心!小心躲避疯马!”

手雷在马群中爆炸,没有火光没有破片,却炸开了一团团的灰色烟雾,所有战马一触碰到这种烟雾全都疯了。

唏律律……战马前蹄腾空踩在了别的马背声,明明是跑直线的战马居然跟喝醉了一样东南西北到处乱撞,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战马都跟见了鬼一样躲避那些烟雾团。

控马的士兵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被瞬间掀翻下马,然后又被无数马蹄活活踩成肉泥。

“这是什么东西?”对岸的哥萨克们一片惊呼。

而义勇军的阵地却欢呼一片“生化武器!看见没有,这就是传说中的生化武器……妈的你别问我什么是生化,老子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很厉害就是了……

龙爷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啊,丞相你居然把咱们当年的玩具给发展成真正可以一战的武器了?

龙爷嘴里的玩具,就是当年肖乐天打群架下黑手的胡椒手雷而已,最早在塘沽还有琉球的时候,肖乐天就制造了无数这种土著手雷。

选取一根粗细合适的竹管,破开一截里面塞满了磨的极细的胡椒粉、辣椒粉、生石灰粉……然后在靠近引信的区域塞入适量的火药充当战斗部。

一根简单的竹管胡椒手雷成本非常低,但是这却是打群架、下黑手的最佳手段,爆炸产生的烟尘极具刺激性,浓度一旦够大足能把人给呛死。

但是这种手雷也有缺陷,就是不能在空旷场地使用,有风的天气或者风向不对的时候也不能使用,大多数时候都是用在巷战、野战等特种作战环境。

项少龙完全没有想到现在的胡椒手雷已经升级成这样了,更多的装药量,更多的爆炸物,形成的烟尘带也更加浓密,虽然此刻处于野外但是只要这种手雷投资的密度足够多,也一样能形成一条人马难以通过的生化区域。

战马可以不怕子弹,可以适应爆炸的声浪和火光,这些牲畜可以按照自然的天性选择羊群效应扑向悬崖而毫无恐惧。

但是战马绝对受不了这种生化武器的刺激,细微的刺激性粉末进入口鼻和眼睛之后,火辣辣的剧痛顿时让这些大牲口疯狂了。

冰面此刻已经乱做一团,原本朝着一个方向狂奔的马群四散奔逃,就跟下饺子一样不顾一切的跳入冰冷的河水。

无数战马相互撞在了一起,骨断筋折被踩成了肉泥。当然还是有一批战马冲向了义勇军的阵地,可是数量和密度已经没有了威胁,几轮毛瑟齐射之后阵地前一片哀鸣。

天地间突然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后续准备冲锋的哥萨克们都看傻了,他们坐在马背上忘记了冲锋,眼前的冰面上全是人马的尸体已经没有落脚的地方了。

傻子都能看明白,第二波进攻已经彻底失败,再看看时间此刻已经接近下午五点,天色渐渐的阴沉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