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5 重伤的将军/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预备队,一团三营已经集结完毕,等候命令……”

“前线已经收拢俘虏一千三百余名,请指示安置在什么地方……”

“报告……骑兵已经突击至江北五公里处……”

“报……步兵已经扫清障碍,目前按照原计划兵分两路包抄溃兵……”

……

一道又一道的汇报声在指挥部响起,项少龙和参谋们忙的不可开交,所有情报汇总上图,然后还要迅速下达军令。

那些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兵可以休息,包括到明天早上完成任务的各部队也可以轮番休整,但唯独战争的大脑门不可以休息。

他们必须24小时连轴转,处理每时每刻所发生的突发事件,对整个战争进程做出持续不断的休整。

江心岛上的工事内已经吵成了一团,项少龙和他的参谋团一个个吊着雪茄和烟卷,浓茶、咖啡随便喝,角落里放着咬了一口的肉夹馍,已经凉的跟石头一样了,可是饥饿的军官们还时不时抄起来咬一口。

整个工事内只有一个闲人,那就是角落里打着呼噜的肖乐天,只见他用熊皮大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腿搭在椅子上,身子蜷缩在圈椅里面,睡的这叫一个香甜。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快的让人不敢想象,好像上一秒项少龙刚刚看过怀表可是三条命令发布之后再看怀表居然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四点,此刻骑兵已经突入江北十公里处,步兵也完成了钳形包抄阵势保护着骑兵的侧翼一路压向北方。

前方传来的好消息一个接一个,俘获的哥萨克俘虏被绳索串成一串串的从前方送了回来,中情局的官员搜索着战场上一切带有文字的纸张还有各种有价值的情报。

龙爷兴奋的搓着手“没错,继续向北压,打到这些王八蛋进入永久冻土区去,饿死他们,冻死他们!”

就在时针指向凌晨四点四十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道沙哑的吼声,声音中完全抑制不住狂喜。

“报告将军!好消息……前方狙击手们抓到了最大的大鱼,哥萨克的军团长法杰耶夫中弹落马,现在已经被我们俘虏……”

轰的一声,整个指挥部全炸锅了!

“万岁!抓住法杰耶夫了!”

人们只见角落里的肖乐天猛然起身丢掉熊皮大衣吼道“人呢?是死是活!”

“报告丞相,重伤!但是我来的时候还有气!”

“快……派我的贴身医护人员去治疗!必须保证他的安全!战场上俘虏一名将军,你们知道这会给我们谈判增加多少筹码吗?快去……”

“不不不……我必须亲自去,法杰耶夫一定要活得!”说完肖乐天披上大衣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

丞相卫队一百多人簇拥这肖乐天度过了阿穆尔河,一行人所到之处所有士兵无不立正敬礼,所有俘虏无不惊恐侧目。

在肖乐天的眼中,远东何时有过这样的景象,残暴的罗刹鬼浮尸数十里,各种各样的军械丢的遍地都是。

篝火的余烬还在燃烧,没有死透的战马仍然抽动着双腿。再看看那些幽魂一样的沙俄士兵,此刻早就没有了以往的不可一世,长长的绳索反捆着他们的双手,十人一串只有两名义勇军押送。

没有任何一名俘虏企图逃跑,这场杀戮彻底震慑了他们的心,更重要的是这些罗刹鬼已经疲累饥渴到了极限,就算有逃跑的心也没有那个力气了。

“求求你们……给我点吃的好不好,能不能让我从死尸身上扒一件衣服?”

“看在上帝的份上,给我口烈酒吧,我就快要冻死了……”

一帮俘虏说着义勇军士兵谁都听不懂的俄文苦求食物清水,还有衣服烈酒御寒,此刻室外的温度足有零下十八九度,常人的体温根本就经受不住这样的酷寒,一路上肖乐天眼瞅着有三四名伤兵躺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传令下去,让这些俘虏从死尸身上扒衣服,伤兵可以分一些食物给他们……”肖乐天突发善心说道。

旁边有义勇军向导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丞相就是菩萨心肠,这些人还管他们干嘛?现在这天气多暖和,要是三九天气里,晚上温度要比现在冷一倍呢……”

“这些鼻子都已经冻习惯了,比这再冷的天气他们都不怕……再说了,这些王八蛋死一个咱们就省心一个,谁有那么多粮食喂他们啊!”

“闭嘴!”肖乐天身边掌旗的卫兵大声喝道“忘记义勇军的军令了?接到上峰的军令应该怎么做?”

“服从命令是我们的天职!是!丞相,我这就去传令……”义勇军毕竟还是入伍的时间短,打一场胜仗就有点得意忘形了。

在华族军队中,谁敢跟长官的的命令讨价还价?更别说是丞相了。

看着吓白了连的义勇军向导策马跑了出去传令,掌旗卫兵不屑的说道“新兵蛋子一个……”

其实这些华族老兵们也不理解肖乐天的命令,现在已经快五点了,再过一会太阳出来气温就会迅速升高,就算不用大家去救这些俘虏也死不了多少。

天知道为什么丞相要对这些人大发善心,可是他们完全不知道肖乐天所动的恻隐之心无非就是为他一个最爱的人祈福而已。

“走吧,让我们去看看法杰耶夫去!架……”

法杰耶夫此刻正躺在担架上被人抬着迅速往南行进,他的身姿下面垫了三层的狼皮,身上也盖上了两层的裘皮大衣,可是就这样他依然冷的浑身哆嗦。

在他的右胸口上一个子弹打透的贯穿伤放了他不少的鲜血,过度失血让他完全没法抵御黑夜的寒冷天气。

随军医生一看实在是不行了大吼道“不能再走了!原地休息,两堆篝火,把病人放在中间……”

“我现在需要帐篷,需要挡风的帐篷……”

“帐篷没有,不过羊皮有的是……”

“少废话了,把羊皮接起来,圈成帷幕挡住寒风……我们就地休息必须要撑到明天中午气温最高时再行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