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6 抢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失血过多加上严重低温双重折磨着法杰耶夫,反而他胸口的那个贯穿伤却不值一提,一枪伤了右肺叶,伤势严重但并不是致命伤。

意识在一点点的模糊,他的嘴唇已经苍白了,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死尸的气息,幻觉在脑海中形成,他的一声开始如幻灯片一样的掠过。

父亲、母亲、童年……少年时候的校园恶霸就是他,最美丽的姑娘让他给按在了稻草堆里面……

再后来就是军校生涯,是接着贵族头衔再加上自己的拼命,而一路平步青云。但是停滞期在他四十岁任命为少将之后终于出现了。

从西欧平原和森林,再到战火纷飞的克里米亚,然后再到高加索地区驻防,最后又被调到了中亚高原协助阿古柏练兵侵略新疆。

一年又一年,年少时候的天才居然被帝国所遗忘了……不不不,也不能说是遗忘,每次执行任务之后,他和他的军队都能得到沙皇的嘉奖令,甚至自己也得到过数枚金质勋章。

沙皇没有忘记他,莫斯科也没有忘记他,而自己的任务更是一项项的圆满完成了。

为什么官衔却不能寸进?为什么他会距离莫斯科越来越遥远?难道真的只是军部那些老头在嫉贤妒能吗?

法杰耶夫想不明白,从四十岁升少将到现在已经六年了,他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停滞了整整六年。

“这次该死的战争之后,我应该可以得到一次长假了……我要回莫斯科,我要去见陛下,我要弄清楚这是为什么……”

意识模糊之时,他只有这么一个念头,可是此刻他已经感受到了灵魂出窍,寒冷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股股的温暖。

“他在说什么?他究竟在说什么……吗啡!大剂量吗啡刺激!快快快……”

吗啡,一种从鸦片中提取的强烈镇痛剂,在1806年法国化学家就已经从实验室中提取出了这种物质,从诞生的那一刻起这就是一种用途广泛的急救药物。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种药物在现在这个时代是在是太贵了,在没有研究出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年代,吗啡只能少量的在实验室中进行提取。

“谁会给我用这么贵重的药呢?我的副官手里确实有一包,可是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突然间他的大腿内侧一阵刺痛,紧接着一股暖意涌上全身,濒死体验瞬间消散,寒冷的感觉和伤口的刺痛都消失了,那一刻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睁开眼一看,一个英武的年轻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法杰耶夫下意识的想要做起来,可是动一动腰却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你是谁?你的军服迥异于所有的中国人,你肩膀为什么有九颗金星的肩章?你的军衔是什么?”法杰耶夫问道。

来人正是肖乐天,九颗金星的肩章那是出自意大利服装设计师的创意,华族一系列军服选择的都是意大利和普鲁士的服装设计师。

九为中国人所尊崇的数极,在华族能够拥有九星肩章的只有肖乐天一人而已,而且华族法典已经明文规定,九星肩章为肖乐天独有,哪怕百年之后华族继任的各位军队统帅,也只能佩戴八颗金星。

“翻译他的话,我俄文很差劲的!”肖乐天点头对身边的翻译官说道。

随行翻译官一共四名,都是常年和俄国人做生意的老伙计了,这样就能极大的避免翻译的口误。

“我就是肖乐天!华族的首相,报上你的姓名和军衔……”

法杰耶夫眼睛顿时一亮,他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这是和一个民族的统帅进行对话,他必须要给予尊重并不丢沙俄的国威。

可是失血实在是太多了,挣扎了两次还是没有起来,肖乐天对自己的医护人员说道“检查他的血型,从军官预备血库中提取鲜血……再给他一针吗啡,扶他做起来!”

“两堆篝火不够,再加两堆,并准备热水和炭盆……”

黎明前的黑暗最是阴冷,现在气温至少在零下十九度甚至二十度以上,这样的天气就连没有受伤的壮汉都承受不了,更别说伤员了。

法杰耶夫身后垫了两个大单兵背包,这让他可以勉强的坐起来,多加的一针吗啡让他的精神更为振奋,一群白衣士兵正在忙碌的进行血型比对,很快一瓶装在保温箱内的血浆注入到了法杰耶夫的身体内。

法杰耶夫沉默的看着一切,他突然长叹一声低语道“万万没有想到,中国人的军队居然如此先进,你们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医护力量,还有你们的装备居然如此精良……”

“我不如你们啊!你打碎了我之前对中国人的所有旧有的印象……”

“翻译!他在说什么?”肖乐天问道,很快四名翻译官把法杰耶夫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肖乐天。

肖乐天给自己拽了一个马扎,坐在了法杰耶夫的身边,此刻士兵们已经用羊皮连成了环形的防风帷幕,肖乐天和法杰耶夫被围在中间,陪伴的除了翻译之外就只有几名医护人员了。

“开门见山吧!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的命,你活着对我很重要!”肖乐天说道。

“呵呵……是的,我当然知道你要我做什么了,你需要我下令所有哥萨克停止抵抗接受你的俘虏?你还希望一个活着的我能够成为谈判桌上最好用的筹码,对不对?”

肖乐天点了点头“你很聪明,这正是我想要的,不过这也是你们现在最急需的!放弃吧,你们已经弹尽粮绝了,再坚持下去不过就是冻饿而死……”

“知道我来的这一路上看见俘虏们说的最多的话是什么吗?是向我们乞讨食物……呵呵,堂堂沙俄精锐哥萨克骑兵,居然变成了乞讨食物的乞丐,真是嘲讽啊!”

法杰耶夫脸色涨红了起来,也许是气的也许是输血已经起了效果。

“咳咳咳……你可以享受你的胜利,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们!如果不是我们失去了补给,你以为你能战胜我们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