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7 专治不服/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法杰耶夫不服,他承认失败但是绝不服气,更不会接受肖乐天的羞辱。

“从中亚一路赶到这里,好几千公里的路程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三个多月的苦难行军啊,我们是踏着一路冰雪而来的……”

“我们在马背上吃,马背上睡,渴了喝雪水,饿了吃肉干,战马一旦倒毙就会立刻成为我们的军粮,我们是吃生肉走过来的……”

“没有野战炮,火药数量也不多,没有步兵的协同,包括药品也非常稀少……但无论多么艰苦,我们依然完成了这次战略大迂回!”

“如果不是该死的清国人内讧,如果不是珲春发动了那场兵变,只要我们在瑷珲城内得到补给,你以为你能战胜我吗?”

“哈哈哈,之前果戈里和富曼诺夫是不是给你们制造了无数的麻烦?他们怎么样了?我想无论斩获如何,他们都给了你们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吧!我相信我手下的实力,因为我带着他们战斗过,我坚信……”

肖乐天默默的倾听着法杰耶夫的发泄,他没有生气对一名重伤的俘虏完全没有必要较真,输了就是输了。

法杰耶夫唠叨了足有十分钟,话里话外全都是说哥萨克是多么的勇猛,作战经验是多么的丰富,只要物资充足,突破江心岛的方法有多少中等等。

说实话肖乐天还是很佩服法杰耶夫的实力的,从这短短十分钟内法杰耶夫就拿出来三套可行的破阵战术,当然前提条件是士兵和战马能吃饱,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法杰耶夫不是庸才,但是他依然是失败了,所有的言辞争锋不过就是想给自己找补一点面子罢了。

“说完了?”肖乐天看了看他“给少将沏一杯热糖水补充一下体力吧!”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都对,记住我这不是反讽而是真的觉得你说的很对……如果是双方堂而皇之的作战,你我之间物资差距不是很大的情况下,我们确实打不过你!”

“我也是带兵之人,我能看出哥萨克的精锐之处,你们擅长苦战、肉搏,你们的顿河马力量强、爆发力惊人,突破步兵或者蒙古马的军阵不在话下!”

“而且战斗中变阵的技巧也非常厉害,士兵个人控马水准远超我们……种种因素分析,对上你们这群精锐,别说远东义勇军了,就算是我把琉球本岛的华族正规军拉上来,想打赢你们都要碰碎几颗门牙……”

肖乐天从医护兵的手里接过糖水送到法杰耶夫的手中笑道“可是,战争这种东西就不相信可是这两个字!”

“你一个劲的埋怨自己的士兵千里迢迢急行军都属于疲军,又抱怨粮草断绝、补给不够,还抱怨什么远东的见鬼天气……”

“甚至你还在抱怨珲春所发起的兵变,关上了大门的黑龙江堵住了你们的路,所以你不爽了,所以你只能被迫和我决战了……”

“说来说去,就是这些陈词滥调对不对?可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会这样?”

法杰耶夫捧着一杯糖水整个人都愣住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们卑鄙和奸诈……”

“哈哈哈……如果卑鄙和奸诈能够带来胜利的话,那我就可以认定这是一个褒义词了!你法杰耶夫看来这辈子也只能当一个军团长了,就算没有这场失败,你的官运也只能止步于此!”

“为什么?”法杰耶夫手一抖半杯糖水都撒了。

“为什么?因为你只知道唠叨,只抱怨那些不足之处,而从来不仔细研究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困境!”

“你充其量就是一个熟悉战术的指挥官而已,对于战略你毫无一点天赋!真正的统帅下棋都是在战场之外的,你以为战争就是你眼前的刀光剑雨吗?”

“你错了,大错特错!我告诉你我是怎么推演这场战争的……为什么我选择这个节骨眼上发动战争,那是因为我已经把亚洲和欧洲所有的势力所能出现的反应推演了一遍……”

“你应该知道现在欧洲正在酝酿一场大战,普鲁士和法国已经撕破了脸皮,现在整个欧洲都在关注这两个陆军强国如何争锋,战争一触即发……”

“能够对亚洲有影响力的这几个国家,我可以挨个给你分析一下!英国对你们沙俄从来都是防备有加的,能够遏制你们的扩张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非常爽快的事情,所以英国只会提供外交斡旋,而不会实际干预……”

“再看看美国,现在美国内战结束,全国拼了命的往西部拓展空间,孤立主义盛行,他们所想的只是闷头发财,谁会在乎远东这片不毛之地?”

“说句不好听的,就连你们卖出去的阿拉斯加他们都没有功夫开发呢,还会管远东的死活?”

“再看看法国吧,我承认法皇拿破仑三世和我是有仇,他当然希望我死了,可是现在普鲁士已经死死的缠住了他,再加上他好几次在我手上吃了暗亏,你觉得他还会轻举妄动吗?”

“别傻了,能够影响东亚的欧洲强国,不过就是英法美加上你们沙俄而已,就这四家多一家都不会有的,现在已经有三家力量你们借不到了,我的胜算是不是高了很多啊?”

“再说说你们沙俄,自家事情自家知,远东你们就这么一点军事力量,打没了沙皇想补充都来不及,从西欧到远东请问你们需要走多少个月?物资怎么运输?”

“不仅如此,新疆那边拖住了你们多少军队和钱财?放弃新疆的局面全军压到我这里来?哈哈哈,就算沙皇有这个魄力,请问你们还有这个财力吗?”

“从战争伊始,我就已经全盘算计好了一切变化,甚至包括你们沙俄内部的变化……明说吧,这次失败之后,你们沙俄已经没有能力再往这边派遣任何一个师团级的军队了,因为你们的帝国财力已经快要枯竭!”

“谈判,只有谈判是唯一的途径,可是你觉得我会在谈判桌上吃亏吗?”

肖乐天心中暗道,小样还敢跟我叫嚣,老子我专治各种不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