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2 换位的肖乐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法杰耶夫的脸色惨白无比,肖乐天的话如刀子一样刺在了他的心中,他本来是可以把这场失败的责任推卸到敌人的狡猾、清国的背叛、天气的寒冷、物资的匮乏……等等原因上。

可是今天肖乐天撕碎了他对自我内心的层层欺骗,原来外面的原因都是借口,造成这次失败的罪人只是自己而已。

“原来是这样……从一开始这一切都只是陷阱……只是陷阱而已……”喃喃自语的法杰耶夫已经有点发傻了。

肖乐天冷哼道“你不是想知道如何破我这个局吗?你想知道换做我是你会如何做吗?很好,我可以告诉你……”

“如果我是你,我根本就不会玩命的往远东赶……这是什么鬼天气?没有粮草储备进行千里大奔袭?这种兵家大忌你都能犯?简直是愚蠢……”

“开春时分正是蒙古各部族最虚弱的时候,大雪未化,粮草已经见底,蒙古骑兵来不及各部落进行集合,这才让你们钻了一个空子……”

“一个又一个的部落被你们洗劫,一连串的小胜利是不是让你们的脑子狂热了?是不是出现幻觉了?狂妄的哥萨克又成了战无不胜的化身了?行了吧,别吹牛了,想当年拿破仑打到莫斯科的时候,要不是因为寒冷的天气,你们早就亡国了……”

“正是因为狂妄和一连串的小胜利麻痹了你,当然还有特普欣为代表的那些吃里扒外的卖国贼们,更是增加了你们的嚣张气焰……”

“当将领失去了冷静,当你们狂妄自大的时候,失败就是必然的!”

“如果是我,绝不会在战场上小巧任何一个对手,我可以在战略上藐视对手,但是在战术上我会十万分的重视对手!”

肖乐天身后的副官们眼睛一亮,手中钢笔沙沙的响,有一句可以放在军校课本中的名言诞生了,他们当然认为这句话就是肖乐天的原创。

“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要十万分的重视对手……”法杰耶夫咀嚼着这句话如同嚼着沉重的铁橄榄一样,百味横陈。

肖乐天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往海参崴这个圈套里面跳的,我会选择‘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就是要胜利吗,选择胜利的方式有很多种啊!”

“比如我会在漠北草原停下脚步开始搜集物资补给,搜刮战马,吞并不顺从的小部落,并和一些北蒙古那些不顺从满清的小部落结盟……”

“我会改变进军的道路,我从漠北草原开始南下,五万哥萨克老兵,一人配备双马,你要是再过些一两万的漠北蒙古仆从军,整个大清国的草原可就是你们称王了!”

“崭新的伯丹步枪,对付我们义勇军还差一点,但是对付蒙古王公的骑兵那是绰绰有余了!”

“开春的大草原正是进兵的好时节,数万大军从北地,也就是车臣汗的领地一路南下,你可以走西南方向兵围库伦,也可以直接选择正南方杀向归化、大同、张家口等长城一线……”

“哈哈,不用直接动手,只要哥萨克的军旗在这些城市外围飘扬几天,北京城就得炸了锅!”

“当然了,你也许会认为这条线路风险太大?这也很好解决,改变路线为东南方向,直扑东四盟领地,兵临赤峰,以至于更南方的承德,满清朝廷一样受不了……”

“当然了,你也许会遇到大队蒙古骑兵的阻击,但是你放心短时间蒙古部落是很难集合出超过十万以上的大军的,而十万以下的军队你们已经可以应付了!”

“更重要的是,你们的目标并不是蒙古王公,所以你们完全没有必要和他们决战,小部队歼灭之,大部队驱散之,然后快速移动转进穿插,不让超大规模的骑兵团追踪到你们的方向……”

“蒙古人已经有很久都没有打仗了,他们拦不住你们……”

肖乐天看着有点发傻的法杰耶夫叹息道“哎……也许你依然在担心海参崴的死活,别这么没出息,战略上的得失不是靠一城一地这么算的!”

“你是不是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把屠刀伸向满清的腹地啊?其实这个战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利用满清帝国的外交影响力,把西方列强都拖到谈判桌上……”

“要换了我,我就胡搅蛮缠,我就说你满清背信弃义,就把屎盆子扣在满清的头上,一口咬定满清就是远东义勇军的幕后指使!”

“满清根本就没法分辨,毕竟宁古塔地区给义勇军提供了一个冬天的保护,很多义勇军士兵压根都不是远东遗民,而是吉林地区的百姓入伍……”

“只要你拿出混不吝的无赖劲儿,满清活活气死也没注意……那些胆小鬼,一旦看见哥萨克的骑兵威胁到了长城防线,哪怕只是做一个样子,就会把他们活活吓死!”

“你不懂那些人的心理,就算他们知道哥萨克根本就没有能力突破到长城南部,可是这种威慑力就已经能吓死他们了……”

“因为满清必须要给全天下的汉人一种虚妄的安全感,一种正朔的威严!如果全天下的汉人都知道沙俄哥萨克开始进攻长城防线了,那么满清的权威形象就会瞬间崩塌,这才是他们最害怕的!”

“就算为了继续蒙骗全天下的汉人,这些八旗纨绔们也得跟你们主动和谈!”

法杰耶夫都听傻了,周围的官兵们也听傻了,就连巴克医生也愣住了,他突然有一种扒开肖乐天脑袋仔细研究一下里面回路的冲动。

这脑子是怎么长的,为什么能考虑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因素,而且居然能掺和在一起成为一个严谨的逻辑网络。

肖乐天不顾大家惊讶的目光继续说道“满清怂了,他们就会主动找你寻求谈判,敲诈点钱财那都是小事,更重要的是,你通过满清的国际地位,就可以把这场战争给搞大了!”

“也许那时候海参崴已经陷落了,而你又一口咬定义勇军是满清幕后指使的,这就成了一场说不清的官司,既然是国际外交官司,那么就一定会请第三方当仲裁者!”

“到那时候……”肖乐天摇了摇头“到那时候,满清就成了我手中的一块跳板,或者说一把钥匙,就用大清帝国的名义,寻求万国协调……”

“到那个时候,能对付我肖乐天的真正对手,可就上场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