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3 可怕的推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的真正的对手是谁?其实就是现在引领世界的西方强国中的那些政治精英们,比如说卑斯麦、德比伯爵、本杰明首相、还有西方强国的君主、女王、外交家们。

这些精通战略的政客,本身能力就非常强大,一个个都跟蚂蟥一样咬住你就不会松口,跟要命的是,他们背后拥有一个个工业化非常强大的国家。

这就好比一个精明老道的牌手,手中还有一手好牌一样,你基本上找不到对付他的破绽,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免和他们开牌对局。

肖乐天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经营着自己的势力,和美国保持友好的商业关系,和普鲁士进行准军事同盟,对英国则十二万分的尊重先麻痹住他们。

剩下的国家肖乐天也都尽到了自己的客气礼貌,而且绝对不会贸然的去挑战其他国家的利益,甚至包括已经没落的荷兰,肖乐天的华族在南洋地区对于荷兰人留下的殖民地还是非常克制保守的。

肖乐天所遵循的外交准则就是团结一大批,麻痹一大批,针对一两个,当然最好是只针对一个。

法国是肖乐天的第一对手,其实这话说起来也不确切,法国不是肖乐天的敌人,肖乐天的敌人其实只是法皇拿破仑三世而已。

肖乐天其实只不过是想掺合到普法战争中,去分一杯羹,一杯胜利者专享的美味羹汤而已。

沙俄是眼下肖乐天的第二对手,因为肖乐天需要远东国,华族需要未来关外的煤铁有色木材等等的资源。

除此之外肖乐天绝对不会再树立第三个对手,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华族能维持住现在的势力范围已经算是在弄险了,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肖乐天长叹一声居然打了一个寒颤,他也被自己所描绘的画面所震慑了,如果事态真的按照肖乐天的计划去发展,那还真是一件灭顶之灾。

“如果……如果事态真的发展到那个阶段,满清一旦向万国寻求外交仲裁了……”

“你们别这么看我,我觉得满清肯定会这么干的,因为他们委屈啊!因为他们明明不是义勇军的后台老板,却被扣了一盆子屎,他们肯定委屈,肯定要分辨的……”

“到那时候,英法美普奥再加上华族、满清、沙俄还有义勇军的代表,就会齐聚一堂,甚至连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家也会派出观察员来掺合一脚……”

“到那时候,这场战争可就变味了!尤其是英法等国的老狐狸们,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的,甚至他们会出动一些军队进行军事干预……”

“海参崴到时候就算在义勇军的手里又能怎样?万国不承认,他就没法独立,沙俄不松口这场仗就不算结束,时间越拖越久,西方各国派来的‘调节’舰队就会越来越多,到时候鹿死谁手可就不得知喽!”

肖乐天拍了拍法杰耶夫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更重要的是,外交谈判一旦开始,战争就会暂停,你们屯兵在蒙古草原上就有了一个比较牵强的借口,反正你们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不用死人了……”

“时间对你们沙俄来说太重要了,一场外交谈判可以说是旷日持久的,半年一年都有可能……度过倒春寒的四月,迎来初夏盛夏,进入金秋……”

“半年时间,你们沙俄能从西欧调集多少步兵来这里支援?五万?还是七万?”

“操,你法杰耶夫手里要是有了五万哥萨克再来五万步兵,这远东你不得横着走啊?物资补给充分了你还怕什么?黑龙江和阿穆尔河还能挡得住你的脚步吗?工兵现搭建浮桥都来得及啊……”

“嗯嗯嗯……以你们那股无耻的劲头,一定会在谈判僵持阶段悍然发动进攻的,只要你认为实力足够攻陷海参崴了,你们会撕碎一切伪善的面具,向海参崴发动进攻造成既成事实……”

“反正你们手里有中俄北京条约,海参崴被你们夺回去,在国际法上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啧啧啧……”肖乐天咋舌的说道“瞧瞧,不用死多少人,这个局不就破了吗?当然了,海参崴的那点守军肯定是牺牲掉了的……可是那和你法杰耶夫有什么关系呢?”

“与之相反的,季亚琴科和艾托林的失败更能衬托出你胜利的辉煌啊!这样一来你立刻就在沙皇的心目中地位升高一大截啊!”

“从一名战术家,摇身一变就成为了一名战略家,你说你会不会升官发财?有了这场胜利,你这辈子元帅可就有希望了啊,哈哈哈……”

在肖乐天嘲讽的笑声中,法杰耶夫脸色惨白无比,突然他大叫一声“上帝啊!你为什么派下这么一个魔鬼来折磨我们……非战之过,这次失败根本就不是我们军人的失败啊……他不是人,噗……”一口血就喷出去了。

还好肖乐天躲得快,否则崭新的元帅服就被喷脏了,巴克医生不计前嫌赶紧冲上去帮法杰耶夫医治。

就在这时候帷幕外一片喧哗,新赐名的田无双大吼道“找到军旗了,找到双头鹰旗了!献给丞相去……”

一群人裹挟着寒风冲了进来,两面巨大的军旗上全是血迹和污渍,边缘还有破损之处和脚印。

曾经无比骄傲的军旗此刻倒悬于地,被叶秋他们拖着从外面进来。

这真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法杰耶夫一看到这两面军旗顿时眼睛一黑,噗的一声又一口黑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直接昏倒在地。

“天谴啊……这个魔鬼是沙俄的天谴!他就是我们的惩罚……”意识消散之前,法杰耶夫心中只有这一句话。

狙击手们看着昏死过去的法杰耶夫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肖乐天摇了摇头走出帷幕,紧随其后的是丞相卫队的警卫和几名书记副官们。

“丞相……您今天所说的一切,是……是真的吗?真的有这种可能吗?”副官们惊恐的问道。

肖乐天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是的,其实胜利和失败就是一张纸的两面而已,我们差一点就堕入深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