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7 东南风/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法国的深秋,以西北风天气居多,北大西洋的冷空气呼啸而来,带来充沛的水汽还有刺骨的寒冷。

但是欧洲和亚洲不一样,在大陆的南端还有一个地中海横亘在其中,这片海洋也会对大气环流造成影响,所以说就算秋冬西北风力强劲的季节里,也是有南风偶尔刮起的。

这其实就是欧洲大陆一直降水充沛的重要原因,大西洋和地中海之间的潮湿空气,拥有非常明显的温差,一旦交汇就是大范围的降雨或者降雪。

欧洲森林、草原密布,植被丰富其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巴黎城已经被普鲁士人彻底隔绝了消息,所有电报线都被切断了,人员和物资往来的早就被普鲁士人堵死。

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信鸽来回往来输送消息,但是随着普军调集大量的猎鹰巡城,让这最后的一线消息传递方式都变得异常艰难。

在这时候,天才一样的法国人甚至想到了用风筝来传递消息,可惜风筝这种东西太难控制了,往往没有飞到城里就落下去。

而且那些城外放风筝的人,也会暴露最终被普军枪决!

万般无奈下,法国人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利用热气球强行闯关,正是由于甘必大的成功先例,才鼓舞了更多的法兰西勇士,不顾性命的登上了危险的热气球之旅。

几乎所有的气象观测站都开始行动,每天的气象预报都汇总送到奥尔良,哪里的热气球兵天天等的就是南方起。

每当西北风转东南风的时候,就是这些热气球敢死队出发的时刻,数十名敢死队员乘坐气球升空,向着巴黎的方向借着东南风直飞而去。

卡尔亲王转移指挥部的那一天,正是少有的南风时,天空中一共五十多个热气球平均的分散在上百平方公里的天空中。

这些喷涂着各种战争宣言的热气球,耀武扬威的在普鲁士大军头顶上掠过,吊舱上的士兵冲着下面哇哇乱叫,还一个劲的吐口水。

正对着卡尔亲王的黑色气球上,用法文写着一行血淋淋的大字“全法兰西人*合起来,杀光所有普鲁士野蛮人!”

甚至还有的气球更是直接“肮脏的普鲁士猪猡和亚洲黄皮猴子都去下地狱!”

暴跳如雷的卡尔亲王下令立刻击落这些气球,可惜卑斯麦定做的那些高射炮还没有运过来,此刻普军可没有能对付这些气球的武器。

士兵们架着步枪向天空中射击,子弹飞到一半就耗尽动能落了下来,徒劳的进攻惹得天空中的敢死队员一阵哄堂大笑,借着风力他们在卡尔亲王的头顶上扬长而去。

敢死队这次肩负着非常重要的使命,那就是把奥尔良大胜的消息传递过去,之前甘必大一直想尽各种方法想要恢复巴黎的内外消息传递,可是到最后也是徒劳的。

派出了那么多的敢死队企图偷偷潜入巴黎,但是究竟有几个成功的,他一点都不敢肯定,最后的希望还是放在了热气球上。

可惜这几天天公不作美,法国中部一直都事西北风,这当然也是秋季的常态了,可是现在法兰西需要一场东南风!

可能甘必大不知道中国又一个典故叫做借东风,要是他知道的话,病急乱投医的他会不会摆个祭坛也磕几个头呢?

五十只热气球载着一百多名敢死队员,向着巴黎方向一往无前的飞去,这一路上确实很顺利,他们发现了卡尔亲王大军的调动方向,并画出了行军路线图,其中一只热气球临时改变方向降落在了沙尔特地区,并在当地游击队的保护下将地图送回了奥尔良。

不仅如此,他们还清楚的看见了普鲁士人修复铁路的效率,并及时通知地方游击队让他们对重点部门进行破坏。

甚至他们在飞行中,还发现了普军三个新设立的补给点,看见了山一样的战马饲料,军粮还有枪炮弹药。

这些都是重要的作战情报,可是在天空中这一切却无所遁形!

就在他们认为一切尽在掌握的时候,就在他们看见了北方隐隐的巴黎城墙那一刻,突然在正北方一个黑影向他们高速移动而来。

“快看……那是什么……”热气球之间的敢死队员们扯着脖子喊叫着,他们其中甚至有人掏出了军号开始呜呜的吹了起来。

“不好,是中国人的飞艇……是那个色当战役中出现过的飞艇……”

终于,卑斯麦受不了这些气球兵的骚扰了,他向肖乐天借来了齐柏林飞艇的指挥权,开始命令飞艇日常巡逻巴黎的天空。

这应该算是人类真正意义上的空军了,因为飞艇有自主的动力可以不受风向的影响,而且最关键的是,飞艇上拥有武装虽然只是一门老式的加特林,但这标志性的意义实在是太重要了。

“正南方发现法国热气球编队……全速前进……准备击落!”

齐柏林伯爵虽然是巴登人但他也是认可大德意志概念的,他也是帝国统一的坚定支持者,之前有肖乐天在,他战斗的还不爽利,因为毕竟得听大老板的命令。

而且现在元首不在巴黎,自己也被卑斯麦借调走了,这下他就可以放开手脚的大干一场了!

齐柏林飞艇横冲直撞向着热气球编队就冲过去了,就好像一只凶猛的斗牛犬向着一群羔羊发起了冲锋。

加特林的枪口开始旋转,哒哒哒的喷吐着火舌,最靠近的一只热气球顿时被打穿了十好几个窟窿,热气眼瞅着就往外喷。

“反击!反击!”吊舱上的敢死队员掏出步枪和手枪也不管有用没有就开始向齐柏林飞艇开火,但是这些小口径子弹根本就打不动带装甲的飞艇。

哒哒哒……哒哒哒……加特林开始了有效率的点射,一只又一只的热气球中弹,庞大的气囊眼瞅着就瘪了下去。

甚至有的子弹扫射到吊篮上,敢死队员胸口中弹鲜血洒满巴黎的天空!

空中的激战早就惊动了地面上的人们,普军防线到处人声鼎沸,他们跳着脚的向飞艇欢呼,每一只热气球被击中都能换来士兵山呼海啸一样的吼声。

而巴黎城南部防线和城墙则挤满了紧张的士兵和看热闹的百姓,每当自己一方的气球被击中,人群中全是紧张的呼喊还有人们的低泣。

这场突如其来的绞杀战,牵动了地面上足足十多万军民的心,巴黎城已经彻底混乱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