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3 血洗奥黛丽一家/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就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不会羡慕嫉妒恨遥远的人,而更喜欢把负面情绪投射到身边的人身上。

亲人、发小、乡亲……反正得是他看得见摸得着的人,才是最容易被伤害的。

对于偏僻小村庄来说,遥远巴黎的首富过什么样的生活对他们来说有意义吗?他们一顿饭也许就要花销掉一万法郎,可是他们看不见摸不着,所以不会投射任何情绪。

但是身边人的日子要是过好了,那就绝对不行!

王小六!你丫的光屁股时候什么样,我看的清清楚楚,当年我撒尿你和泥的场景历历在目啊!

那时候王小六你穷的啊!窝头都吃不饱,我家吃块大肥肉你馋的满嘴流哈喇子!

你那么一个穷逼,怎么就发财了呢?你凭什么香车美女?豪宅夜饮的,你凭什么?

老子我骂死你,我我我……我扒你裤衩子抽出猴皮筋做个弹弓子,我天天打你家玻璃去!

你想我不骂你?你想我不打你家玻璃?那好,你分我十万块钱,那我才能说你好!

看看,人性千万年都不会变的,肖乐天对这一点参悟的十分透彻,在他的前世身边的亲友、乡亲、同学、同事……没人会对北上广、香港、澳门、欧美的首富们羡慕嫉妒恨去,因为他们看不见。

但是对身边的人所发生的向上更好的人生变化,超过九成的人都是以负面情绪对待的!

法治社会里自然不敢把坏事做绝,但这种人性一旦放到乱世,放到没王法的社会里,不出现冲突那才见鬼呢!

奥黛丽一家其实就陷入到了这种情绪的包围之中!

奥黛丽家发财了,但是村民没有一个可怜心疼的,他们好像都忘记了这些钱是奥黛丽遭到了侵害,是小姑娘丢到了最宝贵东西而换来的。

没人怜悯,没人可怜,没人在乎!他们却只在乎你家多了那么多的法郎!

平常都一样,都过一样的日子,凭什么你家就突然富贵了?不行,就得给我们均贫富!就得分给所有人。

大家变得一样的穷,这才世界大同,相亲相爱啊!

真的,我从来都不会祝福你,都不希望你日子过得更好……我只希望你跟我一样沉沦,在穷困潦倒的日子中,一起沉沦。

这个肮脏的臭泥塘,我是爬不出去了,你也休想爬出去!

这种极恶的情绪,让整个村子的人都疯了,他们秘密串联终于决定了三天后的深夜下手,杀人夺财,甚至那些年轻人还不会放过他们心中的女神。

当然了,眼下的奥黛丽已经不是女神了,居然便宜了中国人,还得到了那么多金钱,这个女人已经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货了。

“杀了她……当然在她死之前,也得让我们好好发泄发泄!”

爱究竟是什么?爱是一种极其自私的占有欲,99%的爱都是自私的占有,我爱你是因为我需要我爱你。

我通过爱你这个行为,来达到我自己心理上的某种满足,然后还需要强迫你来回应我的爱,这样才能圆满我爱你的这个行为。

一旦我爱你这种自私的控制欲无法达成,甚至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那么爱就会立刻蜕变成恨!

宁可毁灭你,也绝对不留着你便宜别的男人!

可怜的奥黛丽一家,还以为金钱和那一把猎枪就能保护他们全家,他们完全不知道极恶的人性有多么恐怖。

一切好像都无法改变了,三天之后就要行动,这三天里甚至有人在不停的磨刀,人们投向奥黛丽一家的眼神,就好像屠夫看着挂在横梁上的肉一样。

上上下下的打量,就想着先从哪里下刀子呢!

也许连上帝都看不过眼了,也许是天使不愿意自己流落在凡间的姐妹受到这样的痛苦,就在第三天的中午,就在距离村民行动不到十二个小时的时候。

这个小村庄居然再一次被包围了,而这一次不是军队而是二百多名身穿猎装的绅士,他们骑着高头大马,马背上挂着一把把的猎枪。

整个村庄的人们全都傻眼了,几个有经验有见识的老者,就从这些先生身上猎装的布料就能猜出他们的身份不凡。

现代意义上的猎装,起源于欧洲贵族的打猎行为,那些有钱有闲的人经常组织这种骑马打猎的社交活动。

御用的裁缝就会为主人专门缝制特殊设计的猎装,渐渐的这就成了一种风尚,而欧洲猎装最流行的地区并不在法国,而是在英国。

这二百多神秘男人身上穿着的猎装,那毛呢料子是村民们想都不敢想的高档货,他们只不过是在集市中最高档的裁缝店的橱窗里见过那么一两次。

他们连价格都不敢询问,更别说这些人身上那些奇技淫巧一样的小玩意儿了,金光闪闪的怀表,银色雕刻着花纹的酒壶,粗大的雪茄自带构造精巧的雪茄剪……甚至连他们擦拭猎枪的毛料都绣着金线的花纹。

没人敢跟这样一群大人物造次,村长在他们面前吓的已经快站不住了。

“这位老先生……请告诉我,橄榄油作坊在什么地方?就是家中有一位小姑娘叫奥黛丽的!”

村长木然的举着手指向榨油作坊,很快两名领头的绅士就策马走过去了。

没见识的村民这是第一次意识到,有些人的富贵气是足能把人撞一个跟头的,他们什么都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站在那里然你看见,那一身的富贵气场就能逼的你不敢仰视。

“你就是奥黛丽?”一名留着雪白大胡子的长者温柔的问着。

“我……我就是……”奥黛丽向往母亲身后躲,但是双腿却根本就动不了。

那名长者用不可质疑的口气笑道“我是来给你送入学通知书的,你被伦敦西区的牛津女子学校录取了,你将成为全日制的寄宿生,我是来接你走的……”

“啊?先生……我……我好像没有申请过啊?而且那还是伦敦啊……”

老者摇头叹息道“孩子,你必须去,你的父母也会去……到哪里我们会妥善安排你们的生活的,我知道你们手里有八万法郎……”

“我们会安排让你的父母买一些优惠的产业,他们衣食无忧生活会很幸福的……而你上学的所有花销,将全部是公费!”

“孩子……不要犹豫了……你可知道……今天晚上十二点,这个村子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杀死你们一家的准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