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覆上她的唇/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门关上之后,就隔为了两个世界,不管他们说什么,真真和炫儿也不会听到。

只不过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她今天晚上回去之后也要跟他们说说,以防止他们心里有疙瘩。

“我为什么这么做你不懂?”

“你知不知道那是宴会,多少人看着,你这样……”雨晴咬住下唇:“你这样做会让人误会的。”

萧铭杨走近她,伸出手圈住她:“误会就误会了,要是明天报纸头条上出来了,损了我的名声,你就好好补偿我吧!”

“补偿你?”雨晴皱眉:“你到底在搞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只是你的秘书,这两个孩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这样冒名顶替……你……”

“放心吧,我会把消息压下去的,况且,这里的人,只知道你是我的女伴,又不知道你是我的林秘书……以后你还是可以每天戴着墨镜上班,但是下班以后……”

“下班以后怎么样?”

他趁机覆上她的红唇,吞去了她的所有话语。

“你说呢?”

炫儿趴在车窗上,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天晚上,雨晴的心思很杂乱,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会不会自己和炫儿他们就都上了报纸头条了,会不会以后都会有人在背后议论炫儿和真真,越想她就越睡不着。

第二天。

雨晴顶着一双熊猫眼上班,脸色也异常难看,因为没有睡好的关系,平时红润的嘴唇也有些泛白,她晕晕沉沉地打开电脑,然后准备给萧铭杨泡咖啡。

端咖啡进去的时候,徐知凡正好在向萧铭杨报告资料,见她脸色不佳,便担忧地看同她:“林秘书,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病还没好?”

听言,雨晴微微一怔,看向他,笑道:“我没事,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才会这样的吧。”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一道凌利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谁的。

“没睡好?可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徐知凡打算再问几句的,却被萧铭杨冷声问:“徐知凡,你是来向我报告工作的?还是来我这里骚扰我的秘书的?”

徐知凡撇了撇嘴,不满地说:“我只不过是关心一下,难道这也不行?铭杨,你看你用的什么词语,什么骚扰!我……”

“你的工作不是报告完了?还是觉得工作量不够多?或许……”

“得!”徐知凡递给他一个我怕了你的眼神,然后说:“我还有事,要去忙了!”

说完,徐知凡转身走了出去,临走前还看了林雨晴几眼。

等他走后,萧铭杨才冷哼一声,睨着林雨晴,“你勾引我一个人不够?还要徐知凡?”

捧着咖啡的手一顿,雨晴拧眉看他:“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那么关心你?”他对她特别,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之前觉得奇怪,现在依旧觉得奇怪。

林雨晴将咖啡放在他的桌上,随意地答:“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出于一个上司对下属的关心吧。”

她略微弯下身来的时候,发丝掉了下来,萧铭杨心中一动,喉结滚了滚,哑声道:“过来。”

“你干嘛?”雨晴眯起眼睛,她才不过去呢,他现在整一个衣冠禽兽,过去之后肯定免不了被一番轻薄。

她正准备旋身出去的时候萧铭杨却探起身来,大手扣住她的手,用力一拉,她便重重地跌进他怀里。

“哎呀……”雨晴惊呼一声,白皙的脸蛋撞上他僵硬的胸膛,小巧的鼻子撞得有点红,萧铭杨心疼地轻抚她的鼻尖,而后将她的眼镜摘了下来。

雨晴的眼睛红得跟兔子一般,四周是一圈淡淡的黑色,一看就知道她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心里不由得心疼起来,“眼睛怎么这么红?”

因为萧铭杨是坐在椅子上的,所以林雨晴跌在她身上之后,便是坐在她的腿上的,两个的姿势极其暧昧也极其亲密。

“昨天晚上……没睡好。”

“没睡好?”萧铭杨拧起眉头:“怎么了?”

“没什么,你先放开我……”雨晴挣扎着想要从他身上起来,

好不容易捉到她,怎么可能放开她,萧铭杨捧着她的脸,大手在她的眼睛四周轻柔地摩擦着,“是孩子吵你还是怎么的?”

他突然这样温柔的对待,林雨晴有些震惊,微咬住下唇,一双眼睛红红地瞪着他。

她不这样看他还好,一看萧铭杨就忍耐不住了,心里低咒了一声,凑近她:“这样看着我,是想让我把你生吞入腹么?”

雨晴才不理会他,只是轻声问道:“昨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可是今天的报纸……”她欲言又止。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有我摆平不了的事情么?那件事情早就解决了。”只要他想做,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他。

“是吗?”

萧铭杨埋首进她的颈间,贪婪地吸取着她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幽香,薄唇在她嫩白的皮肤上轻轻摩擦着。

“你用的什么香水?”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想问,从她第一天来办公室的时候他就可以闻到她身上那缕缕幽香,很舒服,很清新,却是他从末闻过的。

听言,雨晴一愣,“我没用香水。”

“没用香水?那你身上怎么这么香?难道是自来香?”

雨晴推搡着他,希望他可以安份一些,“不是自来香,是沐浴露的香。”

“沐浴露?什么样的沐浴露?”他开始更加不安份起来,唇移到她的耳唇之处,轻轻地用舌头挑逗着。

他对这个女人的兴趣是越来越浓了,简直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

“就是很大瓶的那种,家庭装,几十块钱的东西……哎呀……你别……”她的话才说到一半,他的唇便含住了她的耳垂,都说耳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果不其然,雨晴浑身颤栗,手不自觉地抓紧了他。

“萧铭杨……唔……”

他的唇一移,便吻住了她那张略微苍白的小嘴,正好趁她说话的空当,舌头快速地钻进她的口中,与她的紧紧纠缠在一起。

雨晴开始反抗,无力地推搡却换来他更猛烈的攻势,没一会儿便沉醉在他强烈的攻势里,摊软在他的怀中,任他对自己为所欲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