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你的秘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倒是萧铭杨一直给他脸色看,但白亦然那家伙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还是一副嘻皮笑脸的模样。

炫儿对他感觉倒还不错,一路上都亲热地和他走在一起,就连坐下来的时候,他也是坐在白亦然旁边。

对于这点萧铭杨气得有些牙痒痒,这个即将要叫他爸爸的小屁孩居然在他面前和其他男人坐在一块,幸好真真一直赖着他,所以他也没有时间去发火。

吃到一半的时候,真真突然说肚子痛,要去上洗手间,雨晴便留下炫儿,带着真真出去了。

她一走,原来融洽的气氛立即变得不一样了,三个男人。

萧铭杨冷冷地盯着白亦然,眯起眼睛冷声道:“你最好现在就给我离开,别想打我女人的主意。”

听言,白亦然嘻皮笑脸地看着他:“怎么?你怕了?怕我一个不小心就说出了你的秘密?”

萧铭杨皱起眉头,他确实是有点紧张,他让雨晴给他时间,本来雨晴就对他没有什么安全感,

如果在他事情还没有解释之前,如果让她知道这件事情,他是不太放心的。

所以白亦然现在这个模样,他确实是有些担心的。

炫儿看着萧铭杨,冷声问:“萧叔叔,你瞒着我妈咪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

听言,白亦然一愣,随即扭头看向那坐在他旁边的小林炫,笑了笑,凑过去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看到二人的动作,萧铭杨放在桌子下的手紧了紧,这个白亦然和炫儿说了什么?正当他疑惑的时候,他已经退了开来,而炫儿看他的眼神紧了紧,有些不一样了。

“炫儿,他说的话你不能信。”

“萧叔叔,我信,白哥哥不会骗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言,萧铭杨有些头疼地拧起眉,真是没有想到,这个白亦然居然就这样坏了他的事,居然就这样告诉了炫儿。

“你先不要声张,这事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炫儿张张嘴,正想说什么,却见雨晴带了真真朝这边过来了,想起妈咪对萧叔叔的态度,炫儿终是将话吞了回去,在她走过来之前丢下一句:“希望萧叔叔不要让我等得太久。”

雨晴回来的时候发现桌子上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在三个人脸上扫了一眼,然后问:“都怎么了?一个个严肃的样子。”

听言,白亦然又恢复了那副嘻皮笑脸的模样,“哪有严肃,你又不是不知道,铭杨成天都是冷着脸,而炫儿,你怎么啦?怎么冷着一张脸?”

话刚说完就感觉一道冷然肃杀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白亦然挑了挑眉,他承认他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问炫儿的,想通过让雨晴知道萧铭杨的秘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萧铭杨有末婚妻,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不明白,雨晴为什么会不知道。

不过没有关系,这种事情是迟早要知道的,就算萧铭杨现在不告诉她,过一阵子她还是会知道的。

“怎么了,炫儿?”林雨晴担忧地看着他轻声问道,她也感觉到炫儿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听言,炫儿抬起头对上林雨晴的眼睛,见她担忧地望着自己,眼神却又一转,落到了萧铭杨身上,他有些紧张地看着她,薄唇抿得很紧,轻摇着头,示意他不要说。

想了想,炫儿决定还是再给他一个机会吧,而且知道这事的话,妈咪说不定会难过,他是真的希望萧叔叔能处理好一切,不要让妈咪有难过的机会。

想到这儿,炫儿抬了抬眼,轻声道:“妈咪,我没事。”

“没事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呢?还是身子不舒服?”林雨晴坐了过来,手探上他的额头。

“妈咪,我真的没事,我只是想上洗手间。”

“这样啊?好吧,那你赶紧去,还是要妈咪带你去?”

“不用了!”

听言,萧铭杨站起身,“我带他去吧。”

他要跟这个聪明的小鬼好好聊聊,可是这儿,留下了白亦然和雨晴,他倒有点不放心,警告地瞪了白亦然一眼,他带着林炫离开。

等他们一走,白亦然脸上就没有了那副嘻皮笑脸的样子,沉下脸来,“你和他在一起了?”

听言,林雨晴一顿,看向他:“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了解他?”

“还好咯。”对萧铭杨,说不上很了解,但起码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你根本不足够了解他你就和他在一起了?”

“这关你什么事?”林雨晴有些不满地看向他,他只不过是炫儿的摄影师而已,什么时候要关心起她的事来了,而且还是问这种私密的事情。

“的确是不关我的事,但是我问这些都是为了你好,雨晴,我对你没有恶意的,为什么你总是这敌视我?”

“我没有敌视你,你误会了。”林雨晴冷冷地回道,不再看他,她不是敌视他,只是不喜欢他而已,从第一次见面就看着自己发呆而且三番两次要求她做他的模特,到现在还管起她的私事,这些,她都很不喜欢。

“你没有敌视我,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友善?我真的没有恶意,萧铭杨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劝你不要和他在一起,要不然,你会受伤的。”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白亦然看着坐在她前面的林雨晴,虽然已经生了两个小孩了,可是看起来却一点也不老,反而很妩媚,这样有女人味的女人,是多少男人都想得到的。

可是萧铭杨是什么样的人他清楚,除非他能真的和她在一起,或者结婚。

可就算是他会和她结婚,以她的家庭背景铭杨家里的人也不会同意,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就算有好结果,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妹妹受到伤害。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一直都深爱着萧铭杨,只不过这几年都在国外念书,所以并没有回来。

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订婚了,萧铭杨这样做法,只会让雨晴徒增痛苦而已。

“我不能跟你说太多,但我只想劝劝你,他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会受伤的。”

“够了!”林雨晴冷声打断他的话:“难道你不知道不道人短是一种美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