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我不难过/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何必要这样呢?把所有痛苦都压在自己心底承受着,这样好受吗?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你,你哭出来吧,别人看不到。”

“走开!”林雨晴狠狠推开他,越过他朝前走去。

“林雨晴!”

白亦然大吼一声,扣住她的双手,一用力就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然后大手紧紧地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处,抱得紧紧的,下巴磕在她的发顶,心疼地道:“哭出来吧,我不会笑你的,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哭出来就什么都好了。”

他真是疯了,什么时候他白亦然也学会去管别人的闲事了,这个女人只不过有过几面之缘而已,他就在人前做了那么疯狂的举动,现在还追着她跑出来,就生怕她出事。

林雨晴被他拽进怀中之后,脸重重地撞到他的胸膛上,也不知道怎么的,是疼了还是昨了,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放开我,我没有那么脆弱,你放开我……”林雨晴想推开他,可是却发现他的力气是那么大,自己几乎就推不开他,而自己的声音也逐渐哽咽起来。

“我不会哭,你放开我……放开!”

哽咽到最后,林雨晴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也没有力气再推开他了,索性埋在他的怀里,哭个痛快。

白亦然始终只是紧紧地抱住她,没有松开,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胸前一片湿意,他不知道她哭了多久,只知道她流了很多眼泪,自己的西装几乎已经湿透了。

怀中的人儿从大声哭泣到小声地抽搐,每抽搐一下他的心似乎就跟着拧了一下,难受得要命。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冲进去狠狠地揍萧铭杨一顿,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让他对她负责。

可是萧铭杨要娶的女人,是自己的妹妹啊,他能怎么做?

怀中的人儿突然没了动静,白亦然一愣,赶紧将她推开来,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

“雨晴?”

心下一急,白亦然赶紧将她打横抱起,朝来时的方向匆匆走去。

林雨晴醒过来的时候,炫儿和真真都守在她身边,脸上有点难受,似乎是泪痕末干的痕迹,而真真手上拿着纸巾,正替她擦着眼角。

看那丢了一地的纸巾,林雨晴抬手拭了拭了眼角,果然,一片潮湿。

“妈咪,你终于醒了!”真真当下就红了眼,扁着嘴巴唤道。

“真真……”雨晴也轻唤她一声,她顿时窜进自己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妈咪你刚刚的样子好吓人,真真好怕,你不要哭了,真真以后都不吃零食了好不好?”

雨晴的胸口被她撞得有点疼,但也有些好笑,只好紧紧地搂住她。

林炫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也有些难过,但他是男子汉,男子汉是不可以随便掉眼泪的。

可是看到妈咪掉眼泪他好心痛,本来对萧叔叔还抱有些希望的,可是萧叔叔还是让妈咪伤心了,而且答应自己的事情也没有办到。

他握紧拳头,打定主意,让他接近妈咪了。

这嚎啕的哭声引来了在外头的白亦然,推开门进来,急急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又……雨晴,你醒了?”

看到白亦然,林雨晴这才注意到这里的环境很陌生。

劝静了真真,她缓缓地坐起身,轻声问道:“这是哪?”

“我家。”

“什么?”林雨晴有些诧异,他居然把她带到他家来了。

“这是我买的一套公寓,平时只有我一个人住,你不用担心,你刚才晕倒了,我又不知道送你去哪,只好把你们带到这儿了。”

听言,林雨晴这才想起,之前她在他怀中嚎啕大哭的模样,之后便晕了过去。再度想到关于萧铭杨的事情,她胸口还是一疼,几近室息。

看她难过的模样,白亦然踌躇了半天终是开口道:“如果你这阵子没地方去的话,那就暂时在我这里住下吧,公司也暂时不要去上班了,我会帮你处理的。”

林雨晴没有反驳,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半晌,她才道:“不!我没事,我还可以上班。”

她不能让他看轻自己,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她就难过得不会去上班了?

不!这不是她林雨晴的做法。

“你……”明知道是火山,也要纵身往前跳么?明知道会受伤害,却还是想飞蛾扑火么?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傻,疼了不会说,还要强忍着。

可是看她倔强的小脸,似乎没有人能改变她的决定一样,他叹了一口气,终是没有反对。

见她还有点难过,白亦然招呼了林炫和真真到隔壁去睡觉,才折了回来。

他递给她一杯白开水,轻声道:“喝杯水吧,哭了那么久,水分一定消耗很多。”

林雨晴没有去接他手中的那杯水,而是抬起头冷眼地睨着他:“你早就知道了?”

听言,白亦然一怔,举在半空中的手有点僵,半晌,他才点了点头,手依然举在半空中。

“先把水喝了吧。”她哭了那么久,就连睡梦中都还在掉眼泪,现在醒来,嘴唇都有些干,失了平日里的光泽和红润。

“你知道?早就知道了?”林雨晴有些激动起来,“你早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是想看一出好戏对么?还特意去参加宴会,看看我是如何被打回原形的?呵……”

白亦然抿了抿唇,手依然地倔强地伸着:“我早就劝过你的,让你跟我走,不然你会受伤的。我也提醒过你,不要和他在一起,要不然你会受伤。”

“你会真心为我?呵……”林雨晴扯唇冷笑:“他末婚妻可是你妹妹,羞辱完我现在在这里说假惺惺的话,你以为我会信么?”

听到这里,白亦然的好脾气没了,将手收了回去,重重地将杯子放在桌子上。

“你这么不相信我?怎么不去问问炫儿,他早就知道萧铭杨有末婚妻的事情,还跟着他一直瞒你!”

“你说什么?”雨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炫儿也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她咬住下唇,果然是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她一个人被瞒在了鼓里吗?

想到这里,她脸色如死灰一般,无力地倒在床上,闭起眼睛,面上浮现丝丝悲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