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原来所有人都知道了/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如此……原来大家早都知道了,只有我,只有我一个人被瞒在鼓里,呵……”

其实白亦然说完他就后悔了,她现在已经够伤心了,他又何必说这些狠话来刺激她呢。

看她难过地闭起眼睛,他的心如抽丝一般地疼着,上前就将她拉起来狠狠地抱在怀里,低喃道:“对不起,我不应该对你说这么重的话。”

想起他所做的种种,林雨晴对他只有厌恶,没有其他感觉,她闭了闭眼,冷声道:“放开我!”

回应她的却是将她抱得更紧的白亦然。

“我让你放开我,你没听到吗?白亦然,我不需要怜悯!”说完,她狠狠地将他推开,毫无防备的白亦然险些摔倒,连连退了数几步才稳住了身上。

看到她眼中的厌恶和疏离,白亦然的心抽了抽。

她居然讨厌自己?那眼底深深的厌恶,深深地刺痛了他。

“出去!”

瞧她,多可笑,到了现在还是逞强,这儿明明是他的地方,而她居然就像一个主人一般对他下着逐客令。想到这里,林雨晴不禁都自己在心里笑自己。

见他不动,林雨晴咬住下唇,掀开被子下了床越过他就走。白亦然拉住她,挡住她的去路,“你干什么?”

“你不走我走!”

“你……”白亦然气极,脸色大变,想发作又怕惹得她更加不高兴。看她脸色还苍白着,他只好将全数压了下去,低声道:“好了,你别闹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放心让你走么?真真和炫儿都在隔壁睡了,你不愿意看到我,我先出去,等你气消,好吗?”

说完,他松开她的手,看了她几眼,然后走了出去,还顺手将门给捎上了。

待他走后,林雨晴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在床沿,脸色越发难看起来,看了一眼那搁在桌子上的水,她抬手拿了过来,凑到唇边,仰头喝掉。

也确实很渴,她喝得也很急,水顺着嘴角流下,流进脖子进,衣裳里。

可是她一点儿也不在意,喝完以后将杯子搁在桌子上,坐了一会儿径自倒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手捂着胸口处,那儿还在疼,她的心已经鲜血淋漓了。

萧铭杨说给他时间,让她给他时间,他会处理好一切。

可是等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么?另一个女人出现在她面前,亲密地挽着那个她爱的男人,她以为能给得起自己一辈子的男人。

本来她以为,他会解释什么,可是他居然什么都不说。

这就是所谓的爱情么?看来……一切不过是她自作多情而已。

想到这里,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吧哒一声溅在手背上,林雨晴一顿,低头凝视自己那晶莹的眼泪。

当初自己一个人在国外最难过的时期她都没有哭过,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照顾真真和炫儿,她都咬牙挺过来了,可能辛酸过,难受过,可是一滴眼泪也没有掉过。

可是如今,她却为了一个男人,掉了这么多年珍贵的眼泪。

难道说,人是越被宠溺,越合脆弱的么?

果然有一阵子被他宠到天堂,摔下来会更疼。

人果然一尝到好处,就忘了本。

怎么说她都是一个简单普通的女孩子,一个秘书,一个有了两个孩子的女人,连余向枫那样的男人都在她冰清玉洁的时候嫌弃她不要她,怎么可能这么优秀的萧铭杨就会要她这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呢?

想到这里,她一顿自嘲。

是她自己妄自菲薄了,从明天开始,她会作为自己,就算在一起又怎么样,既然是这样的结果,那她就忘记好了。

以后她还是林雨晴,是真真和炫儿的母亲。

原本也打算告诉他的那件事情的真相,看来以后也没有说的必要了,呵……

从明天开始,她依然上她的班,他只是她的上司。

就这样了吧……

第二天,林雨晴在一阵阵粥的香味中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外头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整个房间被照得大亮,林雨晴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些难受,毕竟昨天晚上哭了太久,现在眼睛都疲惫不堪。

眯了好一会儿才适合了这样的光度,林雨晴缓缓地坐起身,炫儿推开门进来,见她醒了,便轻声道:“妈咪,你醒了,白哥哥买了早餐,你收拾一下出来吃吧。”

“嗯。”雨晴轻点了点头,毕竟昨天晚上已经决定今天就做一个新的林雨晴,她可不能做了决定就不算数吧。

想到这里,她起身,却看到床头有一套已经叠好的衣服安静地躺在那儿,当下一愣,抬手将衣服拿了起来。

是一套白色的套装,与她平时那套灰颜色的不大一样,可是这样职业性的也很适合穿去上班。

二十分钟以后。

林雨晴换上那套白色的套装,头发高高地束了起来,化了淡妆,还没有戴上黑框眼镜,这样的她看起来真的很漂亮。

白亦然只是一抬头,就被她的美丽给惊艳住了。

她很美,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知道,而且美得很空灵,身上还有一股吸引着别人向她靠近的气息,所以他才极力要求她当他的模特,三番几次。

别的女人看到他哪个不为之倾倒,唯有她不动心,也对模特不感兴趣。

他那时候婉惜了好一阵子,觉得这个美人儿挖不到着实可惜,又实践了几次,可惜还是没有着落,到最后他也渐渐放弃了。

可是她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发生了这么有趣的事情,他一开始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可是当看她难过地时候,他的心竟然也跟着难过起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居然能这么影响到他,他都不知道……直到看到她强颜欢笑,把所在的苦和痛都吞咽在心里,他才深深地心疼起这个小女人来。

她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容,一步一步地朝他们走来,优雅地在他对面坐下。

“妈咪。”真真从碗里抬起头来,“白哥哥买的粥好好喝,你也赶紧喝吧。”

听言,林雨晴宠溺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看向白亦然,她朝他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轻声说道:“对不起,昨天晚上是我情绪失控了,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