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逞强/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下一凛,雨晴总算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要去吃麻辣烫了。

她只觉得累,刚想拒绝,于薇就不由份地牵住她的手:“走走走!我和雨晴好久没吃了,好怀念。”

当于薇拉着雨晴兴奋地坐在火锅店里时,三个男人还是有点华丽地被吓到了,虽然来的这家还算大的火锅店,一张桌子也够六个人围起来吃的了,可是他们几乎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萧铭杨总不算太惊奇,只是依然冷着脸没有说话,白亦然亦步跟着雨晴,在她身边坐下,盛南天是极不情愿地坐了下去,还埋怨:“这什么鬼地方,还要吃什么鬼东西?”

听言,于薇狠狠地瞪他一眼,冷声道:“不愿意你就给我走,还坐我旁边干嘛呢?”

这位姑奶奶一生气,盛南天头疼得不行,只得拧了拧眉,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她:“得,您姑奶奶说的话最大,我愿意还不行么?”

白伊琳像见到了新大陆一般,拉着萧铭杨在旁边坐下,然后扯着唇笑着。

于薇看她这般模样,冷冷地笑着,呆会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想到这里,她笑着对大家说:“你们先坐会,我去拿东西,呆会再吃。”

其实林雨晴很不愿意来吃麻辣烫,因为麻辣烫充满了她和萧铭杨的回忆,她还记得上次吃麻辣烫,萧铭杨就像一个无赖一般要自己弄给他吃。

而现在再次坐在这里,居然多了那么几个人,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想着,她抬起头朝萧铭杨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发现他也正看着她,眼睛如幽谭一般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雨晴收回眼神,心有些杂乱起来。

这边正想着,于薇已经拿了一大堆麻辣烫的材料过来,而且还带了一瓶看起来很辣的辣椒酱,还有两瓶烧酒。

林雨晴看得有些头疼,这个于薇是饿晕头了么?居然在这种时候……

“来来来!这些都是麻辣烫的材料,多吃点啊!”

说完,于薇一股脑儿把那些火锅料全部放进了辣的那面锅里,还拿碗倒了一大碗辣椒酱。

任林雨晴再无辣不欢,看到她这样的做法也是被惊呆了。

“于薇,你……”

白伊琳则有些新奇地看着她的做法,还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起来。

等煮得差不多的时候,于薇便把东西捞起来,然后几个人准备开吃,林雨晴正准备自己动手的时候白亦然却已经替她盛了一碗,然后轻声道:“你吃吧,我帮你弄。”

听言,林雨晴点了点头,“谢谢。”

白伊琳拿了一根要往嘴里送,于薇叫住她,“等一下,你这样吃不好吃。”

听言,白伊琳放下手边的东西,疑惑地看着她:“那要怎么吃?”

于薇眼中闪过一抹坏意,然后将东西全部放进碗里,用筷子夹起,沾了那辣辣的辣椒酱,然后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之中,送进自己的口中。

“记住哦,沾得越多越好吃!”

于薇几乎是生吞下腥的,她沾了不少,虽然不多,但还是辣得不行,但是为了让伊琳出丑,她只好忍住。

盛南天看她沾了那么多辣椒酱,都不免替她捏了一把汗。

听完她的话,白伊琳见她吃得好像很美味一般,便点占头,也跟着夹了一块肉,然后沾了许多辣椒酱。

“琳儿,你沾这么多,吃得下么?”始终是自己的妹妹,白亦然可舍不得她吃那么多辣椒进去,这么多辣椒一下子全吃进去,哪里受得了?

听言,白伊琳看他一眼,奇怪地道:“为什么吃不下?不是很好吃么?”

“白然亦!”于薇冷冷地看他一眼,用眼神示意,还想不想要我帮你在雨晴面前说话了,还想不想让我撮合你们了?

无奈,白亦然只好不再说什么了,毕竟让雨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吃一点辣椒也不见得会怎么样,算了算了。

于是他这个做哥哥的,只能看着白伊琳夹了一片沾了许多辣椒的肉片缓缓地送进口中。

所有人都看着她,萧铭杨微微拧眉,林雨晴也跟着拧眉,他是心疼吗?

在那块肉片欲进口中时,林雨晴出声道:“等一下。”

话一落,就感觉到五个人的眼神都落在她身上,特别是于薇,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顿了顿,雨晴微微起身,夹了另一块肉片沾了一点辣椒酱放进她碗里,轻声道:“于薇她口味比较重,平时都吃很辣,你怕是不习惯吧,别沾那么多,先试一下程度。”

“雨晴,你……”

雨晴手绕到桌子下将她握住,眼睛直直地盯着她,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

她就知道她心地善良,不忍心,所以她才自己动手,没想到她还是……可是她都这样说了,她只好无奈地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而白亦然看她的眼神更加不同了,果然是他看上的女人,与那些小肚鸡肠的女人太不一样了。

“这样啊。”白伊琳似乎有点小失望,将那块红红的肉片放在桌子边,然后吃了雨晴夹给她的那一块,果然一入口,她似乎就感觉有点微辣,舌头被辣得有点麻麻的,但味道却很美味,但是她极少吃这样的东西,还是有点小咳起来。

“怎么样?”林雨晴微笑地看着她。

白伊琳吐了吐粉红的舌头,点头冲她咧开嘴角:“很好吃,不过我似乎有点不习惯。”

听言,林雨晴这才拿起筷子开动,一边淡淡地说:“这种东西吃习惯了就好,不过你如果吃不习惯的话,就不要勉强。”

“不不不,我觉得很好吃,我还要……”

林雨晴看着这个坐在她对面的卡哇依女孩,眼神闪过一抹异样,她并不是那种爱算计的女生,而且单纯得似乎一点心计都没有。

若是那种有心计想和她斗的也就算了,可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呢?

闭了闭眼,林雨晴有些心累,这样的人她最害怕,因为一看到那双无辜的眼睛,她总会觉得自己有一种罪恶感。

似乎破坏他们感情的人,是自己。

越想心情越坏,目光便放在了于薇拿来的两瓶烧酒上面,她拿了杯子,拿过烧酒准备给自己盛一杯,却被白亦然夺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