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醉酒,一亲芳泽/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烧酒太烈,你还是不要喝吧。”

听言,林雨晴皱起眉头,看向他:“你小看我?”说完又去夺他手中的酒瓶:“放心吧,我酒量挺好的。”

于薇知道她心里难过,也知道烧酒烈,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拿了这酒,这洒虽然是穿肠毒药,可却是解决失恋的好液体,只要醉了,就什么也不管了。她平日里那么僵着自己,还把所有的痛苦都往心里咽,她真的看不下去。

想到这里,于薇也拧开另外一瓶,豪气地说:“对!白亦然,雨晴的酒量可好着呢,你就让她喝吧,大不了喝醉了你把她带到你家去呗……”说完还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萧铭杨一眼。

说话间,林雨晴已经将白亦然手中的烧酒抢了过去,倒了一杯,她勾唇,朝于薇笑道:“来,我们干杯!”

“干杯!”

两个人的杯子还没有碰上,白伊琳就放下筷子,大声呼道:“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干杯!”

说完她急急地拿了个杯子,给自己倒上一杯烧酒,和她们碰起来。

“琳儿,你不能喝酒,你酒量不行!”白亦然急急地喊道。

“我不!她们都可以喝,为什么我不可以,我也要喝!”

说完,她仰头就把一杯烧酒喝了进去,不过只是喝了一小口,她就被呛得脸色通红,放下酒杯,吐着粉红的舌头用手呼扇着,“这什么酒,这么辣……咳咳……”

于薇看着她不屑地摇头:“不会喝就不要喝,这是烧酒,本来就这么辣,你小心呆会醉了哦。”

林雨晴懒得理会她们,抬头就一杯烧酒喝了个干净,放下杯子,面不改色地继续添了一杯。

“哇……”于薇的嘴角抽了抽,果然是好酒量,她抿了抿唇,喝了几口,就感觉胸口像火烧一样,其实她不想喝的,她的酒量很浅,而且是典型的一杯倒。

上次在酒吧喝酒一直耍酒疯大家都看到了,特别是盛南天,事后不知道给她折腾了多久,而且……

果然,于薇一杯酒下肚,脸就红了起来,连脖子也带红,她有些神志不清地摇了摇头,想伸手去倒多一杯酒。

盛南天抢过她手中的酒瓶,无奈道:“你不会喝酒还学雨晴?”

听言,于薇眯起眼睛打量了他好一会儿,突然伸手捧住了他的脸,嘟起红唇就要往他的薄唇凑过去。

盛南天一愣,看着那个眼神迷离,脸色舵红的她,几乎有些压制不住,可是这是外面啊,而且旁边还有这么多人。

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他赶紧在她的唇贴上他之前避开了脸,吧哒一声,她的唇贴在他的俊脸上。

白亦然和雨晴均是好笑地看着她们。

亲不到自己想要亲的,于薇开始不乐意了,像个小孩一般,捧住他的脸哭喊道:“你居然避开我,你为什么要避开我,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找女人了?盛南天……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怪不得昨天晚上亲我的时候,那么心不在焉,你……”

盛南天脸色一变,伸手将她的嘴捂住,“姑奶奶,我怕你了,你别说了,我哪敢去外面找女人啊?”

白亦然无奈地扶额,雨晴也忍不住笑出声,轻声道:“于薇醉起酒怕是一时半会搞不定,你还是把她先带回去吧。”

听言,盛南天只好点了点头,“那你们自己小心点,我先带她回去了。”

说完,他抬手就将还在发酒疯却全身软绵绵的于薇打横抱了起来,急急忙忙地走了。

他们走了以后,就剩下四个人,于薇被带走,而白伊琳根本不剩酒力,喝了几口以后就瘫倒在萧铭杨的怀里,呼呼大睡起来。

清醒的,只有三个人。

两个男人从一坐下来到现在,一口东西都没有吃,一滴酒都没有沾。

林雨晴倒是逍遥自在,吃着她的麻辣烫,喝着她的烧酒,一杯接一杯,没有要停的意思。

渐渐地,一瓶烧酒便见了底。

当她抬手想去拿另一瓶的时候,手却被白亦然握住了,她感觉自己也没有多大力气了,因为想挣开,却觉得身子软绵绵的,而摆在她面前的东西,也开始有些模糊起来。

“别再喝了,再喝下去你承受不了的。”白亦然有些担心地看着她,她是他见过酒量最好的女人,单独喝了一瓶烧酒,却还能坐在这儿清醒地看着他,虽然眼神有点迷离。

听言,林雨晴伸手拧了拧眉心,而后冲他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我感觉还好,还能喝。”说完她伸手又要去夺他手中的酒瓶,白亦然索性将那瓶白酒放得远远的,她怎么也够不着。

林雨晴有点生气了,嘟起红唇,脸蛋也是红扑扑的,“你干嘛拿走我的酒,我说了我不会醉,我还要喝。”

“你醉了……”看她红扑扑的脸和殷红的唇瓣,白亦然突然感觉有点心跳加速,很想俯下身一亲芳泽,和她认识这么久,见不过几次,他对她也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除了昨天晚上的那一抱。

“我没醉……”林雨晴不满意地扑扇着手,眼前却一晕,她倒进白亦然的怀里,红唇无意擦过他的脖颈。

白亦然只觉得一片柔软,心头一震,心又加速地跳了起来,搂着她的手不禁又紧了一些,这个女人总是在无意地拨动他的心弦。

而这一幕正好落入了萧铭杨眼里,他将怀中呼呼大睡的白伊琳放置在一旁,然后冷声道:“放开她。”

听言,白亦然一愣,抬头就对上了他危险的眼睛。

“放开她?”白亦然冷冷一笑:“你觉得你有资格对我这样说么?”

“没资格?你就有资格?”萧铭杨冷冷地走了过去,作手要抢他怀里的林雨晴,白亦然闪开一躲:“别碰她,你已经是个有末婚妻的男人了,她也对你死心了,你还要干什么?”

“无论怎么样,她永远都是我萧铭杨女人,这门婚事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爱的女人,只有她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