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他的吻/帝少的心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冰冷了那么久的心,因为这个女人而重新获得温暖,想去改变自己那枯躁的生活,他怎么可能因为这样就放开她。

林雨晴却在心里冷笑,给他时间,可是他连承认她的勇气都没有,她怎么给?幸好她没有告诉他真真和炫儿就是他的亲生骨肉,要是说了,估计连他们现在都不会是她自己一个人的了。

“我不会放开你,林雨晴,这辈子,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

说完,萧铭杨又轻轻地吮了吮她的唇,而后放开她,专心开车。

车子到了别墅,林雨晴这才发现,真真和炫儿都已经被接了回来,但都一副不乐意的样子,看到她的时候,还腾地扑上来,喊道:“妈咪你去哪了呜呜……”

真真哭得不行,炫儿倒是一脸平静,跟在她身后缓缓地走过来。

“怎么了?”林雨晴只得蹲下身,伸手替她将小脸上的眼泪抹去,心疼地问道。

“妈咪,你吓死真真了,真真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不哭不哭,妈咪怎么会不要你们呢,你们永远都是妈咪最爱的宝贝,乖啊,妈咪永远都不会不要你们的。”

说完,她将真真抱进怀中,轻拍着她的背,轻声哄道。

好不容易哄真真安静下来,林雨晴抬头冷冷地瞪着走至她跟前的萧铭杨,“你把她们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家。”萧铭杨抬手,将她拉了起来。

雨晴只管冷笑:“家?不好意思,这里只是我做你情fu的时候所呆在地方而已,现在我们完了,我会离开这里。”说完,她拉着真真往房间里走。

萧铭杨神色一冽,随即跟了上去。

一进房间,林雨晴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翻箱倒柜的,不一会儿就把屋子里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她一边收拾一边吩咐着真真和炫儿:“你们两个去收拾你们两个人的衣服,记住,不是妈妈买给你们的东西,一样都不许带上,知道么?”

炫儿会意地点头,然后拉着还红着眼睛的真真走了出去。

萧铭杨看她一副决绝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拧住了她的手腕,冷声道:“你就这么想走?你就这么想离开我?想一刻不缓地回到那个白亦然身边?”

听言,林雨晴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眼睛,抿唇:“是又怎么样?我说过,我们已经玩完了,我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没有关系?”萧铭杨眯起眼睛,握着她手的力道又增加了不少,不一会儿,那双白皙的手腕已经渐渐泛红,林雨晴被他捏疼了,更加想挣脱他的手。

“你放开我……”

“这才多久,就一个晚上,你就被他给征服了么?嗯?他的技术比我好?还是什么比我好?林雨晴,你就这么寂寞?”说着,大手强硬地捏住她尖细的下巴,力道大得可以折断她的,让她对准自己的眼睛,“这么需要男人?才一个晚上就移情别恋?”

这些话对雨晴来说无疑就是一把把利刃,狠狠地刺在她的心口上,涓涓地向往流着血。

“你混蛋,放开我,我不是一个晚上就移情别恋,而是我从来没有恋过你,我至始自终恋的只有白亦然,放开我,啊……唔……”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铭杨的薄唇狠狠吻住,带着滔天的怒火,一遍一遍地吻过她的唇,强行撞开她的牙关,与她的舌头紧紧地交缠在一起。

她退他进,她咬他依旧紧紧地抱着她,几欲将她的呼吸全数夺去,林雨晴被他这强而有力的攻势怔住了,渐渐地没有反抗之力,身子软软地瘫倒在他的怀中。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觉得头越来越沉,林雨晴已经沉溺在他的吻中,双手不自觉地环抱着他的背,回吻着他。

就算自己装得再好,可还是骗不了自己的心。

她喜欢他,爱他,喜欢他吻她,恨不得天天和他在一起。

可是……他已经有末婚了啊,哦对,他已经有未婚妻了,差点就把这件事情抛诸脑后了,这会儿回想起来,她就就觉得心隐隐作痛,忍着痛苦将他狠狠推开,想都没想的直接抬手打了他一个耳光。

啪!

寂静的房中,这一声耳光打得特别响,萧铭杨的俊脸上顿时浮现一个手掌印。

正好她打这个耳光的时候,真真和炫儿收着东西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一脸愁容的保姆,看到这一幕也是愣住,三个人站在房间门口,进退成了两难。

萧铭杨的眼中有怒火在闪现,整个屋子的气氛也变得很不对劲。

林雨晴下意识地想逃,于是便一手扶着墙,慌乱地朝外面奔去,只不过她还没有走到,萧铭杨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然后对保姆说,“阿姨,你先把他们带回房间去。”

保姆惊愕之余不忘牵起两个孩子的手,劝着她离开,不过这些话语也随着房间门的磕上,而隔在门外。

咔擦!

萧铭杨将门反锁上,雨晴有些后怕地甩开他的手,后退着,“你要干什么?放我出去!”

看着惊慌失措,眼中布满恐惧的她,萧铭杨的怒火更甚,曾几何时,她充满爱意看着他的眼睛加了这么多的情绪!

不!

这不是他想要的,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他几乎都快气得发狂了。

“林雨晴!”他暴吼出声,将她压在门板与自己的身子间,抬起头欲打她。

第一次见他这样发狂地暴吼,林雨晴吓得惊呼一声,连躲都忘了躲,恐惧地看着那双大手朝自己挥开。

可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萧铭杨的手在她脸边的时候停住了,而后一拳砸在了墙上。

“我居然在你身上栽了两次,两个耳光,林雨晴,你够行!打我一不心疼的吗?嗯?”他捉住她的手,按在自己被打红的俊脸上,低吼道:“那么不心疼,那你就接着打啊,我告诉你,就算你再打,我也永远都不会放你走的。”

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温度,雨晴知道那是打他脸力度传来的火辣,顿时心疼地缩了缩手,谁知道他却握紧她的,“继续打啊,怎么不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